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遷西縣三任「六一零」頭目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七日】(明慧通訊員河北報導)「六一零辦公室」簡稱「六一零」,是中共為系統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機構,它以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設立這個機構的時間而命名。「六一零」凌駕於一切國家機構之上,類似希特勒的蓋世太保和大陸文革時期的「文革領導小組」。河北遷西縣「六一零辦公室」(現在改稱「防範辦」),一九九九年以來,全權指揮、協調、操控全縣迫害法輪功,其罪行累累罄竹難書。現將其三任「六一零」頭目的部份罪行公布於眾。

一、第一任「六一零」主任吳祥及其同伙罪行

「六一零」主任吳祥,男,現年四十五歲,遷西縣人,現住址:遷西縣工商局家屬院。任職期間:一九九九年六月至二零零一年十二月。現工作單位:遷西縣灤陽鎮書記。電話:辦0315-5886566、宅0315-5615939、13503251286。吳妻趙淑霞,遷西縣工商局職員。吳祥和當時的政法委書記羅保和、副書記高建香、縣委辦公室主任楊廣田、縣委副書記楊文友等是遷西縣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

「六一零」辦副主任韓愛民,男 ,遷西縣人,任職期間: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五年。現工作單位:遷西縣行政服務中心副主任,電話:辦0315-5089486、宅0315-5625099、13323252165.韓愛民直接插手公、檢、法、司,指揮各個部門和鄉鎮、村,糾集一切可調用的各種社會力量,不計一切後果,瘋狂綁架、監控、關押、勞教法輪功學員。

主要犯罪事實:

1、脅迫各部門進京綁架法輪功學員,操控各單位控制、軟禁法輪功學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遷西縣部份法輪功學員去市政府上訪,吳祥指揮公安局警察劫持上訪人,扣留在單位「做工作」,指令各單位收聽、收看邪黨中央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謂《決定》和對李洪志老師的通緝令,製造恐怖。指揮公安局國保朱振剛、李洪等人輪流在北京駐紮綁架學員。

二零零零年底,從北京綁架了進京合法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陳紅麗、馬麗華、蔡秀梅、張瑞英等人,關進看守所,之後又從北京綁架回了梁瑞寬、梁瑞路、梁瑞香、梁瑞芝、梁景鶴夫婦,還有交通局職工劉西文、劉小玲等關押在看守所迫害,與此同時對本縣煉法輪功的輔導員劉志敏、任興堂等人,扣留在單位,縣主要領導輪流施壓,逼迫他們表態,放棄信仰。

2、指使、操控公檢法司綁架、勞教法輪功學員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法輪功學員李榮東、關美榮、孫麗豔被警察從單位綁架到縣公安局政保科,強迫表態,吳又操控機關黨委、組織部、婦聯、勞人局等部門人員「做工作」,強迫表態,放棄信仰。未達到目的,將他們關進看守所,隨後又將全淑敏、李玉生、劉勇、張瑞英、陳紅麗等劫持到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吳祥指揮其直接操控的公、檢、法、司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第一批劫持了李樹東、關美榮、孫麗豔、蔡秀梅、李榮東、王海燕、吳麗萍、全淑敏、馬麗華等,在興城鎮沙嶺子村北的廢棄鋼廠院內辦洗腦班。寒冷的冬天,讓她們打地鋪,睡木板,後在家屬的一致抗議下,換上了鐵床。一排小平房,四週圍滿了鐵絲網,大鐵門,像監獄一樣,警察三班倒看守。吳祥親自坐鎮指揮,當有學員跟他講,這樣做違法,他說:就違法了,你告去吧。後向家屬或單位每人勒索了三千元。

到二零零零年底,吳祥指揮在全縣更大範圍第二批大肆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三、四十名,都被關押到看守所,說是怕年底進京上訪。第三批到了臘月二十四、五,吳祥怕過年期間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糾集了縣委和公檢法司等多個單位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逐個過篩子,將一批他們認為「不穩定」的劫持到興城鎮派出所置留室,其中有李玉生、趙印和、趙豔芬等八人,讓家人送飯。過了年,有的被放回家,有的被關進看守所進一步迫害。

