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心性與過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二日】對於提高心性與過關的關係,在好長的一段時間內,我總是徘徊在「學法時明白、遇到矛盾時就糊塗」的狀態之中。直到明白之後,又為自己的不長進、給師尊添了不少操勞而羞愧。最近我們本地三位老年同修都過了一次比較大的生死關。有的心性提高的快,幾天就過去了;有的心性提高的較慢,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認識上來了,也過去了;還有的心性時高時低、狀態時好時壞、表現在身體上的關難就是反反復復。

這幾位同修的修煉,給我的幫助、啟發很大。她們就像鏡子,照出了我修煉中的不足:不久前為爭常人的理,我與一位同修產生了間隔,一個多月過不去關。後蒙師尊慈悲化解才勉強過去。因此,我想把這幾位老年同修過關的魔煉寫出來交流,供與我一樣有類似「學法時明白、遇到矛盾時就糊塗」狀態的同修借鑑、參照。從而達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轉法輪》)的目地,不給師尊的正法進程拖後腿。

甲同修,女,七十二歲,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弟子。去年臘月底的一天晚上去另一同修處取真相資料,因路程有點遠,上晚學的孫女好心的用電動車順路把她帶了一段路。由於天黑、坡陡,轉彎時速度又有點快,甲同修被摔了下來,重重的磕撞在水泥路坎上,血流滿面,右胳膊也折了。但甲同修頭腦清醒,一邊發正念鏟除舊勢力的迫害,一邊找自己的不足和漏洞。甲同修未修煉的老伴已故,沒有人幫助她料理生活起居,但她心態很正,認為這一跤摔的自己的皮肉受了苦,但消了業、還了債是好事。她用布條把胳膊捆紮好吊起來,第二天忍著傷痛,堅持步行幾里路去把資料取了回來。結果三天過後劇痛減緩,一星期後胳膊正常了。三件事都做的很好,沒耽擱。

乙同修,女,七十四歲,也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弟子。她未修煉的老伴已故三年多了,但她一直放不下。把老伴的遺像放大懸掛在家裏,經常望著老伴的遺像哭。今年五月三十一日去參加本城區一故人的喪禮,既參加酒宴,又遠赴火葬場送靈。結果一回到家裏就中了風:右半邊身子半身不遂,不會動了。乙同修是一人獨居的。本來有兒女在本城區居住,但她想到如果告訴了他們,他們就會強行把自己送進醫院。作為一個修煉人,這不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嗎?於是就在床上悲悲切切的硬熬了三天。到了六月二日這天實在熬不過了,乙同修居然想到了死。她扶著牆一步一挪尋到甲同修的家,但沒有叫應門;又挪到丙同修的家,說了自己中風和想自己了斷去死的想法。丙同修批評她犯糊塗,不符合修煉人的心性。趕緊把她帶到學法點上去看師父的錄像,聽法。甲同修聽到這事後,又趕過去與乙同修切磋,告訴她一定要把握住三點:一是出了問題要向內找,看有甚麼漏洞的地方沒做好,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二是要堅定的否定舊勢力的迫害,不要順著它的迫害思維、屈服;三是要堅定的信師信法,把出現的問題當作好事,闖過去。並堅持給乙同修做飯、送飯(一直送了十四天,直到乙同修過關康復)。

在同修們的幫助下,乙同修比較準確的找到了自己的不足:一是帶修不修,三件事沒做好,參加集體學法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有時去有時不去;學法只看《轉法輪》,對於師父的各地講法和其他大法資料,幾年前就打包放到閣樓上去了,一直沒有拿下來。二是怕心重,不敢走出去講真相救人。三是對情的執著放不下。老伴過世三年多了家裏還供著靈,出門、進門望著遺像就流淚。四是對常人中的名利撒不開手。乙同修的子女們經濟條件比較好,兒子有兩套房子,小女兒有兩套房子,大女兒還有三套房子,乙同修本人也有一套房子。乙同修不能從法理上去認識這些常人中的名與利,談到子女們的房產時總是津津樂道,自豪不已,陷於常人的名利之中而不自知。

說來也怪,乙同修找出了自己這些心性上的問題後,那半身不遂的中風症狀就一天天好起來了。正如師尊教誨的那樣:「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轉法輪》)到了第十四天就完全康復了。不但生活能自理,上樓、上街不礙事,還突破了面對面講真相這一關。每星期三次參加集體學法,三件事都做的比較好。

丁同修,女,七十五歲,也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弟子。還是介紹乙同修走進大法修煉的引領人。她的老伴未修煉,去年八月份故去後,她一直放不下對老伴的這個情。不但把遺像放大了懸掛在客廳裏,還把老伴的生活照放大配上鏡框擺的滿屋都是,而且把眼睛哭渾了,學法也看不清了,參加集體學法也停了,結果出現病業狀態。同修勸她一定要堅持學法做三件事,這樣眼睛肯定會亮起來。丁同修卻講條件,說只要師父讓我的眼睛亮了我就學法。後來還是走了常人的路去醫院做了手術。眼睛這一關剛磨過去,手和腿的關又來了。丁同修說她的兩隻手自中指以下有六根手指全是麻木的,握不住東西;出門、上街腿腳不能走路,多走幾步就會腫,所以丁同修的生活幾乎全靠子女幫助料理,生活用品靠子女往家裏買,衣服靠子女洗、衛生靠子女做,有時還要靠子女做飯。她經常感到寂寞孤苦,傷心不已。

同修與她切磋,發現丁同修對師父的很多講法都不知道。一問才知,除了一本《轉法輪》,師父的各地講法和其他大法資料她幾乎都沒有。但丁同修學法的心情很迫切,同修於是幫她請齊了各地講法和一些其他大法資料,重新灌製了煉功磁帶,帶來了全套《憶師恩》,並按時給她送《明慧週刊》。這樣丁同修的狀態大為改善,生活基本自理,學法日以繼夜,三件事齊頭並進,有時還走出去發資料、勸三退,並在自己家裏開闢了集體學法點,覺的溶於法中後生活很充實。

但這心性關是隨著個人的修煉狀態循序漸進、逐層展現的,不會一蹴而就、一勞永逸。丁同修有沒修乾淨的人心還經常往外翻,莫名其妙的擔心、恐懼一些事。比如說現在還是夏天,她就開始擔心到了冬天衣服要穿多,自己脫、穿、洗不方便怎麼辦?於是就顧影自憐,傷心流淚。同修切磋指出,她這是圖安逸、怕吃苦的人心太重了,執著過常人的清閒日子,不像修煉人的心態。正如師父指出的那樣:「人家說: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轉法輪》)對照法理歸正自己,丁同修笑了,說是法理悟到了,自己就感到全身輕鬆了、放下了。

上述幾位同修的修煉,使我進一步領悟了「心性多高,功多高」(《轉法輪》)的法理。遇到矛盾或問題,一定要守住心性向內找,在一思一念中修正自己。不讓那些人心、執著積少成多,被舊勢力抓住把柄,形成大的關難。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