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師恩為精進的動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

從佛教居士到大法徒

我是湖北省京山縣一名農村女性法輪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三歲。修大法前,我是一個體弱多病的人,常年低燒不退,醫治無效。從我記事起,就沒過一天輕鬆日子。當每天日落西山的時候,心裏就萌發出一種莫名其妙的悲哀感覺。隨著年歲的增大,這種感覺有增無減。對於人生的迷茫和多病的身體,我真是萬般無奈。但我總感覺到冥冥中一定有神靈主宰著這個世界和這個世界中的每一個生命。在我內心深處早有敬神敬佛的願望,可是受中共無神論的壓制,不能實現。文化大革命以後,隨著天象的變化,一些人漸漸走入各種氣功,加入佛門修煉,我也隨著潮流找到一個佛門師父、敬神敬佛,成了一位佛教居士。

一九九六年,我到女兒家看外孫,看到女兒女婿在看一本書,還在煉功,我帶著好奇心看了這本《轉法輪》,越看越覺的這個師父講的太好了。他告訴了我人生的意義,多病的原因,做人的道理:要修心性做好人。因為我文化低,只明白這些道理,當時動了心,想學這個法,女兒和女婿也勸我學。可是因我在前一個佛門中立過誓:決不這山望著那山高,再入其他佛門,所以一直不敢走進大法修煉。但是從那時起我心裏總是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人,並配合女兒講真相,發資料,女兒被中共當局綁架、非法勞教我也沒動搖過。

慈悲的師尊看我有這顆心,常在夢中點化我,我不悟,又讓同修來幫助我,終於解開了我的心結,衝破了那個無知誓言的束縛,在二零零四年正式走進大法修煉。可惜!我僅僅因為這個無知的誓言浪費了八年寶貴的時間,想起來真痛心啊!

從此,我在女兒和同修的幫助下,用心學法、煉功,努力做好三件事。得法四個月來,慈悲的師尊為我一次一次的淨化身體,讓我真正體驗到無病一身輕的感覺。我在師尊的呵護下,過了一次次的心性關,講真相、發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都有驚無險,被警車圍追也一次次的走脫。我其中有兩次大關難,在師尊的呵護下,順利的挺了過來,對周圍的影響非常大,更顯出了師尊的慈悲偉大,大法的神聖與威嚴,有力的證實了法。

狂犬病一日消

那是二零零五年九月,我到廣州帶孫子,一天午後,感覺全身煩躁,噁心,眼睛也睜不開,也不能見光,接著嘔吐不止,吐的都是一團一團的白沫,從下午到第二天都不停,人覺的天旋地轉,並像狗一樣狂叫,上下牙磕的咚咚響,老伴見狀嚇壞了,他說這是狂犬病(我和他親眼見到親家母是這個狀況送醫院醫治無效死了。我在十年前也被狗咬過。)。他叫來兒子說了情況,兒子急的哭,又要打電話通知其他親人,又要送我去醫院。我阻止他打電話,堅決不去醫院。我對他說:「親家母醫好了嗎?我到醫院說不定就死在那兒了,再說我有師父管,得了大法死了也值得。」我堅決不去,他爺倆沒辦法,只好流著淚在床邊看著我難受,到了晚上八、九點鐘,我忽然眼睛一亮,看到法輪圍著我渾身轉,我腦子裏立即想起了師尊的話:「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我明白了,我這是一道生死關,是師尊打出法輪為我調整身體,讓我承受的這關是讓我遠離業債,師尊為我承受更大!激動的心情難以言表,淚水在我臉上流淌。我信心百倍對老伴和兒子說:「你們放心,我死不了!有師父保護我,你們去睡吧,我明天就好了。」當時雖然難受,但我心裏甜滋滋的,我好幸福啊!

果真,第二天天一亮,當兒子來看我時,見我已坐在床上打坐煉功,高興的跳起來,深感大法的神奇,逢人就講大法的美好,對我講真相大力支持。當我第四天出現在眾人面前,向周圍的人,兒子單位的人,左鄰右舍,用自己過病業關的親身經歷講真相,揭謊言,勸三退時,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人們說:「不用講,看到了你,我們就明白共產黨說的都是假的,法輪功真好!」

再次見證大法的偉大、超常

第二次過生死關是二零零六年,我回老家過年,正月初八我到鎮上一朋友家吃喜酒,酒席間我向客人講真相,勸三退,上午十點鐘左右,客人散去,我也起身下樓,另一老人也想下樓,我就往邊一讓,因樓梯沒欄杆,我沒站穩就從二樓上倒下去了,跌在一樓樓梯坎上,院子裏的人都嚇呆了,認為準沒命了,都圍了上來,見我頭蓋骨凹下去兩指深,耳朵裏流血,渾身是傷,更嚴重的是背部摔在樓梯上,呼吸困難說不出話來。人們議論紛紛:「不死也得殘,趕緊送醫院,命難保!」

有人動手來抬我。我不能動,但心裏很清楚,師尊法理在我腦海中呈現:「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 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

我擺擺手,吃力的說:「請讓我在這躺一會兒。」十多分鐘後,我慢慢從地上掙扎,想坐起來,人們見到就上前扶我站了起來,又把我扶到我小弟的房間讓我躺下休息。等人們走後,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這點傷算甚麼?我咬著牙慢慢從床上站起來,煉了第一套功法,背疼得我喘不過氣來,坐了一會兒,我想我不能垮下來,我要回去學法。我看沒人悄悄往家走,哪能走啊,只能側著身子往前移動,我背著《論語》,移動著,兩里路我走了兩個多小時才到,倒在床上再也爬不起來。

第二天,我讓孩子們把我扶起來靠在床上,讓女兒女婿輪流讀法給我聽,不一會兒親友聽說我回來了都來看我,一看我傷的這麼重,說的說,勸的勸,好熱鬧,要我上醫院。鬧了一上午,見我不動心,我兄妹們哭的哭,罵的罵。我說:「我有師父管,又不要緊的,你們看我上次發狂犬病,沒上醫院就好了,親家母上醫院反而丟了性命,我是煉功人,學法煉功很快就會好的。」親友們都知道這件事,沒話可說了,都說請師父發發慈悲吧!留下錢,就走了。我每天堅持學法,開始煉功手不能動只煉站樁和打坐,五天後五套功卻都能煉了,生活基本能自理,我讓家裏人該上班的上班,該打工的就去打工去,老伴也要他去開出租車。我一天比一天硬朗,憑著我對師對法的堅信,我又一次站起來了,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威力!

我的命是師尊撿回來的,是大法的威力的體現,我在家坐不住了,過了正月十五,我帶上親友送的錢,帶上大法資料,走親訪友把親友送的錢一家一家退回去,把真相加上自己這次的經歷逢人就講,把資料傳遍村村,戶戶。又一次讓親人們,村民們見到我這個幾乎是沒命或癱瘓的人在不醫不治幾天之後好起來了,這個鐵的事實又讓他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美好!

從這兩次過生死關中,我深深體會到:要不是我走進大法,要不是師尊為我承受,我是活不到今天的,是師尊給了我第二次,第三次生命!在這短短的幾年修煉過程中,師尊為我承受的又何止這兩次?在各種矛盾中,心性的過關中……一路都是呵護著我,我的親人們也都受益匪淺!這裏我不能一一言表,師尊的恩情,今生今世我難以報答,弟子只有聽師尊的話,抓緊師尊留給我們值千金,值萬金的寶貴時間學好法,放下人心修去執著,努力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世人,兌現史前的誓約,不辱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以報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