吳祥在任期間,與公安局勾結,非法勞教了三批學員。二零零零年底,將馬麗華、陳紅麗、張瑞英、蔡秀梅劫持到開平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正月,又將梁瑞寬、劉西文劫持到唐山荷花坑勞教二年、三年,二零零一年十月將關美榮、孫麗豔劫持到開平勞教所二年、三年。

3、操控公檢法司組成「專案組」,暴力「轉化」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零年底,將李樹東騙至遷西賓館,採取威脅、哄騙等手段,強迫她寫參與法輪功活動的材料,誘騙她說出其他人,導致王海燕、譚寶元、張維芝等多名學員被綁架。

二零零一年正月,在吳指揮下,由公安刑偵警察八人組成「專案組」,專門針對當時被關押在看守所的關美榮、孫麗豔強迫「轉化」。成員有李春利、沈明輝、趙明利、薛**、李勝成等,不讓睡覺,晝夜輪番洗腦,以熬鷹、威脅等手段,先後對關美榮、孫麗豔,幾天幾夜不讓睡覺,未達目的,將二人又關回看守所。

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期間,多數都受到搧嘴巴、電棍電、熬鷹等折磨,數九寒冬,看守所所長劉春,指使刑事犯對老年法輪功學員梁景鶴、關貞柱從頭頂往身下一盆一盆的澆涼水;劉春還不止一次扇劉勇、梁瑞路的嘴巴,直到打累了為止,劉春讓犯人將劉勇的手、腳銬上,用槓子串上手腳,抬著在院子裏轉圈,劉勇的手腕、腳脖子卡的鮮血直流。目的逼迫學員放棄信仰。

4、辦邪惡洗腦班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吳祥怕「十一」期間法輪功學員上訪,提前十幾天密謀在興城鎮廢棄鋼廠院內,舉辦洗腦班,抽調公、檢、法、司等單位的人員,企圖把法輪功學員都看管起來,先後綁架了關美榮、李榮東、蔡秀梅、全淑敏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讓紀檢、黨校等部門人員給洗腦,未達到目的,最後將他們關進看守所。

為了「轉化」二零零零年底看守所裏關押的幾十名法輪功學員,吳祥又操控各個部門,從公、檢、法、司、婦聯等抽調人員,在興城鎮東河南寨民兵訓練基地舉辦了三期洗腦班,一期十人,時間一個月,反覆灌輸誣蔑大法的謊言,強迫寫體會、寫「三書」等。司法局局長金廣義任洗腦班校長,婦聯主任於桂新任副校長,抽調了檢察院任文利等。

5、經濟上迫害,停發法輪功學員的工資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吳祥在興城鎮廢棄鋼廠院內,舉辦邪惡的洗腦班,十多名法輪功學員,每人被勒索三千元。二零零零年底,在興城鎮東河南寨民兵訓練基地舉辦了三期洗腦班,一期十人,每人被勒索一千元。

為了達到經濟上搞垮法輪功學員、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二零零一年春,吳指令法輪功學員的所在單位,停發工資,長工資不給長。

二零零零年底,灤陽法輪功學員蔡秀梅進京合法上訪,行使公民權利,被朱振剛劫回,北京的警察將蔡身上搜出的現金三千元,交給了朱振剛,蔡被勞教回家後,多次索要,朱都未給。一九九九年以來,凡是被公安國保綁架進看守所的學員,都被勒索三千元到六千元才放回家,沒有任何手續,連白條都沒有,累計達二十多萬元。國保朱振剛還經常向被關押的學員家屬要錢、報票、報飯費、要手機等。

6、株連政策,製造矛盾,孤立法輪功學員。「六一零」制定所謂的「一票否決」邪惡政策,哪個單位有堅持煉法輪功的,或有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年終這個單位不得評先進、不給獎金,製造單位與法輪功學員之間的矛盾。

7、指使公安局、派出所、所在單位、街道居委會、鄉鎮、村等監控,經常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

