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勞教所惡警邊樹強、張力、董新國的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明慧通訊員河北報導)石家莊市勞教所位於河北省會石家莊市的泰華街,專門迫害男法輪功學員的五大隊就在此地,目前那裏非法關押的主要是來自石家莊市、張家口市、廊坊市、唐山市和邢台市的男性法輪功學員。

該大隊大隊長是邸曼麗,教導員邊樹強;五大隊下邊有一個501中隊,中隊長張力、指導員董新國,這幾個人都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其中尤以邊樹強、張力、董新國為惡最甚。十年來,三惡警一直在第一線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殘暴令人髮指,罪惡無邊罄竹難書。

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

三惡警最初都是在位於趙陵鋪的202中隊,那時邊樹強任中隊長,張力和董新國則充當得力打手。1999年以後,石家莊市勞教所曾經有三個迫害法輪功的男子中隊,由於以邊樹強為首的202中隊實施迫害最為徹底,行惡手段最為狠毒陰險,得以保留到最後整編為501中隊,其他兩個中隊則陸續解體。

這裏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主要是來自北京市團河勞教所,為了達到更大的迫害效果,三惡警又進行了改造。他們會利用正常人膽怯軟弱的心理,最大限度的製造人身痛苦,同時處心積慮一步步摧毀人心靈防線,最終使人或者身心交瘁生命垂危,或者心智變異扭曲精神分裂。他們總結了一整套非常邪惡、非常系統的迫害方法,幾乎是運轉自如駕輕就熟,從被綁架法輪功學員身陷魔窟的那一刻起,他們的犯罪機器就開始運轉了。

犯罪之一:酷刑「辦新班」

法輪功學員被抓入勞教所初始,首先遭遇的,就是以製造痛苦和摧毀意志為目的下馬威──「辦新班」。 主要形式是在一個空屋子裏,讓學員蹲在屋子中央的一塊狹小的地磚範圍內,不許踩到外邊,雙手背後,雙腳靠攏,少則幾天,多則十幾天,除了吃飯和每天幾個小時的睡覺外,全是這個姿勢,背誦勞教所的「五要、十不准」。

這樣的「辦新班」,給學員造成很大的身體承受和心理壓力,每天從早上5點半起床一直罰蹲到晚上10點才讓睡覺,身體再強壯也會感到難以長期承受。曾有一個張家口的法輪功學員,原來練武,身體素質很好,蹲了十八天,有半年多時間一隻腳仍然麻木,腿瘸著。稍有不服從者即會遭受殘暴毒打,甚至是長時間懸掛吊銬。主要的施暴者即是邊樹強、董新國、張力帶領一幫普教犯人一同上陣,用盡各種手段直到逼迫學員遷就服從。如邢台的法輪功學員劉景林被當場打暈;石家莊楊姓法輪功學員被打得渾身青紫;廊坊法輪功學員張海舵被長時間吊銬。

犯罪之二 :精神迫害加身體迫害

等到邊樹強認為「基礎」打得差不多的時候,就開始換一個房間,安排早先被強制洗腦的人開始24小時「車輪戰」。一般分三個組,每組2至3人,8小時一輪換,24小時不停的給學員強制灌輸顛倒黑白的謬論,普教犯人在旁「維護紀律」(實則充當打手),這時開始連續多日不許學員睡覺。

表面上警察一般不參加,其實是在幕後操縱。而且提供《轉法輪》和一些經文,營造出一種允許學法、提高認識、交流心得的假相。而且在前兩天,他們並不談轉化,還會假談「堅定修煉」、「向內找」的所謂「體會」。其實這一切都是在三惡警邊樹強、董新國、張力的嚴密控制下進行的。每隔幾小時,他們便會把替他們做工作的人秘密叫出去詢問進展情況,然後具體制定部署後續攻心策略。

