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修煉也要高標準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七日】我是二零零八年開始正式修煉法輪大法的。雖然是新學員,但我在各個方面都儘量向老學員學習,各方面都嚴格要求自己,學好法,做好三件事。

其實我在99年前就接觸了大法。那時,因身體虛弱,為了好病,狐黃白柳的甚麼都信,弄得我晚上睡不了覺,膽小的都不正常了。我哥是法輪大法學員,他讓我看大法書,還說你害怕的時候,就喊師父的名字。我連著做了兩次,真的就不害怕了,我一下午就把《轉法輪》看了一遍,覺得挺好。可我看第二遍的時候,包括另外空間的各種干擾都來了,我對大法認識不深,不堅定,干擾一來我就怕的不行,再也不敢看了,尤其迫害開始了,根本就不相信了。那次沒能走進大法來。就這樣,在這個道德急速敗壞的社會裏,在人生迷茫中苦苦掙扎,一晃十年過去了。那時候的我,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活著,找不著出路。為了名利爭強好勝,身體出現多種疾病:頸椎病,頭痛,婦科病,神經衰弱,心臟間歇,狂躁等等。花錢不少卻不見好轉。

儘管我還沒有成為師父的大法弟子,但是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悟性低的人,也許是我修煉的緣份到了,十年後我才真正的走進大法的門,在這最後時刻榮幸的成為師父的弟子。修煉不久,師父就給我淨化了身體,我全身疾病不翼而飛,真是無病一身輕。感覺太幸福了。

學法、證實法,做好三件事

因得法晚,我如飢似渴的學法。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把師父所有的講法認真的學了一遍。每天煉功,沐浴在佛恩浩蕩中。在法中昇華著,開始只是感性認識法,通過不斷學法,對法理有了較清晰的認識,加上看《明慧週刊》同修的交流文章,使我提高很快,在修煉中漸漸成熟起來,知道怎樣修煉了。

我是農村大法弟子,以前我是個愛面子、虛榮、傲氣、多愁善感且妒嫉心很強的人。得法後,處處按法的要求做。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丈夫和兩個孩子也都走入大法修煉,全家和睦。

我整個人都變了,樂於助人,見人微笑。開始有怕心不敢說自己是煉功人,心想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告訴別人哪,後來在鄰里朋友相處時就講大法的美好。我有個特別要好的朋友,可她受邪黨毒害很深。由於心急,情太重,我怎麼給她講真相,她都只認同大法,卻不理解大法弟子做的證實法的事。我想讓她得法,我覺的這是為她好,她應該聽我的。因為是用人心和情在做事,後來她對我越來越疏遠。我很苦惱。和同修切磋向內找,我明白了必須要放下情,慢慢的不再執著她了,也悟到一個人能不能得法,要看緣份。

師父講:「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我知道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必須做的,也是我們的史前大願,時間很緊迫,我們後得法的更應該抓緊救人。我在酒店打工,我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哪裏都是我們的修煉環境,工作不挑,處處為別人著想,同事們都說我真是個好人,我告訴大家,是大法師父教我們這樣做的。

開始不敢和同事講真相,怕心、顧慮心都重,話到嘴邊說不出口,心直跳。旅館自然有很多外地人,尤其趕上放暑假學生很多,他們都是和我有緣的,我一定要救他們。我找機會和他們說話。一天早晨,我去的早,見到一個值班的學生,我就把他叫到跟前。問他入過團嗎?他說入過,我說你退了吧,他問,怎麼退?我剛要給他講,又來了個女孩子,我想正好多講一個。結果她不聽就走了,那個男孩也走了。我很難過,知道是起了貪心,不過我很高興,突破了一關。