吳祥和他的「六一零」辦公室,專門下發文件,指令有法輪功學員的單位、村、鎮等各級部門,二十四小時不離視線監控,要求「三看一」、「五看一」,有時國保、城關派出所的人會突然闖進法輪功學員家,看看是否在家,或半夜三更突然打電話到家裏看是否有人接聽,或進行非法搜查,街道辦或村裏的人有時會守在大法學員的家門口,或晚上趴在窗戶外邊聽聲。在所謂重點學員所居住的家屬院門口設卡,警察對學員的出入進行刨根問底的盤問。

8、以「反對×教,崇尚科學」為名,召開全縣會議,安排部署各單位、鄉鎮村貫徹迫害法輪功、誣蔑大法的上級精神,印製、發放宣傳材料、書籍、圖片,到處張貼、懸掛,迷惑群眾,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組織中小學生簽字反對法輪功。

9、不計一切後果的打壓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綁架,二零零一年底幾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關在看守所,僅憑一行政拘留(十五天)或刑事拘留(三十天)票,長期超期關押。其中二十多人超期關押了三個月、四個月,關美榮、孫麗豔關押十一個月後又被劫持到開平勞教所,張桂蘭、馬秀茹、高鳳芝、柴淑珍、吳麗萍、關貞柱、劉勇等被關押了一年零八個月。當有家屬質問公安局看守所的警察超期羈押違法時,他們卻說:人家(指「六一零」)不讓放,我們沒辦法。

二、第二任「六一零」主任龍立華及其同伙的罪行

第二任「六一零」主任龍立華,男,現年四十七歲,遷西縣羅屯鎮龍辛莊村人,現住嵐興小區六號樓二單元二零一室。任職期間:二零零二年二月至二零零七年二月。現職:遷西縣委辦公室常務副主任。電話:辦0315-5612080、宅0315-5613685、13803315367,龍立華妻蔡曉靜,遷西縣檔案局副局長,辦0315-5612368、13700352026。

政法委書記白興源,電話:13582843688、辦0315-5612537、宅0315-5613336
高建香,副書記,電話:13832982718、辦0315-5612417、宅0315-5689585

成員:員紅雨,男,辦0315-5610805、宅0315-5620125、13832562632,身份證:130227760608001X
趙宏星,男,縣委機要局副局長,辦0315-5611715、宅0315-5683628、13513250602

龍立華上任後,繼續執行中共邪惡的迫害政策,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有增無減,綁架、洗腦、勞教、判刑。

主要犯罪事實:

1、龍立華和其「六一零」機構,繼續操控黨政機關、鄉鎮村、街道居委會,每逢節假日,指令各部門嚴密監視法輪功學員,以「維穩」為名召開會議,詆毀法輪功,向各單位散發傳單、條幅、掛圖,攻擊法輪功,毒害群眾。

2、指使公安局、城關派出所、鄉鎮派出所綁架法輪功學員,抄家、關押、勞教。

二零零二年九月,綁架了花院鄉法輪功學員柴淑葉一家三口,將其丈夫劫持到荷花坑勞教二年,柴淑葉及女兒送開平勞教二年。

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五日,綁架了到農村發真相的九名法輪功學員,其中有魏春起、張寶珍、楊利民、張俊英、白宗興(司機)、付翠雲、趙豔敏、李翠珍等,每人被勒索五千至六千元。

二零零四年七月,遷西法輪功學員魏春起講真相被抓後,被龍等夥同公安國保劫持到荷花坑勞教一年半,家屬在精神上受到嚴重打擊,患上多種疾病,生活不能自理,魏的工作單位同意將魏取保,回家照顧家人,但龍立華拒不簽字,並揚言「轉化」不好,即使到期也不放人。

二零零四年十月,直接參與綁架一中法輪功學員白宗德、杜學軍,將白宗德劫持到荷花坑勞教二年。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綁架柴君俠、趙秀翠,因懷疑她們二人有大法資料,並進行野蠻抄家。

二零零五年十月,法輪功學員姬淑英在白廟子鄉恆河村講真相,被當地派出所綁架到看守所,當天下午,遷西公安局國保大隊王印廣、王偉二人突然闖進姬淑英家,進行非法抄家,搶走電腦、大法書等。第二天再次到姬淑英家二次抄家。

