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頭市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遭報實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一日】

  • 汕頭市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遭報實例

  • 大興安嶺塔河縣「六一零」主任李智華惡報身亡

  • 汕頭市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遭報實例

    (明慧通訊員廣東報導)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功法。佛法慈悲與威嚴同在,對大法犯罪,對修煉人犯罪,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犯罪,不光自己會遭惡報,並且會殃及家屬,殃及子孫後代。

    張清泉,男,原汕頭市澄海區公安分局副局長,任職期間,積極參與多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件,是澄海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之一。曾於2003年12月,參與了對澄海區隆都鎮、蓮上鎮和蓮下鎮9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和迫害,其中1位被非法判刑三年並送到梅州監獄殘酷折磨,3位被非法判刑1年6個月,5位被綁架到洗腦班精神折磨和強制洗腦。

    2007年,張清泉因晚期肝硬化,遭報死亡,死前全身腐爛,為保命還被鋸掉一條腿。

    王利群,男,澄海白沙看守所惡警,參與迫害法輪功,惡毒辱罵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一週內即遭惡報,被車撞死。

    謝春發,男,澄海區「六一零」惡警,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死亡。

    林炳合,男,原澄海博物館副館長,2001年積極參與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腦溢血半身不遂。

    葉逸群,男,曾任澄海區政法委副書記兼「六一零」主任,參與迫害法輪功(後調離)。有一次所坐小車撞上了欄杆,同車其他人都沒有事,唯獨葉逸群被撞成骨折。

    鄭錦群,男,曾任龍湖區外砂鎮政法委書記兼「六一零」主任,參與迫害法輪功,於2000年遭惡報,患腦瘤(後調離)。

    李詩雄,男,龍湖區外砂鎮綜治辦副主任兼「六一零」主任,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陰毒,喪盡天良。2007年患晚期肺癌,2008年實施化療,後仍繼續造惡,於2009年1月19日遭報而死。

    王木浩,男,龍湖區外砂鎮李厝村書記,在職期間積極迫害法輪功,導致1位法輪功學員被殘害去世。王木浩遭報生癌於2004年死。鄉里明白真相的人都說是惡人遭惡報。

    王慶明,男,龍湖區外砂鎮南社鄉書記,積極迫害法輪功、仇視法輪功學員。其於2008年查出患癌症,實施化療後,於2010年5月遭報而死。

    王瑞強,男,龍湖區外砂鎮李厝村治安主任,參與迫害法輪功,不久,其妻得重病而亡。

    王漢崇,男,龍湖區外砂鎮李厝村幹部,參與迫害法輪功,其一個兒子開槍打死人,被判19年重刑,其妻服毒自殺。

    王旭賢,男,龍湖區外砂鎮李厝村治安員,參與迫害法輪功,其獨子在河中游泳時溺水而死。

    沈華安,男,龍湖區外砂鎮金州村治安主任,參與迫害法輪功,其大兒子在開車去饒平的路上掉到河裏死去,其小兒子臨結婚前喝酒醉倒在家門口,送醫院後成植物人,不久死亡。

    對法輪功學員的一切迫害都是觸犯法律的犯罪行為,其行為不但害了自己,也使家人遭受不幸和痛苦。法輪功修煉人不希望任何惡報發生,但這是神的意志。法輪功學員永遠沒有敵人,即使他們受到了太多的不公對待,他們仍然懷著一顆真誠的心,希望所有中共惡黨的工作人員對自己生命的永遠負責,不要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三思而行。為了自己和你的家人!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懸崖勒馬,為時還不晚!


    大興安嶺塔河縣「六一零」主任李智華惡報身亡

    (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李智華,大興安嶺塔河縣公安局政法委頭目,「六一零」主任。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他在幕前幕後多次參與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的迫害,終遭惡報死亡。在此僅舉兩例李智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

    二零零一年一月,李智華用他的偽善欺騙了法輪功學員高淑英的家人及單位領導,說:讓高淑英到醫院避幾天,否則就要把她綁架到看守所。在高淑英一再給其講真相,告訴他不要迫害法輪功及大法弟子的情況下,李智華還是找來大夫,幾個人把高淑英按倒在地上,強行注射了不明藥物。在高淑英失去知覺,昏迷的狀態下,李智華等人把高淑英劫持到了黑龍江省北安精神病院。當高淑英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的衣服不知甚麼時候被扒光,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手、腳、頭髮都被捆在床上,身體呈「大」字型,一動不能動。幾個陌生的男人,圍著高淑英逼問:「還煉不煉?」高淑英渾身無力,頭暈目眩,頭疼得睜不開眼睛。她用盡全力地擠出「煉」這個字,就又昏了過去。

    當她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間大屋子的床上,屋裏有十來個精神病人,他們有的在大聲唱,有的跳上窗台要向下跳,有的還要掐高淑英的脖子……這裏一天兩次灌藥。還有點滴。連吃的飯裏都有毒害大腦的藥物。吃了就會感到渾身無力,大腦一片空白。高淑英不能吃飯,吃了就吐。他們就強行給高淑英灌藥、打點滴。高淑英告訴他們大法好。他們有的說:「沒辦法,為了生活,領導說了必須一天把這些藥打完。」有的很野蠻。

    有個四十多歲的高個女護士,每次都很殘忍,高淑英身上都找不到血管了,還使勁扎。並說:「我就拿你試手了。」高淑英渾身青一塊紫一塊的,手、腳、腿、胳膊都腫了。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點滴打上也不往身體裏進。醫院領導怕她死在醫院裏,就給塔河縣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打電話,他們都互相推責任,都不來接人。最後高淑英家人知道了,就把她接了回家。

    當時,高淑英已經離婚,領著個九歲的孩子生活。她六十多歲的父母本來身體就不好,又要照顧生活不能自理的女兒,又要照顧女兒的孩子。

    由於李智華的迫害,給高淑英及其家人的身心都帶來了極大的摧殘及傷害。

    二零零六年五月,李智華和一個王姓警察來到綏化勞教所,強迫被劫持到這裏的法輪功學員袁延明,逼迫他說資料是另一個法輪功學員楊宗英給的,企圖再去綁架楊宗英。楊宗英當時已經被迫害的流離失所。還帶著個六歲的孩子。楊宗英的丈夫(法輪功學員)已經被劫持到杭州監獄。就因為李智華夥同其他警察的迫害,不久,楊宗英就被綁架到了齊齊哈爾勞教所。在她被劫持的兩年裏,他年幼的女兒成了無家可歸的孩子。

    善惡有報是天理。歷來迫害正信的人,都沒有好下場的。二零一零年六月,李智華遭惡報,患肝癌死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