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大姐六十歲了,做事風風火火,說話直來直去。當然,大姐是老弟子了,說話做事是很有分寸的。

有一次大姐參加一學法小組,一男同修說:「我們這裏的男同修就我一個人做的比較好,每天堅持學法。」大姐一聽,這話不對呀,說:「你做的好,還要幫助別人呀。你做的好,說一說是怎樣做三件事的,說一說你是怎樣勸三退的。」這男同修說:「要我勸三退,我開不了這口。我家過去很窮,後來好過了,我是有良心的人,喝水不忘挖井人。」大姐說:「我不知道怎樣稱呼你,你說你是有良心的人,我說你連人性都沒有。你不要生氣,我把道理說給你聽。中共六十年各種政治運動殘殺我同胞八千萬,你在運動中充當了骨幹。你不為你當年的行為內疚,反說你是有良心的人,你的人性何在。中共邪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是慘絕人寰,活體摘取器官,然後焚屍滅跡。大法弟子都在救人,你作為大法弟子的認識就是這樣,滿腦子的邪黨文化,還說不好意思開口。」這位同修一聽完說:「啊,太謝謝你了,謝謝你了。我真的沒搞明白,誤在這裏了。」

大姐當年辦學校,培養的學生各地搶著要,學校也獲得省三等獎。在中共迫害法輪大法,謠言滿天飛時,大姐到市裏去講真相,市裏寫信給辦事處稱:某某在我市辦學有功,安排就業有功,請你們安排她的工作。大姐說:安排我當教育局長,我肯定能把我市的教育工作搞上去。但現在是要告訴你們法輪大法好,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當然邪黨官員是不聽真相的,對她進行了殘酷的迫害,經過罰款、搶劫、關押、勞教,依然達不到改變她的目地,要把她抓到「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二年一天天未亮,二個國保人員砸開她的大門,宣布:今天送你到「洗腦班」,車等一會就到。大姐心想:我可不承認,得走。二國保人員堵著大門,大姐說:我要去買早餐。一兇神惡煞的國保對另一個說:你跟著她。大姐一看這跟著的人比較老實,我這一跑,就要找他的麻煩。大姐為了不給這個人找麻煩,買回來早餐,在裏屋對孩子說:媽媽要走了,你要自己照顧自己。拿了一塊磚對著牆,心裏發了一念「金剛排山」,磚砸在牆上,第二下砸掉了二塊磚。用頭一試,洞太小,鑽不出去。大姐把頭一偏,心想:師父,我要出去。腳一提摔了一跤,爬起來一看,人已到了牆外。大姐說:「我這就出來了,謝謝師父,謝謝師父。」警車到了,當然抓不到大姐,他們實在是無法理解大姐是怎樣走的。

一次大姐到同修家去送東西,冬天的晚上下著大雨,大姐沒帶傘,走了很長時間了,路上一個人也沒有。這時來了一輛小轎車,司機停下車喊大姐上車。大姐不想給人找麻煩,不上車。司機走了一段,看看雨實在太大,把車停下,再一次要大姐上車。大姐上了車,司機把大姐送到公交車站。大姐謝過司機,看還有一人在等車。這人看來了一同伴,挺高興的說:我在這等了幾十分鐘了,一身都快濕透了,冷的要命啊。大姐一聽,往自己身上看,一身乾乾淨淨,別說濕,連雨點都沒有。大姐的眼淚流下來了,心裏說:謝謝師父。

十幾年了,大姐的經歷太多了,有時間再慢慢說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