這樣的狀態可持續1、2天或是2、3天,他們甚至表現出笑容、和氣,一切都是偽善的假相。如果法輪功學員閉口不言,或者2、3天後還沒有上當,不認可他們一步步導出的歪曲邏輯,普教犯人就開始發揮作用了。先會指責你「不理別人不禮貌」,再藉口「別人同你說話你犯睏不禮貌」(其實這時一直不讓睡覺幾天幾夜了,怎麼能不睏呢),於是就撤掉開始讓坐著的小凳子,罰蹲著。如果不服從,會叫來許多犯人折磨你,或硬按住、或扭胳膊、捏手指、壓手腕,反正讓人痛苦不堪。這種強制洗腦,多日連續24小時不讓睡覺,長時間罰蹲,持續一個星期是家常便飯,在巨大的身體承受下,精神也會出現幻覺甚至神志不清。

如果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一直非常堅定清醒,那麼一般連續熬8、9天時,有時會故意安排讓睡上3、4個小時;用惡警們的話講:讓他體驗一下「床」的滋味再叫起來熬,更難受。他們的用心就是摧毀修煉人的意志,邪惡至極。接著再連續熬7天,再讓睡上3、4個小時;再連續熬4-5天或6-7天,如此循環多次。一般熬夜很多人是可以承受過去,但連續罰蹲,後來就24小時連著罰蹲,連吃飯都蹲著吃,還不讓上廁所,這就使學員的身體承受非常大,遠遠超過了一般的毒打。

網上曾經報導過,石家莊市的法輪功學員王宏斌被綁架進入202中隊,強制轉化期間連續多日不讓睡覺。有一次他實在熬不住睡著了,竟被惡警指使看管他的普教用打火機將指甲連根燒掉。還有一次,王宏斌被雙腳離地單手吊銬在窗戶鐵柵欄上三天三夜,惡警指使普教拿著棍子在旁邊守著,只要腳一蹬牆就用棍子敲腳踝骨。

犯罪之三: 隔離嚴管

遇到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這樣的迫害能持續到50天左右,惡警如果還達不到目的,他們就會失去信心,暫時停止這種形式的洗腦迫害,將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轉到普教犯人班裏嚴管,強制坐小板凳,要求面壁,保持所謂姿勢等。

二、三惡警犯罪案例曝光

1、圍攻、毆打麼安歧、鄭偉、鄭春山、閆峰、楊百立等人,導致多人傷殘

2009年1月20日下午2點,石家莊勞教所裏開所謂的聯歡會,由501中隊惡警秦景、普教人員馬蒸和猶大呂虎崗、張劍波四人演出誣蔑大法的小品(惡警丁立哲主編),當時有勞教所的全體人員包括幹警觀看,有司法局的領導參加。因為所謂的小品完全歪曲事實顛倒黑白,當小品演到一半時,法輪功學員么安岐挺身站起高聲大喊:「法輪大法好,停止迫害大法,還我師父清白」,連喊數聲,在場的人都被這喊聲鎮住。這時又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高喊「法輪大法好」。

惡警秦景立即衝上去打么安岐,看到他施暴,501中隊的普教犯人也都衝上去,把喊大法好的學員都打倒在地,拖出了現場,而當時秦景的話筒還帶在身上,通過話筒能清晰的聽到他們在外面打人和法輪功學員高喊「大法好」的聲音,數分鐘後才沒有了聲音。

隨後,501中隊隊長張力強迫大家在操場上呆了大概一小時後才允許回去,回去後惡警們像瘋了似的,把大家全部嚴管,晚上把法輪功學員逐個都問了一遍,都誰喊了,把他們認為思想不好的人全關了小號,強迫罵大法罵法輪大法創始人和寫誣蔑大法的文章。

那5名被當場抓回的法輪功學員么安岐、鄭偉、楊百利、鄭春山、閆峰全被打得渾身是傷,臉部青紫帶血絲。最嚴重的是么安岐、鄭偉二人,么安岐被打的全身是傷,下顎骨骨折,一天後才送去省二院治療,手術後不能吃飯,只能用水管吸水喝,靠輸液維持,本來身體很壯的一個人,幾天後就只剩皮包骨了。

