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市勞教所仍在殘酷迫害大法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位於河北省石家莊市泰華街四百八十六號的石家莊市勞教所,現在還非法關押著五十多名大法學員。這些大法學員主要集中在三大隊四中隊和五大隊。唐山的王劍輝,張利民,劉玉蘭,石家莊的張雲,平山的馬素平,邯鄲的祁淑春、劉玲等都被非法關押在這裏。

石家莊市勞教所的二大隊,四大隊,分別於零四年十月,零五年八月,搬到石家莊市勞教所現在的這個迫害大法學員的黑窩內。

我們暫時還無法統計,七年多有多少大法學員被石家莊市勞教所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有的被迫害的半身不遂、全身癱瘓、有的被迫害成精神病、有的精神失常、有的被迫害成植物人,甚至有的被迫害致死……。直到現在石家莊市勞教所的罪惡還在繼續,現在的政委趙雲龍,所長李愛國是這個黑窩迫害大法學員的元凶。

二零零六年四月勞教所五大隊再次迫害堅定的大法學員郤麗麗,張利民,強制洗腦關小號、二十四小時包夾轉化、剝奪睡眠等。長時間進行這種精神迫害和肉體摧殘。

五大隊現在還非法關押著二十多名大法學員。

勞教所三大隊四中隊是迫害男大法學員的邪惡中隊,惡警中隊長邊樹強現在是三大隊隊長,惡警張力是四中隊隊長。指導員杜玉貴、張力和惡警董新國主謀迫害大法學員。張力來後為討好惡黨,不但強制大法學員打被塊(把被子疊成方塊狀,還要抹出稜角),達不到他滿意的程度不許睡覺,甚至強迫不妥協的大法學員盤腿到凌晨三、四點鐘。大法學員石永平曾被五、六個人按住盤腿一宿。強制堅定的大法學員跟普教一起下車間坐小凳面壁,從早晨起床直到晚上九點半收工,長達十七、八個小時。

二零零六年春廊坊、大廠、香河的楊守義、王海風、石永平、於金印、朱鳳成等被綁架到石家莊勞教所三大隊四中隊,二十四小時強制洗腦隔離「轉化」,剝奪睡眠,強制長時間盤腿,坐小凳面壁,灌輸邪悟歪理邪說。二零零六年八月,張家口的閆茂、程明被綁架到四中隊同樣被惡警摧殘、折磨強制洗腦。石家莊勞教所三大隊四中隊現在還非法關押男大法學員二十多人,有唐山的王劍輝、山東的李茂林、青島的丁少強、石家莊的王建輝,還有北京的大法學員。

平山大法學員馬素平,二零零四年三月去北京上訪,被非法判勞教三年。現在被非法關進勞教所已經快三年了,一直被二十四小時嚴密監控,沒有任何人身自由。多次被強制洗腦,進行人身和精神摧殘,有時被惡警和監控無故毆打,謾罵。二零零五年四月被邪惡扣在床上灌食不讓上廁所並給她強行套上勞教服進行精神迫害和肉體摧殘。馬素平現在還被關在囚中囚。

郉台大法學員王麗清二零零四年十月被非法關進勞教所。從被關進勞教所那天開始惡警對她實施了四個多月的精神迫害和肉體摧殘,七十多天剝奪睡眠;毆打,謾罵;吃,喝,拉,撒都在屋裏,經常憋的尿在褲子裏,等等。後來也一直被關在囚中囚。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五月曾報導過勞教所四大隊迫害大法學員王麗清,馬素平的部份罪惡。

四大隊惡警劉俊嶺、劉秀敏長期迫害大法學員,二零零五年六月五日至八日分別遭到惡報:六月五日惡警劉俊嶺排不出尿,憋的到醫院導尿,因為劉俊嶺迫害王麗清時經常不許王麗清上廁所憋的尿在褲子裏。六月八日惡警劉秀敏宮外孕,做了手術差點丟了性命。