二零零五年十月,上營鄉大法學員劉德來、霍慶生被上營派出所綁架,劉德來被勒索二百元放回,霍走脫。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遷西興城鎮大法學員汪秀花給幼兒園孩子講真相,被不明真相家長告密,國保綁架汪秀花,牽扯到張桂蘭,警察將張桂蘭關入看守所,並非法抄家。

3、辦邪惡洗腦班,並利用唐山市洗腦班迫害遷西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二年七、八月間,龍指揮操控公、檢、法人員,在遷西賓館舉辦邪惡的洗腦班,將在看守所超期關押一年零八個月的七名法輪功學員,實施強制「轉化」,採取限制人身自由、不讓睡覺、灌輸邪悟理論、欺騙、恐嚇等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這些學員有吳麗萍、馬秀茹、張桂蘭、柴淑珍、高鳳芝、劉勇、關貞柱。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六日,龍立華將四名法輪功學員杜學軍、趙豔敏、柴君俠劫持到唐山法制學校洗腦迫害兩個月。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五日,龍將興城鎮照燕洲村法輪功學員趙啟東、韓莊中學老師郭慧春送唐山洗腦班迫害,與此同時,將花院鄉馬銀春綁架到看守所,舊城法輪功學員唐寶毅家被抄,花院鄉西陸莊村馬桂芬被騷擾。

二零零五年三月九日,龍立華指揮下,遷西縣公安局長張廣會親自出動,夥同花院鄉派出所將馬銀春、張春凱綁架到唐山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將洒河橋鎮法輪功學員柴金印夫婦、蔡玉軒夫婦及漢兒莊鄉法輪功學員關貞柱綁架到縣看守所,拘留十五天。五月至九月間,夥同洒河司法所宋德春等人,將柴金印、蔡玉軒劫持到唐山洗腦班,後又將他們的妻子劫持到唐山洗腦班。九月至十月間,又將關貞柱綁架,欲劫持到唐山洗腦,因洗腦班解散,又將關貞柱劫持到縣賓館強制洗腦十多天。

4、龍立華在電視上公開叫囂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底,明慧網上曝光了龍立華迫害法輪功學員、拒絕給魏春起保外的消息,他找魏春起的妻子追問誰給他曝光的,並借年底召開全縣會議之機企圖迫害法輪功學員,並公開在電視上叫囂要突擊打擊法輪功四十天、抓捕二十名法輪功學員等狂言,指令各居委會、鄉鎮村排查在外法輪功學員,派閒雜人員盯梢、蹲坑,實施報復。

5、操控公、檢、法、司,枉法給法輪功學員判刑

二零零六年五月,遷西縣法輪功學員揣翠君、汪秀花、張桂蘭、陳百合及司機劉雲江去漁戶寨發真相資料,被漁戶寨派出所夥同遷西國保大隊綁架、誣陷。因沒有證據,法院於二零零六年九月至二零零七年四月先後四次開庭。期間龍立華一直給法院有關人員施壓,經常到法院干預案件的審理,每次開庭「六一零」的人都在法庭旁聽。

第一次:二零零六年九月,法院以證據不足退回到檢察院,檢察院又讓公安局補充偵察,來回推,後來法院又開庭。第四次開庭,龍立華指派其屬下的二名「六一零」成員(員紅雨、趙宏星)到法庭,庭審前就在審判長的辦公室,家屬多次找法院有關人員,他們表示:這案子他們說了不算。

二零零七年四月,揣翠君被枉判五年後,其家屬一行四人,揣的丈夫揣志武,小叔揣志剛,妯娌柴君俠,婆婆郭花連去法院要人,法院叫來公安國保朱振剛等人,法院的副審判長付國瑞,揪住婆婆郭花連的頭髮,順著樓梯往下拽,國保警察揪打揣志武、揣志剛,然後又將揣家兄弟及婆婆綁架到遷西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柴君俠的家被蹲坑人誣告,國保大隊朱振剛夥同城關派出所所長張印博(已遭惡報死亡)等十多個警察,晚八點,突然闖進柴君俠家中,綁架了柴君俠和婆母。然後張印博又領一幫警察到金廠峪礦上,綁架了正在井下工作的揣志武(柴君俠的二大伯哥)。同一天,國保綁架了花院鄉西陸莊村個體客運司機陸佐金和他十七歲的兒子陸兵,並嚴刑逼供、野蠻抄家。

