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修煉人 不是老年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日】看了明慧網上同修寫的「與老年同修討論永不衰老的問題」,想藉此談談這方面的體會,與之共勉。

我是九六年因多種疾病纏身,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走入大法修煉中的,現年七十七歲。下面我談談自己十幾年來修煉的體悟。

一、信師信法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過去為了治病亂投醫,醫院治不好就去練各種氣功。治來治去,病反而越來越重,最後我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走進了法輪功。沒想到才煉了十幾天,我的失眠症明顯見好,一個半月後各種疾病基本消失了,不用打針吃藥了,自己感到意外的驚喜。從此我決心在大法中一修到底。

我開始煉功只能單盤,多次試著雙盤都不行,心裏很著急,此時又遇到魔的干擾。隨著不斷的學法,心性也在不斷的提高。「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悟到,我應該提高心性了,找自己的不足,做了一些有關提高心性方面的事。一天我開始煉靜功,抱著試試的想法,在心裏求師父加持,請師父幫我把右腿搬上來,當我一搬右腿,果然很輕鬆的搬上來了。心情異常激動,第一次雙盤打坐了二十多分鐘。從此更堅定了我要修煉下去的決心與信心。

一九九九年四月,為了維護大法,我與同修一起上北京上訪,二零零零年又一次去天安門證實大法。二零零二年單位領導找我,說黨員不能煉法輪功,影響領導評比。在修煉與名利情中,我堅定的選擇了修煉,向單位交了退黨申請書。

多年來,我每天堅持學三講《轉法輪》、發正念十一至十三次、四個正點發正念從未間斷。證實法、講真相救人,平均每天講三至五人,發送真相資料十幾至二十幾份。

二零零四年,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放下了怕自己年齡大、怕麻煩和種種怕心,開始安裝電腦學習上網,下載,製作各種真相資料,現在我這朵小花正在眾多的花叢中香飄四溢,發揮著作用。

二、徹底否認舊勢力製造的病業關

1、煉功初期時,家裏新買了房子,妻子(常人)借來了風水書,連著兩天我對照風水書測量方位。第三天上午眼睛突然看不清物體,兩眼球已斜視了,當時嚇壞了,不知何故。

後來猛然想起我是不是因為看了風水書,忘記了「不二法門」,招來了麻煩,這時沮喪、悔恨、煩躁一起湧上心頭,我決定到也修煉大法的父母那裏調整心態。與父母一起學法煉功。幾天過去了,一點沒見好轉,很灰心,晚上睡不著在被窩裏偷偷的哭,產生了不想煉的想法。可猛然又想起這樣做太對不起苦心救度我的師父,對不起大法。我的心在碰撞著。

一天妹妹對我說,你快好好煉吧,是師父在考驗你呢,它們啥也不是,沒有那個能量能影響到你。你只管好好煉功。聽後我豁然開朗,原來是師父看我總是不悟,借妹妹的口在點悟我。於是我把心放下,每天學法煉功,在矛盾中找自己的不足提高心性。一個多月後眼睛徹底恢復正常了。

2、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晚飯後,我開三輪摩托去親戚家,車開到彎道口與一輛吉普車相撞了,司機下車後就大罵,說他的車門被撞壞了,讓我賠償他的損失。當時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覺得臉上有血在往下流,這時圍觀的人給我遞過來一張紙巾,並告訴我右眼上方流血了,這時我才反應過來,我用紙巾捂住傷處,並告訴司機你的損失我可以賠你,你先把我送到附近的醫院吧。這時我想的是被撞到甚麼程度不要緊,關鍵不要影響到我講真相救眾生,不能影響大法弟子的形像。

到醫院我堅持不用麻藥縫合,醫生看我年紀大不用麻藥,說怕出危險,我說我沒有任何病,身體非常健康,沒有問題,怕醫生擔心,我又說即使出現問題我個人承擔。在我的堅持下,沒用麻藥縫合了七針。縫第一針時挺痛的,但能挺住,再縫就沒有那麼疼了,一邊縫著我還一邊跟醫生說話。醫生也驚奇的說,我第一次遇到你這麼大年紀這麼堅強的人,你真行啊!我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的,給他講清了真相,又勸他退了黨。回到家我對著師父的法像說,弟子有漏被邪惡鑽空子迫害我,臉上帶著繃帶影響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的形像,請師尊加持,讓我快點恢復。第三天,我自己換了紗布,第七天拆線,痊癒了。一點疤痕都沒有。