法輪功學員鄭偉是個長臉的小伙,被打得臉像個大南瓜,耳膜穿孔,發炎,幾天後才去省三院治療,有一天夜裏大家聽見有人高聲呻吟、大叫,整個中隊的人都被這聲音驚醒,第二天才知道是鄭偉痛苦不堪,後多次去醫院治療。二人之後都被關在小號,每天睡地鋪,普教看著,不讓與別人接觸。惡警張力、董新國為了逼么安歧接受洗腦迫害,脅迫幾名犯人將他雙腿撅過來,搬上,按住,呈「大盤」狀長達三、四個小時。

2、迫害法輪功學員張憲

法輪功學員張憲,河北廊坊香河縣人,30多歲,張憲曾是一名警察,因為修煉法輪功被辭退。2005年,張憲被非法勞教,關押在石家莊市勞教所。

為了逼迫張憲放棄「真、善、忍」的信仰,惡警把他單獨關在一個屋裏,用一普教犯人在屋裏24小時監控,幾個幫兇輪番在精神上圍攻,只在夜裏12點到早晨6點允許休息,空餘時間,在小凳上面牆而坐。

2005年12月14日夜,張力、董新國帶領一幫普教,把張憲弄到隔壁屋裏,這屋裏有幾張雙人床,兩床之間有空隙,裏面放一個單人破沙發,進屋後,惡警逼他盤腿二小時,張憲要把腿拿下來,惡警董新國上來一拳就打到他嘴上,在場惡人都撲上來,有的揮拳向他嘴上、臉上猛擊,張憲的嘴被打的鮮血直流,幾個人上來硬把張憲腿盤上,然後移開兩床中間的沙發,人被移到兩床架中間,一邊一個人把兩個胳膊別在鐵床橫竿上用力壓著固定,身後站一個人控制著頭,身前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兩腳狠勁踩在張憲腿上。

有一次惡警一腳將晉縣法輪功學員郝清堂踹倒,頭撞至牆上,嘴裏立刻淌出鮮血。惡警還不罷手,手裏拿著一個書筒狠命地打郝清堂頭部。有的法輪功學員實在看不下去,學員張憲大聲制止,說打人犯法,並走向前去拉惡警,惡警惱羞成怒,拼命亂打別的學員,惡警張力說張憲擾亂秩序,擴大事態,安一大堆罪名,把制止惡警打人的張憲關進禁閉室,並揚言把張憲當作打擊對像嚴懲,關了張憲二十多天禁閉。

3、強制抱鐵絲懸空 鐵絲嵌入骨頭 野蠻灌食

在2001年4月中旬,石家莊勞教所對全體法輪功學員進行了血腥鎮壓和暴力轉化,其中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致殘。在二大隊,邊樹強等指使暴徒們用棉被將法輪功學員的頭蒙上,讓多人用木棍、板凳等物往死裏打,用皮鞋後跟抽臉,使臉部嚴重變形,耳朵聽不到任何聲音。暴徒們用電棍電人的脖子,使脖子變的像馬蜂窩一樣,一個坑一個坑的。強制用法輪功學員雙臂抱住鐵絲。

最慘無人道的是:在勞教所的每個中隊都有一個晾衣房,房內有兩根晾衣服用的8號鋼絲,高2米,兩根鋼絲間距約0.5米,惡警唆使那些勞教犯把法輪功學員的上身扒光,用手銬鎖住兩手,然後將兩隻胳膊的大臂橫擔在兩條鋼絲上,使人被吊起來,更令人髮指的是下面還有人用力來回推著被吊起的學員沿著鋼絲滑動。鋼絲很快就深深地勒進兩個大臂的肉裏面,鮮血直往下滴,其狀慘不忍睹。有的竟然被這樣折磨長達半個多小時。很多法輪功學員的兩大臂都留下了深深的疤痕,甚至有的因此而留下殘疾。其中河北省冀州市酒楊村的王元升被殘害的一條胳膊抬不高,手攥不上,伸不直,連吃飯都很困難。

還有一種慘無人道的酷刑是:把人銬懸在空中,腳似離地不離地的,拳打腳踢,並脫下人的鞋襪,腳的大拇趾稍一接近地面,就用煙頭燙腳趾頭,腳立即起泡。

在204中隊,暴徒們將法輪功學員的單手或雙手銬在窗戶防護網的鋼絲上,腳尖離地吊幾天幾夜,每個法輪功學員都有2-3人守著不讓睡覺。有多名法輪功學員的腿粗腫,手指麻木。

