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八日】剛步入法輪大法修煉之門,身心神奇的變化,在每個大法弟子的身上都有體現。因而都會從心靈的深處由衷的喊出:法輪大法太神奇了!凸顯在我和老伴身上的奇蹟足以證實。

戒煙

這要從一九九四年說起。記的五月份的一天,單位給職工檢查身體,老伴被查出早期肝硬化。這個結果我們並不感到突然,只是希望這樣的結果遲遲的到來。因為早在一九六八年,老伴已經患上了乙型肝炎。剛得病時,天南地北求醫問藥,無濟於事,找專家、名醫,回答是:華佗在世也無能為力,只能養。我們也只好聽命由天。二十來年了,他肝區沒有一天不疼的。

老伴還愛吸煙,每天一包煙,這還是嚴控的,否則吸的更多。如果寫東西,那就一支接一支的吸。他當時不僅患有肝硬化和胃潰瘍還有氣管炎,吸煙無疑是自殺。他也下決心要戒,幾次戒幾次失敗,反而吸的更勤,真是無奈。

在氣功高潮時,有人讓他練氣功,我們不信。直到一九九六年春,老伴病情加重,就在求醫無門、無藥可治之際,有好心人勸他修煉法輪功,並把《轉法輪》捧給他,那人說:「你看看這本書,保證對你有好處,這不是一般的氣功書。」老伴翻開書,一看到李洪志師尊的法像,就迫不及待的看下去了,忘了吃飯,忘了睡覺,就連不吃飯都可以。當他看到《轉法輪》第七講關於吸煙的講法:「作為一個修煉人,你今天把它當作一個執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的了。我勸大家,真想修煉的從現在開始你把煙戒了,保證你能戒的了。在這個學習班的場上沒有人想到抽煙,你要想戒,保證你能戒,你再拿起煙抽就不是滋味。你看書看這一講,也會起這個作用。」他看到這兒,馬上點著一支煙吸兩口,就像師尊講的一樣,真的不是滋味,扔了。過一會兒又點了一支,再過一會兒又點了一支,都是這樣。那幾天他反覆做試驗,都是吸一口就扔了。這時他像孩子似的跟我說:「你也修煉吧,這書太神了!我只看看書,就把煙戒了,我再也不想吸煙了。」當時我還有些懷疑,一個星期過去了,一個月過去了,他真的戒了。

肝硬化痊癒了

從此老伴每天學法煉功,心情特別好,不知不覺中肝不痛了,胃不脹了,氣管炎也消失了,臉色紅潤有光澤,身體強壯的像個年輕人。

二零零八年,兒子裝修房子,買的是一樓,前面有個花園,花園地下有很多大石頭,小伙子往出搬都很費勁,他一個六十八歲的老頭子,硬是一塊一塊從一米多深的大坑裏,弄到地面上來,弄出一卡車多的大石頭。鄰居都說:「這老頭真能幹,身體多好。」我說:「你們可知道,九六年初他還是個肝硬化患者。」「啊!怎麼好的?」「煉法輪功煉好的。」「真的?」「你看這活生生的人,實實在在的事,就在你們面前。」是呀,誰還能不信呢。

再說說發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吧。僅舉兩例。

煉功兩天 腰痛不翼而飛

老伴看了幾天書就戒了煙,我對法輪大法的神奇真是感到不可思議與信服。大法真好!當時煉功場就在我家樓下,有時他們煉功我也學,五套功法基本學會,只是一直沒有下決心走入修煉。因為有切切實實的利益勾著我,每月三千多元的收入,為了這我連評高級職稱的機會都放棄了,提前退休;為了這我每天忙碌著。正如常人中的一句話: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九六年十月份的夜裏,我的腰突然疼的厲害,一動就像要折了似的疼,早晨不能自己起床,要躺下也得別人把我慢慢的放下。老伴說:不要為了錢連命都不要,趕快煉功。我說:我這樣怎麼煉功呀?他說:只要你煉功,奇蹟就會發生。第二天老伴早早的把我扶起來,攙著我,我直挺挺的一步一停的,好不容易走到煉功場。當煉功音樂響起時,我的腰呼呼的往出冒涼風,還以為衣服穿少了。(後來學法知道,是師尊在給清理身體)煉第一套功法時,還不敢抻;等煉到第四套功法時,又要彎腰,又要下蹲,我都忘了腰疼這碼事,不知道自己怎麼蹲下又起來的。煉完功後,身體感到很輕鬆,自己走上樓。雖然腰還有些疼,但比起下樓時強了百倍。第二天我又去煉功場煉功,這回腰徹底好了。從此我走上修煉的路。

炸元宵

九七年元宵節,新婚不久的女兒、女婿回家過節。按照傳統風俗,不管餐桌上怎麼豐盛,元宵是「主角」。「炸元宵吧。」家人口中一出這四個字,我腦中頓時浮出一幅畫面:九三年元宵節炸元宵時,一個元宵崩的四分五裂,我左臉燙出許多小泡,左手背燙出許多大泡,不一會連成一片,疼痛難忍;好幾個月才好。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可女婿第一次來家過元宵節,怎麼著也不能水煮呀。炸吧。按照別人告訴的方法,蒸一下再炸,很順利,就剩最後幾個了,我低頭夾炸好的元宵時,「砰」的一聲巨響,幾個元宵飛起,沸油四濺。室內五人一齊跑出來,幾乎同時喊出聲:「燙著沒有?」他們愣愣的看著我,我下意識的看看手,摸摸臉。「你傻呀?哪兒疼不知道?」「哪疼?哪都不疼呀。」

這時我才發現,我前額的頭髮都是一縷一縷的,用手一捋都出油,感覺頭頂沉甸甸。再看我新做的呢子馬夾,前胸、肩頭都是大大小小的油點;衣服袖子上,褲子上也是大滴小滴的油漬;低頭一看地上都是油,拖鞋上也是油,可是露在拖鞋外面的襪子上沒有油;再看灶台對面的牆上,側面的玻璃窗上也是斑斑的油滴。細心的女兒看看我的頭皮,沒燙著。「媽,你後背上有很多油點子呢。」我脫下馬夾,後背上的油都透到裏子上了。

全家人都慶幸:真神呀!鍋裏的油幾乎都噴出來了,可我手上、臉上、腳上,凡是容易燙著的地方都沒有油,莫非真的有神靈保祐?一句話點悟了我:是師尊在保護我呢!

這樣的事情隨著修煉越來越多。比如神醫也難治好的心臟病,可我通過學法煉功病就好了,你說法輪大法神不神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