從一次被非法關押的經歷看人心向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一日】二零零零年兩會期間,惡人以怕我再度進京上訪為由,在學校私設監獄,將我劫持到校招待所。我這已經是第二次被劫持了。只見招待所的大廳裏擠滿了人,據說都是為我一人來的。我原教學好,校、院領導見我都是先打招呼、先伸手。往日熟悉的面孔,友愛和敬重的表情蕩然無存,一個個板著臉,如臨大敵。我哪受過這種冷遇!人心佔了上風,我強忍著氣恨沒有發作。

我大聲質問院黨委書記:「為甚麼迫害法輪功?真、善、忍有甚麼不好?為甚麼私設刑堂?為甚麼剝奪我的人身自由?為甚麼侵犯人權?誰給你的權力?」聽到我和院黨委書記的吵聲,門外及走廊裏擠滿了投宿的客人,我對著他們大聲說:「請大家進來!」心底無私天地寬,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人,我怕甚麼!倒是那些領導懼怕民眾,推推搡搡地把門關上了。第二天招待所被清場,再也不見一個客人。

雖然他們人多勢眾,七嘴八舌,我毫不示弱,無所畏懼,大聲斥責他們公開踐踏憲法,踐踏人權……這期間我發現坐在沙發上的一位稍年長的人一直沒有講話。我和他們爭論的僵持不下時,他開口說話了:「這樣吧,大家都回去,留我一個人和某老師談一談。」這些人也聽話,便各自離開了。

私設牢房裏只剩下我們二人。這時,我也冷靜下來了,坐在床上靜觀其變。一是意識到自己不該發脾氣,二是想儘快調整好自己的心態。

慢慢的,他開腔了,卻一語驚人:「這樣吧,我先作個自我介紹:鄙姓某,名某某,是學校主管……的副書記。」我只是出於禮貌的敷衍應付,說我原本不認識他,不然,肯定會和他打招呼的。他接著問:「某老師,您多大歲數了?」他直視著我的雙睛繼續說:「我長你兩歲。這樣吧,我是哥,你是妹。老妹呀,聽哥一句話,共產黨黑呀!」

我心裏的防線沒有了,眼淚在眼眶裏打轉。在這種場合,能聽到一位校領導和我講這番話,令我始料不及。現在想來,人心思變,天滅中共在即!

我們聊了很久。他講了文革時期的遭遇,他自己,他的家人,親朋好友的……他有一個長他十幾歲的親姪子,40年代,歷經坎坷去延安投身「革命」。到延安後,中共表示熱烈歡迎……秘密審查一個月後,認定是國民黨派來臥底的,一槍斃了。「某老師,你跟誰說理去?哪兒有說理的地方呀!」因為這件事,家人連坐,經歷的苦難可想而知。一九七九年,一張白紙幾個黑字,予以平反……他悲憤的說:「打那以後,我嫂子再沒生過男孩。」

我給他講了法輪功真相後,他表示理解,並尊重我的信仰:又告之一些與共產黨斡旋的種種事宜。我告訴他,法輪功不同於民運各種組織,煉功人不參與政治,對政治、政權更沒有訴求。法輪大法教人向善,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我向他表示:「我剛才與院書記那番話該講,但不該發脾氣。以後我會找機會向他道歉。」

開始時,他稱我為剛烈女子,因為他見證了我在高壓下對大法的堅貞;而現在,更感動於我在遭受迫害中還能檢討自己。他欽佩大法弟子的膽識,欽佩大法弟子嚴以律己,寬以待人的高尚品質。我想這就是生命在大法中塑造的人格魅力吧。

為這個私設牢房,院裏組織了一個十四人的看管小組,每天兩人,輪流值班,24小時監護。

因我平時人緣就好,再加上煉功後,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認識我的人對我的印象都不錯。部裏從領導到教職工,誰也沒有把我劃入另冊,另眼看待。所以,雖身陷牢籠,我有時夜間照樣煉功,白天給她們講真相,揭露校、院領導借打擊法輪功發國難財,以追捕為由行假公濟私之實的醜行。