對絕食抗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毫無人性的野蠻灌食折磨,不是醫護人員而是普通犯人,用普通的塑料管,把人摁在床上,從鼻孔插入,插入過程中用力插,插入之後,猛的一下抽出來,抽出時帶著血,反覆幾次。更有甚者,插入40公分以後繼續往深插,使管子從口中出來。然後用冷水加入食鹽使人連續幾天跑肚下瀉。

4、虐殺滄州肅寧縣法輪功學員衛朝宗

滄州肅寧縣法輪功學員衛朝宗於2002年5月1日被綁架到石家莊勞教所,遭受3個月的野蠻摧殘,奄奄一息時被推給家人,於8月10日在家中含冤去世。

衛朝宗此前曾遭受多次迫害。2001年8月底,他被滄州市公安局防暴大隊綁架並遭酷刑折磨。2002年4月被滄州市公安局綁架。其妻子杜玉琴被非法判刑8年,當局不准她為丈夫送葬。

在石家莊勞教所第二大隊,衛朝宗堅強不屈,邊樹強、董新國、張力等惡警惱羞成怒,對他進行嚴厲監控,24小時不許隨便動,一動就是一個耳光,管教人員稍不順心就拳打腳踢,百般折磨,甚至把他吊起來上大掛。每天只給一口饅頭吃。3個月的時間將他折磨得皮包骨頭,瘦得變了形,奄奄一息。8月1日勞教所怕承擔責任,通知其哥哥將其接回家。衛朝宗回家後已不能進水進食。在這種情況下,惡警還逼迫他哥哥替他寫所謂的「悔過書」。

衛朝宗於8月10日含冤去世,留下兩個幼小的女兒無依無靠,孤苦伶仃。

5、體罰誅心奪去石家莊市王宏斌生命

2000年12月5日,王宏斌被市公安局610惡徒馬文生,指使長安公安分局從家裏抓走執行三年勞教。

王宏斌在勞教所二大隊遭受嚴重的身心摧殘,被剝奪探視權,兩年裏,邊樹強不允許他會見任何親人,同時被剝奪休息時間,強迫他長時間做奴工,加點加班賣命。他被實施酷刑,長期不讓睡覺,強迫洗腦轉化。有一次熬不住睡著了,竟被管教指使看管他的人用打火機將指甲連根燒掉。

有一次,王宏斌被雙腳離地單手吊銬在窗戶鐵柵欄上三天三夜。管教指使人拿著棍子在旁邊守著,只要腳一蹬牆就用棍子敲腳踝骨。平時被侮辱、打罵更是常事。王宏斌每天24小時都被惡警指定的犯人貼身監控,連去廁所都跟著。隨時會被送去嚴管(嚴管就不讓通信,不讓送衣服,不讓去食堂,不讓買日用品等等,切斷和其他人及外界一切聯繫)。他親眼見過有一個女法輪功學員,30天30夜不讓睡覺而精神失常。

邪惡高壓之下,他的精神長期處於緊張鬱悶狀態,造成嚴重的心靈創傷,健康也每況愈下,出現了劇烈咳嗽,出虛汗,整夜難以入眠。2001年末,王宏斌曾一度不能正常吃飯,只能喝稀粥,身體特別虛弱、特別瘦,他的家屬要求保外就醫,勞教所竟騙家屬說:王宏斌身體很好,當家屬要看醫院診書時,他們竟說王宏斌的家屬沒有資格。那時已經是肺癌早期的徵兆,勞教所卻有意延誤王宏斌的醫治時機。從那時起王宏斌的身體一直沒有恢復過。

