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六日】阿兵(化名)身體非常壯,猛一看感覺有點像張飛,他戴著手銬和大鐐,居然把一個同監室的獄霸打的像個老鼠。

他很有錢,還有好幾個情人,兩個情人吃飯時爭風吃醋,他討厭一個,上去掐她的脖子不讓她說話,沒想到一下子把她掐死了,一審判他死刑。

第一次與他見面是在看守所的過渡號,他知道我煉法輪功;我給他講真相,他卻只相信媒體報導的謊言。

他特別喜歡我給他理髮,每次借理髮的機會我都跟他講「真、善、忍」的美好,講做好人的道理,講媒體如何造謠栽贓法輪功,特別是「天安門自焚」漏洞百出,一看就是假的,他開始認真的聽了。

他心煩時寫個紙條通過警察傳遞給我,我就給他寫回信,我寫了一首散文詩《在遙遠的地方》贈送給他,詩中沁飄著返本歸真的真情濃意,他心動了。雖然我沒學過作曲,大法卻給了我智慧,過年時我寫了一首歌《啊、朋友》作為新年的禮物送給他,他很高興我把他當成是朋友,他要我寫《轉法輪》〈論語〉給他,說他也要學會背,他說他也要去尋生命的綠洲。他說要早點認識我就好了,知道大法太晚了。他還寫了一個歌詞《珍惜》。

他明知我是不吃肉的,他還是買了一份50元的小炒送到了關押我的三棟5監室表示感謝。

時光過的真快,轉眼八個月過去了。

清晨,那個經常幫我們傳信的警察來告訴我,看守所早飯都不讓我吃了,要把我送到A監獄去,他也是剛剛知道的。他把阿兵又回覆我的詩《賦智者》交給我時說,沒想到阿兵文才這麼好,寫給你的詩還是藏頭詩。我來不及看了,就問他阿兵寫的是甚麼?他笑了,說:每句詩的頭一個字豎起來念就是「真善忍好」 。

阿兵變了,他知道了法輪大法「真、善、忍」,他知道了要做一個好人,他知道了與人為善,善有善報。

阿兵,無法再給你寫你喜愛的「真、善、忍」了,我記住了你明白真相後燦爛的笑容;再見了,我們永遠是朋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