二零零八年四月,柴君俠被以龍立華為首的遷西「六一零」與遷西法院合謀,判刑四年,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監獄。

三、第三任「六一零」主任高增才及其同伙罪行

第三任「六一零」主任高增才,男,現年四十三歲,遷西縣新集鎮人,現住址:遷西縣國土局家屬院。任職期間:二零零八年二月至今。電話:辦0315-5610805、宅0315-5627332、13933410163,高增才妻子崔小雲,遷西縣電大會計,13513157052

政法委書記:白興源 13582843688、辦0315-5612537、宅0315-5613336

副書記:高建香,任職期間:二零零零年二月至二零零九年十二月,13832982718、辦 0315-5612417、宅0315-5689585

政法委副書記李超英,原法院院長,二零零九年繼任高建香職務

成員:員紅雨,男,辦0315-5610805、宅0315-5620125、13832562632,住址:遷西縣委家屬院

主要罪行:大肆借敏感日、節日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奧運、二零零九年「十一」、二零一零年「上海世博會」都成為迫害的藉口。召開會議,嚴密部署。操控公、檢、法等及各單位、鄉鎮、村秘密監視法輪功學員。指使公安、各鄉鎮派出所騷擾、綁架,到各鄉鎮督查迫害法輪功情況非常賣力。

主要犯罪事實:

1、借「上海世博會」發密件迫害法輪功,瘋狂綁架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零年四月中共「六一零」 密發借「上海世博會」攻擊法輪功的文件,遷西「六一零」立即追隨,下發了類似文件,圖謀迫害。文件曝光後,遷西政法委、「六一零」操控的單位驚恐萬狀,一方面連夜收回所有文件,另一方面,成立公安國保、刑偵牽頭的「專案組」,大撒網,四處騷擾,特別是對每個單位接觸過此文件的人及家庭成員,逐個調查。

五月三日,遷西國保大隊和城關派出所警察綁架了興城鎮政府幹部毛鳳勇和妻子、興城鎮五村居民陳紅麗。毛鳳勇夫婦遭興城派出所警察威逼勒索後於次日凌晨回家。陳紅麗被非法關押在遷西縣看守所。為了讓陳說出他們想要的東西,「六一零」從唐山調來了三名「猶大」企圖給陳洗腦。

五月十二日,警察突然綁架了在新莊子鄉政府工作的王志新和她的丈夫,她在縣城的家及她的娘家(花院鄉)都被野蠻查抄。同日上午,花院鄉班車司機陸佐金、馬銀鳳夫婦,從遷西發車剛至唐山,就被一幫蜂擁而至的遷西警察綁架。因為王志新的手機已被監控,因此牽連到馬銀鳳夫婦。馬銀鳳在花院鄉老家的房子和在遷西縣城租住的房子均再被野蠻查抄。王志新和馬銀鳳二人的丈夫分別被綁架一天一夜後放回。二人被綁架在新莊子鄉派出所兩天後,於十四日被刑事拘留,綁架到遷西縣看守所。

2、借所謂敏感日騷擾、綁架法輪功學員

每年的中共「兩會」、「十一」,甚至傳統節日比如過年等等,在遷西「六一零」的操控下,遷西的各個出縣的路口都被設置路卡,檢查所有出行人的身份證甚至隨身物品;每個路卡上的警察手裏都有一個長達幾頁的名單,名單上是包括法輪功在內的信仰人士和一些訪民的姓名、身份證號等

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唐山遷西警察在各街道及路口隨意檢查過往車輛,包括轎車、客運班車等各種車輛,檢查車上包內的物品。

二零零八年三月份,河北遷西縣六一零、公安局及居委會的惡人們加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一方面,各村、各小區都安排人每天查看有沒有大法的真相和標語等,另一方面,對有的法輪功學員蹲坑監視。