2002年11月23日,王宏斌極度消瘦虛弱之時脫離魔窟回家,身心遭受的重創已經難以復甦,健康的惡化也不可遏制,三十八歲的他,頭髮已經白了一大半,身體特別瘦,咳嗽,出虛汗,睡眠不好,精神狀態也不好,和被勞教前已經判若兩人,常一個人發呆,不願見人,一聽敲門聲就緊張,對甚麼都沒有信心,他心裏總是悶悶的,身體每況愈下,2003年10月9日去世,醫生診斷為肺癌晚期,他從勞教所回來只活了10個月零14天,是勞教所長期的體罰、虐待和心靈摧殘造成的這一悲劇,邊樹強、董新國、張力三惡警是直接兇手。

6、虐殺石家莊市國安局前官員陶洪升

陶洪升,是原河北省安全廳四處,負責出入境簽證工作一位警官,正科級幹部。妻子於鳳雲操持家務、照顧孩子。夫妻倆與女兒陶麗麗、陶宇菲組成了一個幸福的四口之家。1996年他們全家開始修煉法輪功,身體健康,妻賢子孝,家庭和睦樂陶陶。

1999年7月以後,陶洪升一家看到當局對法輪功的鎮壓不斷升級,妖魔化的宣傳愈演愈烈,覺得政府是不了解法輪功真相才這樣做的。 出於對政府的信任,當年的12月,陶洪升夫婦和大女兒來到了北京,試圖講述一下一個修煉之家對法輪功真相的看法。結果遭到北京警察毫無道理的抓捕。在北京,和許多其他各地為法輪功上訪的民眾一樣,一起被辱罵、毒打。幾天後被遣返回石家莊,從此陶洪升被單位隔離關押至2000年1月7日,因為不接受單位強制洗腦,被單位送到市勞教所二大隊勞教三年。

2000年7月20日,市勞教所男隊對法輪功學員 「重要人物」和「骨幹」進行了更進一步的迫害----關小號。關小號是在勞教所裏,使被關押者絕對失去自由和活動空間的牢中牢,被長期關小號近2個月的就有陶洪升。在陶被關小號期間,極其艱苦,飲食衛生根本得不到保障,蔬菜不潔淨,食品霉變,有時在吃的飯菜中竟出現3釐米多長的蟲子,8月下旬,勞教所的許多法輪功學員開始原因不明地拉肚子,陶洪生也是每天拉肚不止,直至便血,近20天臥床不能進食,呼吸困難、腹瀉、水腫。陶洪升身體健康每況愈下,腹瀉、水腫日趨嚴重,眼睛腫得只有一條縫,尿血、便血時有發生,其妻子於鳳雲前往勞教所看望,勞教所害怕暴露陶洪升受迫害的真相,拒絕探視,同時勞教所輕描淡寫的謊稱:陶洪升只是輕度腹瀉,沒有事,現在已經好轉。

後來邊樹強等看到陶洪升日見衰弱、尿血便血日愈頻繁,情急中預感到罪責重大,於9月13日以有人要探視為由將陶騙下二樓,此時的陶信以為真,以極其堅強的毅力,強撐著身體,全身顫抖著走下樓梯。後被勞教所警察強行上銬後帶往河北省第二醫院泌尿科並通知家人接回,幾天後,2000年9月20日中午,瘦骨嶙峋、命懸一線的陶洪升含冤辭世,年僅46歲。

7、迫害欒城法輪功學員程京山致死

河北省欒城縣柳林屯鄉故意村農民程京山,男,1995年秋開始修煉法輪功。學煉法輪功前,他患有多種疾病:萎縮性胃炎,上消化道出血,坐骨神經痛,腿疼,風濕性關節炎,手關節嚴重變形等,常年吃藥未見效。程景山生活無依無靠,經濟困難,深感人生的艱辛。自從修煉法輪功後,他的身體逐漸恢復了健康,對生活充滿了信心,他是法輪大法的親身受益者。

99年7月20日以來,江澤民非法鎮壓法輪功,程景山老人因不放棄信仰,曾多次被鄉派出所綁架。他為了向政府說明法輪功事實真相,按照憲法賦予公民的上訪權利,於1999年12月8日到中央信訪辦去上訪,卻被綁架回縣公安局,此後,他多次長時間被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拘留所和鄉派出所裏,很少放他回家, 2001年9月19日被非法勞教。在石家莊勞教所二大隊202中隊裏,程景山老人曾遭受多次毒打、不讓睡覺、罰站、罰蹲、電棍擊和上繩、強迫灌食等殘酷迫害,遭遇暴力加謊言的洗腦迫害。

