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市紅被武漢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八日】(明慧通訊員湖北報導)今年四月,前法院書記員李市紅女士在遭劫持一年多後,被武漢市江岸區法院非法判四年有期徒刑。之後李市紅上訴,現等待著武漢市中級法院二審開庭。

'李市紅'
李市紅

李市紅的律師表示:一審開庭,不出示實物證據,無視上訴人申請鑑定的合法、合理願望,存在非法認定事實和錯誤定性的客觀情況;二審法院應公開審理和公開判決本案,這是衡量本案司法是否公正的主要標誌,希望二審法官能夠有勇氣接受民眾監督,真正公開審理本案和公開判決本案。

一起冤案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午,李市紅的母親宋文繡婆婆從武漢市江岸區的家裏出來,被守候在樓下的武漢市江岸區公安分局丹水池派出所的余繼明等人捂住嘴巴綁架到一輛車上,強行搶走宋婆婆口袋中的鑰匙後,進入她的家,非法抄家,並順手拿走家中一千二百元現金。

下午李市紅回家時,被武漢市江岸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的羅林、丹水池派出所的余繼明、袁慶紅、萬保珠(女)等綁架,並將李市紅非法拘捕。到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份,李市紅一案當時已經三次被檢察院認定「證據不足」,三次退回江岸區公安分局「補充偵查」。

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江岸區法院強行非法開庭,限制李市紅依法行使辯護權,對上訴人多項鑑定申請置之不理,在事實不清、證據虛假、適用法律錯誤的情形中誣判李市紅四年有期徒刑。

四月三十日上午,李市紅女士的母親宋文繡和吳碧琳、黃靜和孫靜屏等四位婆婆來到江岸區法院申冤遞訴狀,四名老人卻在法院被綁架。

一個慘遭迫害的家庭

李市紅的獨子盧海,現年十三歲,在近一年來,父親盧啟奇、母親李市紅被非法抓捕,盧海與外婆宋文繡相依為命。十年來,盧海一次次目睹自己的父親、母親、外婆被綁架,自己也被株連。他幼小的心靈裏留下的是難以撫平的創傷。

盧海第一次嘗到生離死別的滋味時才五歲多。二零零零年三月,中共以開人大、政協「兩會」為由,將李市紅綁架到武漢市黃陂區的洗腦班,非法關押了五個多月;同年年底,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一夥人強闖入室、非法抄家,將李市紅綁架至武漢市洗腦班,後非法勞教一年。在這期間,盧啟奇也遭綁架,被劫持到武漢市公安局療養院、武漢市第二看守所、武漢市江岸區洗腦班等地,最後被迫流離失所。 盧海只能和外婆相依為命。

二零零二年上半年,李市紅被綁架到武漢市百步亭洗腦班,被毒打的奄奄一息,才讓家人從醫院裏把她背回來。

二零零四年四月,盧啟奇失蹤,同年九月份家人接到一個匿名電話,才知道他被劫持到了湖北沙洋,後轉到武漢市江岸區洗腦班非法關押一年,二零零五年十月又被送武漢市何灣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七年十二月,盧啟奇在深圳向世人贈送法輪功真相資料時遭綁架,被深圳市寶安區法院枉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上午,李市紅七十歲的母親宋文繡外出時又遭江岸區「六一零」和區公安分局惡警綁架,被非法拘禁在諶家磯洗腦班,經受各種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在外婆被綁架後沒幾天,自稱江岸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和丹水池派出所治安科的公安又一次來到盧海就讀的學校,不顧他當時正在期中考試,強行讓班主任把他叫到辦公室逼問,持續了兩個多小時,逼迫他供認母親和誰來往、做過甚麼事。盧海實在受不了,在上廁所時給姨媽打了個電話,這樣才被姨媽接回家。

原有一個幸福的家

其實,小盧海原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他的父母是法輪功修煉者,因為修煉「真、善、忍」,身心得到昇華,成為品德高尚的人。

父親盧啟奇,是國家註冊土建工程師,年薪十幾萬,公司老闆對他評價很高,說:別人都來賺公司的錢,只有盧啟奇為公司賺錢。

母親李市紅為人熱情,認識她的人都能從她身上感受到修煉人的善良和無私。一次李市紅外出,看到一個素不相識的民工腿部受傷倒在路邊,骨頭都已外露,傷勢十分嚴重,李市紅趕緊將他送到醫院,交納了診療費,然後悄悄地離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