部裏一位修煉的年輕教師,一月前進京上訪。途中,從瀋陽火車站發來傳呼,交待教學安排事宜。院領導當即派人派車去瀋陽火車站堵截。誰心裏都明白此舉純屬浪費時間,人力,物力和金錢。果不出所料,他們到瀋陽站沒見到人,便直接驅車奔葫蘆島吃海鮮去了,又大包小包的買了海鮮連夜趕回,送給該慰問的各級領導。來回不到三天的時間,揮霍了一萬多元。這筆賬當然又算在了法輪功的身上。「看管」人聽後,還加以補充,都知道邪黨不幹好事。

第二天剛上班,招待所的所長推門而入,他以領導的身份支走了「看管」我的兩個人。首先來個自我介紹,接著就開門見山的告訴我,他反對共產黨。為了讓我相信,他講了他家的血淚史:反右時父親被打成右派,蹲了十幾年監獄。他品學兼優,卻失去了上大學的機會,三十多歲才娶上媳婦,十分珍惜這得來不易的家庭。又問共產黨為甚麼迫害我?我給他講了真相。他早就認定共產黨迫害的都是好人,所以對我的話深信不疑。在招待所被關押期間,我時刻能體會到他對我的關照。食堂炊事員總問我想吃甚麼,反正都是那麼多錢(三人伙食費每日60元),做甚麼都是做,您隨時吩咐。看門的女服務員也對我十分友好,問寒問暖。

輪流看管我的十四人中,除一骨幹──導員組合外,其他人都對我畢恭畢敬。她們毫不掩飾自己的真情實感:「某老師,我們可不是來看管您的。我們就想著怎麼能讓某老師開心……」她們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桌子上堆的水果、點心、瓜子、花生……還有她們從家裏帶來的好吃的,應有盡有。按他們的話講,這些東西是用來「孝敬」我的。我在部裏屬長輩,平時她們都叫我「某老」。

趕上雙休日,招待所中午沒飯,部秘書出錢請我吃飯店,回到部裏報銷。每次輪到導員──骨幹組合接班時,秘書都當著她們的面直言鼓勵我:「某老師,你可要挺住啊!」我告訴她天塌不下來!後來我勸她「三退」(退黨、退團、退隊)時,她說:「我信任你,你給我退了吧!」

最讓我感動的是一位電教的女教輔。教師不坐班,偶爾與她打個交道,也是公事公辦,辦完就走。多少年來我幾乎沒跟她說上幾句話。這一次,我身陷囹圄,她又不在「看管」人員之列,可她親自來看我,並送我一袋上好的蘋果,每個都像小碗那麼大,足足十來斤!這真是患難見真情啊!勸「三退」時我也首先想到她,她和她的家人也退出了邪黨及相關組織。好人有好報,她們都為自己選擇了光明的未來。

邪黨把院書記擺在了迫害法輪功的制高點,他的架子也端的最大,大約在關押我的第三天早上,他來了。進門來便望著天花板故作悠閒的說:「哎呀!這裏挺好啊!我巴不得找這麼個清淨的地方好好休息兩天呢。」我馬上接過話茬:「X書記,我和您不一樣。我還有人格在,我渴望自由。」

聽了我的話,他自覺沒趣,轉了一圈,溜之大吉,再也沒有露面。以後我幾次去院裏,明明看見他坐在電腦前,每次都被告知書記不在。

兩會開完,領導們來了,看著堆在桌子上的水果、瓜子、花生、點心……氣得說不出話來,讓我收拾東西,派車送我回家。我正告他們:「我是自由人,我有兩條腿,不用你們送。」

也許是報應,幾年前,因涉嫌轟動全國的一起醫療大案被處理的十三人中,院書記名列榜首,第一個被免職。後來院裏開大會「慶祝建院六十週年」,我遇到了他,主動給他講了真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