程景山老人於2003年底,第一次勞教期滿被放回家,歷經28個月的艱苦磨難,在欒城縣南關村租了間房,想做點小生意謀生。2004年4月7日,程景山在欒城縣南關村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惡人告密,後被當地惡警非法抓捕,並遭毒打。程景山被非法關押在欒城縣看守所,並被惡警打得面目皆非,隨後再次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勞教所202中隊(邊樹強一夥)裏,程景山一直絕食抵制迫害並遭遇粗暴的迫害性灌食。在被迫害致奄奄一息、幾乎沒有知覺時,於2004年5月由家人背回,送醫院做CT檢查發現,程景山被毒打致腦中淤血。因腦部嚴重受損,程景山一直神志不清,於2005年1月11日含冤離世,時年65歲。

8、迫害武警部隊現役軍官:李洪斌、盧伯華、王永金

以邊樹強為首惡的迫害團伙,受到了邪惡610組織的嘉獎和各地的仿效,武警部隊甚至把各地部隊在編的法輪功學員集中送到這裏迫害,至少有來自新疆的李洪斌、保定的楊曉軍、寧夏的盧伯華、福建的王永金。

他們在這個魔窟都遭遇了最為慘烈的誅心洗腦虐待,給他們的身心造成了難以癒合的痛苦,有的甚至因此而一時間被謊言矇蔽給自己造成深遠的遺憾。

9、迫害法輪功學員張海舵

廊坊法輪功學員張海舵,73年出生,是從唐山勞教所被劫持到石家莊勞教所的,在轉所的手續中,海舵原是2年的非法刑期改成了3年。

在唐山勞教所,張海舵曾被送到專門整人的「小號」用「蹦床」進行人身折磨,就是叫人直挺挺躺在木板床上兩隻手和兩隻腳用四號手銬緊緊的銬住,那個緊的程度真是到了極限,想動一點都是不可能的。這時警察唆使勞教犯人湧進了它們在黑社會上積攢的那些陰損缺德的招術:先把衣服扒光了,用棍子排,都是一寸粗、二尺多長的木頭棍兒往身上打,還有下「火蠍子」,把煙捲點著,往手指縫、腳趾縫裏紮。要下十幾個火蠍子,由於手腳被銬著根本不能動,等煙燒到手指縫,那真是疼痛難忍,手腳燒出大火泡。張海舵一連在這床上繃了八天,對大法那樣的堅定,令勞教犯都讚歎不已。有一個勞教犯說:「張海舵是天下第一的英雄!」

在石家莊勞教所,最開始在一大隊103中隊,他經歷了非人的折磨,被隔離起來,常常被無理打罵,被連續17天17夜不許睡覺,強制洗腦迫害,他絕食抗議,被野蠻灌食。

2003年秋季,被轉到202中隊,遭遇了更為邪惡的折磨虐待。首先是長時間的強制蹲著,張海舵抵制這種體罰,被長時間捆吊在高低床上。邊樹強等連續的變著法子製造恐怖在堅如金剛的法輪功學員張海舵面前最終敗下陣來,它們惱羞之下,長時間在普教班內強制張海舵面壁坐小板凳。

10、部份受迫害法輪功學員名單(更多三惡警迫害犯罪的詳情請知情人完善補充)

王小東、龐掌櫃、郭同立、盧衛東、趙雲龍、徐向志、李佔文、張雙排、鄧書、唐山法輪功學員王劍輝、石永平、楊守義、郝清堂、黃偉、鄭海、王海風、石永平、於金印、朱鳳成、閆茂、程明、山東的李茂林、青島的丁少強、石家莊的王建輝、王新中、張增樓、段起升、殷志章、張三星、孫玉強、黃文江、路峰、馮建華、趙新華、付麒謀、劉利輝、張劍波、婁寬豐、李石頭等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