邢台的趙雪萍二零零零年四月拒絕勞教所的奴役,被惡警劉玉英和王司機(趙縣的)用警棍毒打後罰站,暈倒在車間,造成下肢麻木漸漸失去知覺,身體發軟無力,體重由一百四、五十斤消瘦到七、八十斤,最後只能扶牆挪動,鞋掉了都不知道。零一年秋回家後認真學法煉功,身體奇蹟般的恢復了健康。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二零零四年,她再次被綁架到石家莊市勞教所五大隊,被強制洗腦迫害。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日鹿泉大法學員張雲從辦公室直接被綁架到勞教所四大隊。當天中午被帶到飯廳,惡警耿行軍、周益林、裴萬里一下午四次對她施暴,逼她寫保證。他們酷刑折磨張雲的手段有:上繩、膠皮棍打臀部、電棍電手、胳膊內側、腿等,之後惡警裴萬里又掄起膠皮棍猛打她已經腫起的臀部,張雲疼得渾身顫抖,不由自主的慘叫。對張雲的酷刑折磨是當時所部的副政委李愛國在幕後指揮的。張雲因為不向邪惡妥協被超期關押一年多,還曾被轉到唐山開平勞教所、河北省會洗腦班殘酷迫害(《明慧網》曾以《七百多個日日夜夜》為標題詳細報導過)。二零零六年八月張雲向世人勸「三退」,又從原單位被綁架到石家莊市勞教所五大隊,被非法判勞教兩年再次遭迫害。張雲的女兒和親人幾次去勞教所探望她,五大隊都不讓親屬見。前一段她身體出現發麻症狀,幾個月過去了,不知張雲現在被迫害成甚麼樣,令人擔憂。

二零零零年三月至二零零三年四月石家莊大法學員李秀敏第一次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市勞教所,親身經歷和耳聞目睹了石家莊市勞教所迫害大法學員的血腥暴力。她曾被兩個女惡警連續搧了兩頓耳光後又被強制跪在地上;給她上繩的同時又舉起膠皮棒對著她的臀部猛砸,又抄起一個板子毒打她的左臉再毒打她的右臉;她也曾被亂棍打倒在地,又被揪起來,一掌打青了她的半個臉,又按在課桌上把她打的暈死過去;她也曾被剝奪睡眠二十多天,上吊銬九晝夜,一天之內被插管灌食三次;她也曾被打瘸了一條腿,至今右腿膝關節活動時常受阻,疼痛、畏寒,不能穿有跟的鞋,負重時行走困難;惡警也曾每晚把她的一隻手一隻腳銬在床上,徹夜不讓上廁所,長達半年之久……。至於石家莊市勞教所對李秀敏的精神摧殘、迫害所造成的痛苦和創傷是沒有準確的語言能說清的。

二零零四年七月李秀敏再次被邪惡綁架到石家莊市勞教所被非法關押一年半之久。

二零零五年一月李秀敏起訴石家莊市勞教所在二零零零年三月至二零零三年四月間,由於知法犯法,執法錯誤,違反了《憲法》《刑法》《勞動法》《人民警察法》等法律的有關條例,蹂躪了她的人權,侮辱了她的人格尊嚴,給她造成了嚴重的身體傷害和精神摧殘,請求追究石家莊市勞教所及當事人的法律責任,賠償她的一切損失。此起訴書一式兩份,每份用鋼筆抄寫在兩張A4紙上,由四大隊管理科送所部管理處,至今石沉大海。二零零五年三月李秀敏寫信向所督察部門反映此事未果,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日在囚室內趙雲龍答應幫她問問此事,仍是音訊皆無。石家莊市勞教所扣押李秀敏的申訴,無視她的人權,使她有苦無處訴有冤不能申。

在石家莊勞教所三年多的精神肉體上的摧殘和迫害,使她長期處於鬱悶、壓抑、恐怖、緊張的精神狀態中,使李秀敏原本健康的身體垮了下來,患上了多種疾病。二零零六年二月八日到省二院檢查結果:一、胸悶壓抑,乳房大面積腫塊、疼痛,診斷為乳腺增生。二、經常腹痛、腰痛、月經不調診斷為子宮肌瘤,已有三公分大,醫生催促手術。三、視力下降,視物不清,經常眼球疼痛,用眼後疼痛加劇且伴有頭暈、麻木、缺氧,每晚只能睡覺三、四個小時,診斷為眼底病變,視網膜炎。

面對殘酷的現實李秀敏處在極度的痛苦中承受著強大的精神壓力,她在《給石家莊市勞教所的一封信》中寫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對法輪功實施了「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拆散了我幸福的家庭,開除了我的公職,斷絕了我的經濟來源,整整七年我沒領過一分錢,沒有任何的福利待遇,經濟無保障沒有歇身的一席之地,被迫流離失所。且不說昂貴的醫療費用我無力支付,任何一種疾病的惡化或誤診都威脅著我的生命,而視網膜炎又可能使我雙目失明。

請你們出於人道主義慎重考慮,不要等我病入膏肓了再放我出去等死,現在就放我出去挽救我的生命吧。我的話不是聳人聽聞。

我不想說全身癱瘓在勞教所的何海芬,半身不遂的薛霞;也不想去回憶趙敏華被你們迫害成精神病的悲慘經歷;更不想說被迫害成植物人的李慧祺;何秀菊、李梅的精神失常;我只想說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的陶洪升患上了嚴重的腹瀉,生命垂危時放回,死在了家裏;才華橫溢,年富力強的王宏斌被你們轉化迫害患上了肺癌,耽誤了最佳治療期,放回後醫治無效身亡;而劉杏被你們轉化迫害患上了肝腹水,放回後,因為單位每個月只發給她二百塊錢的生活費,而她丈夫又被非法判刑下獄,此時的劉杏已經沒有能力掙錢治病了,疾病和貧困最終奪去了她寶貴的生命。令我憂心如焚的是:此類事在我的身上已經開始重演。我想你們都不會希望我成為第二個陶洪升、王宏斌、劉杏吧!