這次,我把壞事變成了好事,證實了大法,又救了人。

3、二零零零年八春夏之交時,一天早晨我剛煉完功,突然一陣頭暈,接著左側的手、胳膊、腿都不好使了。我立刻悟到這是舊勢力鑽空子迫害我、出現了腦血栓的症狀,心裏沒有害怕。立即告訴妻子我左胳膊、腿不好使了,如果我倒在地上你不要送我去醫院,就在我耳邊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時我堅定信念,該幹甚麼還幹甚麼,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跟沒事一樣。吃完早飯我跟妻子去老房子修水管子,幹了大半天,又去商店買零件,在這過程中還講了真相。晚上請同修來幫我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每天我照樣做好三件事,到第七、八天時,全部恢復正常了,這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 」(《洪吟二》〈師徒恩〉)。

近年來,隨著年齡漸大,我知道自己是學大法延續來的生命。「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轉法輪》)所以我要更加精進實修,用我延續來的生命去做好大法工作,救度更多的眾生,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三、做好大法工作責無旁貸

我體悟到,做好大法工作是自己的重要修煉內容,責無旁貸。早在「7•20」之前,根據當時大型集體煉功洪法的需要,與懂技術的同修一起,自己花錢製作過兩套適合室外幾百人長隊形集體煉功洪法用的,帶多體長線音箱,便攜式的大型組合音響。當時對幾百人上百米長隊形,巍然壯觀的集體同步整齊的煉功洪法,起到了重要作用。也很受同修們歡迎。每當這種大型煉功洪法,我用自行車或助力車將音響組件拖到現場,也自然承擔著安裝、維護和調整音響的工作。

正法這些年,我們國內大法弟子在講真相救人方面,除了講之外主要是利用電腦網絡,上網、下載、編輯、打印、製作各種真相資料和傳送等工作。我們的修煉是大道無形的,靠自己的悟性跟心性去修,去做。初期的幾年我靠接收同修的資料和自己手寫去發送真相資料。隨著正法形勢的發展,感到自己也應該提高和昇華了,在同修的幫助下,我也成立了自己的資料點,學會了熟練操作電腦,現在能上網、下載,編輯、打印、製作各種真相資料,不但解決了自己的資料問題,還能供給五、六位同修的用量。並能及時的送到同修手中。有時同修看我年紀大感到過意不去,我常說:咱不是老年人,咱是修煉人,不分年紀大小,都一樣。所以我做這些工作也是得心應手,不感到乏力。在做這些工作的同時,也是我提高心性的機會。如去怕心、怕苦、怕累、怕麻煩、顯示心等。做到真正的捨,去怕花錢的心,在做的過程中我的身心都得到了昇華和錘煉。

我經常每天只睡四、五個小時,午飯、晚飯經常不能按時吃,可身體不覺乏力,搬運一箱紙、挪動一百四十多斤重的助力車很自如。有時也幫助同修去買耗材、聯繫事等不覺苦,不覺累。常把「吃苦當成樂」(《洪吟》<苦其心志>)記在心裏。常告誡自己,我不是老年人,我是修煉人。

講真相救人、發送真相資料(經常一天出去兩次地點不重複),說走就走,說去就去,從不為難。近到我身邊的親戚、鄰居,遠到坐火車去老同學家給全家講清真相,做三退等。

按照師父的要求、用法衡量,自己感到做的還不夠,還有很大差距。不管多大年齡,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做好大法工作責無旁貸,不能辜負偉大師尊的苦度,應兌現自己的誓約。

四、自行車、助力車是我得力的助手和法器

得法前我已不能騎自行車了,得法後九七年身體恢復了健康,我又重新撿起了自行車,隨著講真相救人的力度加大,自行車跟助力車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到近的地方就騎自行車,遠處騎助力車,方便、快捷,尤其年紀大的修煉人,能騎自行車、助力車,本身就起到證實法的作用。

我經常騎助力車到偏遠的地方發送真相資料,有時到十幾公里或幾十公里的村鎮、縣市發送真相資料,有時到邪惡的勞教所、拘留所近距離發正念,解體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

許多常人告誡我,這麼大歲數了,別騎車了,尤其冬天天冷路滑的,不行啊。我也常常笑著對他們說,謝謝你們!我是修煉法輪功的,身體好,沒問題。也直言告訴他們誠心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安全、健康長壽啊!藉機講真相,做三退。多年來我所到之處幾乎都給他們講了真相,做了三退。

有時同修也善意勸我,騎車注意安全。我說:咱們是修煉人,不是老年人,摔倒了也摔不壞(實際上我已摔過幾次),爬起來再走,沒事兒。出門時我也常跟車子溝通,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車你也要排除干擾,所到之處車輪下的冰雪,所有過路的司機謝謝你們,不要使我車輪側滑,不要靠近我,清除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不要干擾我救度眾生。

個人體悟,不論年齡多大,我們是性命雙修的功法,能真正的按照師父的法理要求去做,精進實修,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一切都在其中。

以上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