從那天起每天勸兩個三退,可不敢講大法真相,因很順利,起了歡喜心,被邪惡鑽了空子。突然有一天單位招集開會,主持會議的是公安局長。他迫害過法輪功。我很緊張,我發著正念,不讓他講法輪功,可越害怕他越講。我覺得好像許多人都在盯著我,我堅持開完會。從那天開始生出了怕心,不敢講了。但很快知道不對,怕甚麼呢,師父講:「你別看它修了千兒八百年了,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轉法輪》)正念足了,怕心去了,師父給我化解了一切。以後再沒出現甚麼事。

信師信法過病業關

一天,我在城裏打工,孩子的老師打來電話,說孩子發燒了讓我去接他。因那時正鬧禽流感,我把孩子接回家,看他全身發抖,眼睛都紅了。我沒動心,我問他能挺住嗎,他說「沒事,讓我聽法吧!」我給他拿過來師父講法錄音。我坐在旁邊發正念。孩子燒了兩天,第三天完全好了。

接著我又開始發燒,因車子壞了,我迷迷糊糊從城裏往家走,一直走回家。孩子叫我吃飯,我說不吃了,趕緊睡覺。剛睡著,腦子裏就像有東西攪和,難受的不行,當時一點正念也沒有。半夜兒子叫我起來發正念,我嗯了一聲,又迷糊過去了,平時孩子從來不叫我的。後來明白是師父點化我呢,連續兩夜都這樣。第三天早上我開始清醒,這不是邪惡迫害我嗎,我開始發正念,清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惡因素,發完正念我就煉功。煉兩側抱輪時就感覺頭暈目眩一下坐在沙發上。心想我是大法弟子,不承認它,堅持煉完。後來身體輕鬆了。

事情過去了,我開始向內找,為甚麼被邪魔鑽了空子?找到是歡喜心和顯示心,沒有真正信師信法。我平時這兩種心很重,修煉後這些人心還是很強烈,總是把握不住,見人就誇自己和孩子修煉了大法不鬧毛病等等。別人一說有病,就顯示說:「看我們沒事!」通過這件事,我悟到修煉的嚴肅性和發正念的重要性。我平時發正念感覺沒有功能,就是走形式,我今後要把這些不好的心修下去,多學法做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我家開了一朵小花

我和同修們接觸多了,了解到我們當地還沒有做資料的同修,資料和《明慧週刊》都是從外邊拿。每次週刊很少,只有幾本,只能大家傳著看。我們村大法弟子多,根本就滿足不了需求。我心想我們也應該自己做資料,師父叫我們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們得跟上正法進程,也可減輕同修們的負擔。

我有了這個願望,和丈夫商量,他說,咱們經濟條件不行,還得供孩子念書。我想也是,讓別人去做吧,就放下了。師父見我有了這顆心,就安排我哥來幫我。他懂電腦技術,還有個舊筆記本電腦,我很高興,去跟他學吧。他手把手的教我。因我不用心,加上心裏緊張,當時看好像是會了,可拿回家打開連幾個簡單的步驟都沒記住,腦子一片空白。

後來總是給他打電話問這問那,他說你得自己學呀,別害怕,壞不了。我想也是,總得自己做呀,那些老年同修都能學會,我為啥學不會?其實就是畏難心。經過一段時間摸索練習,我學會了下載師父的講法和週刊,還做「三退」。後來又有同修說讓我去拿打印機,這樣我又學會了打印操作。

開始自己製作做《明慧週刊》了,可怕心很重,覺的放在哪裏都不安全。我認識到怕的不是我,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怕甚麼。做資料也是修煉提高心性的過程啊。於是漸漸去了許多執著心,如顯示心,歡喜心,急躁心等。我發現,心性一不對,做出的《週刊》就都是壞的,有時只做幾本卻花掉好幾個小時;心性好時,做《週刊》就順利。

我剛剛開始投入做資料的工作。我還有一些不好的人心存在,例如,怕麻煩的心,怕花錢的心等等,都是為私為我的心,是利益心做怪。其實就是對自己的修煉和眾生不負責任。今後我一定要做好,不辜負師尊慈悲救度,讓師尊放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