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法全家樂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五日】

1、喜得大法

我是一九九六臘月十四日喜得這萬古不遇的法輪大法的,回想起當年得法情景歷歷在目,激動萬分。

那是在九六年正月到娘家去,母親的方桌上,放著一本大法經文,母親讓我看看,說這是法輪功的書。當時的我根本不知道是甚麼,就一口拒絕了。一直到臘月初一我去娘家,母親說:「這本書我認識不了幾個字,你念給我聽吧,你教給我念吧。」一會這個字念甚麼,一會那個字念甚麼,我用眼一掃說給她那個字。可是就這一看就被吸引了,就是這「論語」越看越覺的很多想知道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明白了,這就是我要找的,回去一定找煉功點。

那時我腰疼,腿疼,經常傷風,為這腿疼到處求醫問藥,扎針,花了不少錢,都不見好轉。這一天在扎針期間,我打聽到了煉功點。醫生起完針後,我馬上就去了煉功點。到那裏同修拿出煉功圖,我一看還有站著的四套功法,我說:「我的腿不能站,功夫大了腿疼。」同修說:「不要緊的,來了,師父就給你調整身體。」聽了這句話,激動的渾身一熱,至今難忘。

一九九九年臘月十四日晚上,跟我鄰居的一個人說了這事,她說:我也去。因為晚上我一個人不敢出門,所以我找了個伴。這天晚上同修教到十點多的動功,一直回到家的時候,才想起腿怎麼也沒疼呀!從那天起腿,腰,傷風,婦女病多種疾病全沒了,並且一煉抱輪的動作,師父在小腹部位下的法輪就旋轉,給我調整身體。

2、車禍後跟司機講真相,司機激動不已

在二零零二年五月的一天,我騎自行車過馬路,跟一個麵包車相撞,當時把我撞得仰面朝天,後背好像碎了一樣。可我心裏明白,我是大法弟子,不要緊的,哪也壞不了,有師父在保護我,我也決不訛人家,一定要聽師父的話。想站起來自己走,可是就是站不起來,司機說:「我拉你去醫院檢查一下吧!」我堅決不去,讓司機把我拉起來,可就是走不了。

這時圍了好多人,七嘴八舌的都在說:「讓他送你上醫院去」,可我有一定之規,不訛人家,不上醫院,讓司機把我送到家,把自行車放在車的後艙,我坐在司機的副座上,一路上司機說:「現在像你這樣的好人太少了,我的心裏真是過意不去,我的一個朋友也是司機,在半路上碰到一個倒在地上的人,喊救命,說是被車撞了,車跑了,我的朋友二話沒說把那人扶上車送進醫院,安排好後,我的朋友說你好好養著吧,我走了。」沒想到那人說:「別讓他走,就是他撞的我,要不他幹嘛送我。」

我一路上跟他講善惡有報的道理,到了街口,我讓他停車,他非要送到我家,我堅決不讓,我扶著自行車,慢慢走吧!司機說:「你這麼好。我越覺過意不去。」我說:「你知道我為甚麼這麼好嗎?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教我按『真、善、忍』做人,××黨不讓煉,去年抓了我三次,可我還是覺的按『真、善、忍』做個好人好。」

司機低頭激動的說:告訴你的三個兒子,咱們就交個朋友吧,我是某某收費站的站長,我叫趙某某,我跟公安局的人都熟,有事找我,到那就說找趙站長就行了。我明白他想跟公安局說不要迫害法輪功,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

3、全家明真相 都支持大法學員

我們全家都支持大法,丈夫是退休工人,自己受益了,還願意幫助師父救別人,所以每月拿出100元交給資料點做真相資料。

二零零九年三月一日,我到公安局附近去發正念,被公安局便衣非法抓進看守所。同修去家裏看望我丈夫時,在這巨難壓力下,他沒有一點怨言,並拿出100元給同修做資料,同修感動的熱淚盈眶。

我在看守所,給所長和能接觸到的人講真相。有一天我想:真相也講了,真相信也交給他們了,還讓邪惡天天鎖在屋裏幹甚麼,師父教給的三件事怎麼做,就這麼等著邪惡發慈悲放人嗎?不行,我得回去做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救人。

就這麼一想,第二天早晨覺的頭暈,嘔吐,我馬上明白是以「病業」的形式出去,同修們叫了所長,叫來了醫生,所長很邪惡,暴跳如雷說:「一會檢查你沒病咱再說,我看你就是裝的,想走,走不了。」我一點都不著急,就在心裏默默的說:「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

量血壓時,醫生說:「哎呀,到了頂了,高壓二百二。」所長不甘心,又從屋裏拿出一個血壓計再量,可還是高壓二百二,在大法面前,邪惡敗了,所長的氣燄沒了,壓低聲音說:「你吃藥嗎?」我說:「不吃。」 「你輸液嗎?」「不輸,回家歇歇就好了。」所長沒辦法,只好讓醫生給我開治高壓二百二的藥,回家治療。其實量血壓時,我身體非常舒服,一點頭暈的感覺也沒有。就這樣師父救我走出看守所,謝謝師父。

我們全家人都支持大法,三個兒媳婦都在幫著做真相資料,她們三個都有車,車上都掛著真相護身符,全家沐浴在大法中,非常幸福,全家配合的十分默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