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家人的修煉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個家庭婦女,沒有多少文化,有些事情還表達不清楚。現就自己層次所悟,談一談師父對我和家人的慈悲救度與呵護。

一九九九年六月六日,看似偶然的機會,我開始修煉法輪功。隨著不斷的學法,被師父講的高深法理所折服,覺的實在太好了,如果人人都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那麼人類社會也就變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變好了,治安狀況也就變好了,說不定還沒有警察了呢。用不著人管,人人都管自己,向自己的心裏找,你說這多好。」(《轉法輪》)

現在社會道德的敗壞,丈夫經常做壞事,在外面和敗壞了的女人亂搞。我的心情特別難受,真是三天一打、兩天一鬧,家不成為家。為了年幼的孩子,我每天艱難度日,常有一走了之的念頭。

得法後,通過學法,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脫離苦海,返本歸真。時時用「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事為別人著想,不去傷害他人,儘量做到寬容、忍讓。家裏老人住醫院,要花很多錢,小叔子沒錢不出。我也不和他爭鬥、不妒嫉,平常還幫助、接濟他,儘量善待老人。這些事在我沒有得法以前是根本就做不到的。

二零零二年,丈夫還沒有得法,我經常給他講大法的神奇故事。告訴他要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外面碰到危險的事,師父就會幫助你、保護你,有驚無險。後來,他碰到幾次車禍。

一次在市場上,一輛出租車把他撞倒,車輪都壓到他的腿上。他當時就想到師父會保護我的,沒事,也沒有訛人家錢。結果真的啥事也沒有,好好的。看熱鬧的人心裏還不平衡,你怎麼不問他要錢,你可真窩囊。就像師父講的:「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那麼大歲數,擱個常人,能摔不壞嗎?可她連皮都沒破。好壞出自一念」(《轉法輪》)。

還有一次,他騎自行車在馬路上,一輛小車老是往他這邊開,馬路邊上有大貨車,結果,小車把他擠在小車和大貨車的中間,小車的後視鏡都碰破了,可他卻好好的沒事。這都是師父的慈悲呵護。

二零零三年,丈夫突然腰疼,到醫院檢查說:腰椎盤突出。在醫院又是烤電、牽引、扎針,病情雖有緩減,但治不好,過幾天又不行了。我就讓他和我一起學法、煉功。結果沒幾天全好了,幹多重的活兒都沒事。他就更相信師父了。

二零零五年秋,丈夫在井下工作(是煤礦的掘井隊),他站在兩米多高的掘井機上操作,不小心一頭栽在地上。他當時沒有害怕,自己起不來,他就叫:「師父,讓弟子起來。」一股力量讓他起來了。鮮血直流,在工友們的幫助下,就這樣從1點到3點自己走出工作面,後到醫院。頭頂四分之一的頭皮,連帶右眼皮,和頭骨頭脫離,縫了二百多針,腦神經和視線神經全部震斷。他信師信法,不住醫院。後在醫生的強烈要求下,輸液三天,醫生說:「這樣的情況,就是用最好的針,最好的藥,也只能恢復一半,以後會有頭暈、頭痛等現象」。他沒有聽醫生的話,信師信法,結果一個月完全好了。在醫生看來是奇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威力。親戚、朋友都讓我們到礦上要賠償,吃勞保。我們都按師父的法要求,知道不失不得的法理,沒有向礦上要一分錢。到現在親戚、朋友還說我們傻,為我們不訛礦上的錢而不平呢。

我媽媽,今年七十二歲,五年前她渾身是病,不是這兒疼,就是那兒痛,每天吃藥。我父親的工資都不夠我媽媽吃藥的。我媽媽不識字,學不了法。我就讓她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了她一本師父教功動作的書,我媽媽就看上面師父的動作比劃。就這樣師父也管,沒有幾個月,我媽媽的病都好了。高興的再也不用吃藥了,就信師信法,後來我給買了一個MP3,我媽媽每天聽法,煉功從不間斷。

神奇的事還有,僅舉幾例來證實師父的慈悲偉大。用盡人類的語言都無法感謝師父對我和家人的呵護,無法回報師父的洪恩。只有聽師父的話,堅定的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