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集體學法小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二零零四年,我們七個老年大法弟子和一個年輕同修,在各自經歷了魔難後,走到了一起,恢復了師尊給我們留下的修煉環境──集體學法。除二零零八年早走了一個老年同修外,其餘七人一個不落堅持走到了今天。

一、學好法、向內修

剛開始集體學法時,人心多,矛盾也多,雖然我們每次都讀一講《轉法輪》,有時間還通讀經文,但讀法沒有真正入心,看到的都是別人的問題,聽不進意見,一聽就炸。隨著學法的不斷深入,我們在法理上更加明白,出了問題主動向內找,相互交流做好「三件事」的體會,特別是學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後,整體觸動大,真正認識到向內修的重要性,在各自的修煉路上走向成熟。

二、也做「遍地開花」中的一朵花

我們學法小組的八人,都是一九九三年、一九九四年有幸得法的老弟子,平均年齡在七十歲左右,從未摸過電腦,開始資料來源全靠同修供給。如果某個資料點出了問題,就得去找其它資料點,給同修增加了負擔。通過集體學法,我們決定自己成立資料點,也做「遍地開花」中的一朵花。

同修老古(化名),七十歲,買下了電腦及其它設備,向懂技術的同修學習,不長時間就掌握了全部技能(我們知道是師父在身邊幫了我們)。其他同修出資金,買材料,集體配合很默契,資料完全自給自足。

二零零九年,我們自製的「神韻晚會」光盤幾千張,真相幣上萬元,真相護身符幾千個……這些珍貴的資料全部由我們小組同修面對面發給了有緣人。就這樣,我們學法組也成為了一朵名符其實的小花。

三、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通過集體學法,大家意識到助師正法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史前的神聖誓約,是我們肩負的重大歷史使命。學法小組的同修做到了人人走出來講真相,個個走出了自己修煉的路。幾年下來,我組同修每人勸退達幾百人,明白了真相,自願索取真相資料、光盤、護身符的有幾千人,很多人發自內心的喊出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次,我們組年輕的同修小莉(化名),在尋找一困境中的同修路上,被一單位的狼狗咬了,當時,傷口面大,血流了一地,她找到這個單位的領導。單位領導自知理虧,連忙賠禮道歉。這時,小莉告訴幾位領導,自己是法輪功修煉者,師父教我們修真、善、忍,做好人,時時處處為他人著想,自己今天不要賠償,只想讓他們明白法輪功真相。

此時,小莉的傷口自動癒合,血也止住了。三個領導感動了,震驚了,其中一個說:「我遠遠的看到狗咬你的場面,你一個女孩子不驚不怕,我就覺的你不是一般的人,原來是修法輪功的。」另一個接著說:「今天要換一個人,不知要鬧到甚麼地步,真是有幸遇見了法輪功,我心裏一塊石頭落地了。」最後一個說:「我聽過國外電話講真相,我還不信,今天親眼見到,真是服了,原來你們師父把你們教的這麼好。」三個領導明白了真相,主動「三退」了。

我們學法組的另一個同修老常(化名)家庭困難,平時生活節儉。一次親戚的小孩結婚,他不想去,這時天又下著大雨,她覺的有藉口,正好不去。就在此時,眼前出現兩個大字「救人」。她明白了是師尊的要求,於是參加了婚禮,並在當天勸退了平時很不容易見面的十幾個熟人。

通過學法,老常逐步明白了大法弟子的使命,「救人急」。她向女兒要了錢,回到闊別幾十年的老家救人,一路上,餓了啃饅頭,渴了喝生水,翻山越嶺,挨家挨戶講真相,十幾天下來,幾十人明白了真相,作了「三退」,她人瘦了一圈。

我們組還有一對老夫妻,在發《九評》、送光盤、面對面講真相中走出了一條自己的路。他們面對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法,打開心結,順利勸其「三退」,做的非常智慧、理性。

還有一個同修,一次乘出租車,見車上懸掛毛魔的像,便善意的告訴司機,毛魔一生迫害死了幾千萬中國人,有那麼多的冤魂會找其算帳,懸掛其像是很危險的。司機明白了道理,取下了像,並表示還要告訴其他同事,共同銷毀毛魔像。接著,司機知道了法輪功真相,主動要求全家「三退」,還收了真相人民幣去幫助宣傳。

在這正法的最後關頭,大法弟子務必在修好自己的同時,盡最大努力去救度眾生,只有這樣才能兌現我們史前立下的誓約,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