生命應該是平等的,每個人都有追求健康享受生命的權利,我雖然身陷囹圄但內心裏也和你們一樣充滿對生命的渴望,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期盼著能陪伴在親人身邊,為年邁的老人再端上一碗熱飯,替童稚的孫兒洗去腳上的污垢,擦去臉上的淚痕……但這一切對我來說已經越來越遠。我已年近五十,孤身一人,老百姓常說的有甚麼別有病,沒甚麼別沒錢,這兩樣我都佔了,淒慘的生命結局等待著我。每當想到這些我就淚流滿面,內心在吶喊:這對我太不公平了,我為甚麼就沒有追求健康享受生活的權利?做好人就應該被剝奪一切直至生命嗎?冤屈、疾病和貧困在咀嚼著我的生命。我期待著你們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珍惜我的生命放我出去,挽救我的生命吧。

石家莊市勞教所在李秀敏和家裏親人的強烈要求下,不得不讓其保外就醫。但卻欺騙她七十多歲的父母親說,已按特殊病例報到勞教局,回家等信吧。而實際情況是按照普通病例,看不看都可以,等到期出去再治不晚上報的。實則想推卸責任拖延時間。李秀敏的家人質問他們:人命關天為甚麼說謊話?出了人命你們誰負責?勞教所無言以對才放人。

二零零五年九月大法學員劉素然由於在解教表上發表「嚴正聲明」被延期封閉迫害,不知多少天不讓睡覺不讓坐,最後逼的她號啕大哭還不放過,非得逼的人從「狗洞」爬出來才罷休。

二零零四年八月,李惠雲在五大隊被多名邪悟者包夾,用多種方法打,多人按在地上,一人一腿跪在胸口,一腿卡住脖子,壓的她喘不過氣來,還被兩手拉開銬在兩張床上。李惠雲兩次被送到精神病院迫害。在精神病院期間對家人封鎖消息,不讓家人看望,最後竟逼得她年過七旬的老母親給五大隊隊長邸曼麗下跪才勉強允許家人與她見了一面。在此之前李惠雲曾因被注射不明藥物一天昏厥兩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曝光後,真讓人後怕。在勞教所期間,一直強迫服用抗精神病藥物,致使她視物模糊、耳背、反應遲鈍,面部表情呆板,有人說她像是「老年痴呆症」先兆(其實她只有四十出頭),致使她神志不清的幾次產生「自殺」的念頭。

元氏的張清晰(音)長期被隔離關押迫害,長期不讓睡覺(據說長達兩個月之久),有人看到幾個惡徒曾將她按倒在地,有的人雙手用力掐她的脖子;有人用腳踢她的頭。她也曾因上廁所時給人講真相,遭到野蠻毒打,幾乎滿樓道都能聽到她的慘叫聲。

唐山的劉玉蘭被長期隔離關押迫害。大約在二零零六年的新年前夕,整個四、五大隊的樓上都能聽到她喊「法輪大法好」的聲音,聽說惡警還對她進行迫害性灌食。我們看到惡警喬小霞拿著輸液瓶子。

石家莊市勞教所的罪惡罄竹難書!

奉勸石家莊市勞教所的警察們,三退大潮滾滾而來,這是不可抗拒的歷史潮流,天滅中共在即,已有一千六百多萬有識之士激流勇退,退黨退團退隊為自己選擇了未來。七年中,被稱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中共邪黨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虐殺在中國大面積的持續發生,最近中共在面對國際社會對其「活摘器官」的嚴厲指控壓力下,終於承認確有其事,但卻撇清邪黨的一切,把所有罪行推給醫生,中共這種先欺騙後找替罪羔羊的一貫伎倆,不是與當年文革結束時,把一群執法最賣力的軍人拉到雲南槍斃的手法如出一轍嗎?那些曾經幹過壞事的警察不要再助紂為虐了,你行惡就該淘汰,你走正上天就保護你。在天滅中共即將到來之際,相信你,在認清中共走到窮途末路還強拉人陪葬的邪惡本質後,會以實際行動做出明智的選擇,三退保平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