二零零八年四月初,遷西縣舊城鄉派出所到本鄉鎮法輪功學員唐寶毅家打聽有沒有電腦、電話,上沒上網,車站派出所警察何連鎖和另一警察趁法輪功學員陸佐金不在家時,強迫房東開門私自非法搜查,見沒查出甚麼,便告訴房主不要告訴陸佐金本人,嚇得房主不知所措。有兩名法輪功學員在貼真相時,遇到蹲坑的警車,裏面坐有五、六名便衣。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二十三日,王春英、趙啟東、田等多名法輪功學員家被查看。著便衣的城關派出所警察打著查房地產名義,(目的是查電腦,)其中一名警察故意纏住家人嘮嗑,其他人便乘機到其它屋子探頭探腦的東瞅西看,並記下了法輪功學員的身份證號碼。其它各鄉鎮派出所也有的到本鄉鎮法輪功學員家查看。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晚,汪秀花與樓下鄰居聊天,遷西國保警察何連鎖帶另兩名警察,上去就搜身,然後綁架到國保大隊,三個警察輪換,打嘴巴,一直打了六十多個,打的鼻口出血,臉都變了形。最後,又像土匪一樣抄了她的家,搶走了電腦和大法資料。

二零零九年過年之際,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二月二十四日遷西國保大隊的警察三次突然闖入法輪功學員張桂蘭家,強行打開電腦查看,各屋搜尋,抄走師父的法像,撕毀多張印有真相的「福」字。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法輪功學員張桂蘭、柴淑珍、郭花蓮於下午一點左右在新集廟會上,被跟蹤而至的遷西國保警察綁架。張桂蘭、柴淑珍被關進看守所,郭當天放回。四月一日張桂蘭女兒陳晴到公安局國保大隊要媽媽時,被遷西國保大隊綁架,由徐志剛劫持到遷西縣拘留所。被拘留十天放回。

十二月二十三日,河北省遷西縣城市信用社退休職工全淑敏,晚飯後與丈夫在家附近散步時,突然從停在路邊的車裏衝出來一幫警察,將二人野蠻綁架,警察們揪住全淑敏就翻她衣服口袋。 第二天將她丈夫放回,全被非法拘留十天。

二零一零年「兩會」期間,遷西多名法輪功學員受到騷擾甚至抓捕:

一月二十三日上午,遷西年逾六旬的法輪功學員趙桂萍在講真相時,聽的人是遷西城關派出所一警察,其叫來警車將趙桂萍綁架。趙桂萍被非法拘留十天。

三月九日,遷西縣興城五村居民陳紅麗和沙嶺子村張桂蘭,在羅家屯公路上被羅家屯派出所警察攔劫,查出隨身攜帶的包裏有法輪功資料而被抓捕。陳紅麗因不配合警察強行綁架的野蠻行為,拒絕上車,羅屯派出所警察強行關門,將陳紅麗右腿壓傷,當時疼的她眼淚差點掉下來。陳紅麗、張桂蘭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三月十一日、十五日,遷西國保大隊和「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人員兩次騷擾獨身租住在一間破舊民房中的六十多歲的老人柴淑珍。柴淑珍老人因幾年來多次被非法抄家、綁架、恐嚇,精神壓力過大,出現心臟病症狀,以致每次警察到家裏找她就心跳過速。

四月六日,柴淑珍在栗鄉廣場講真相被誣告後,遷西國保將她又送開平勞教,心跳過速,警察怕擔責任,又將她拉回來,並威脅說,不得跟任何人講此事。

三月上旬,遷西地質五隊退休職工魏春起,到唐山辦理退休手續途中,在路卡上被截住,不得不中途返回。

3、非法判刑、非法勞教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以「奧運安保」為由,遷西國保大隊大隊長劉進穎為首的六、七個國保警察將正在家中的汪秀花綁架。在遷西看守所被關押約兩個月後,被非法秘密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期五年執行。目前她在家中,仍受到惡黨執法部門的威脅和監視。

二零零八年 七月二十一日,柴淑珍(女)、高鳳芝(女)兩名老年法輪功學員,講真相被綁架到本縣拘留所,遷西公安國保大隊與城關分局串通將兩人非法勞教二年,二十六日將兩人劫持到開平勞教所。柴淑珍體檢不合格,於當晚回家中。高鳳芝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遷西金廠峪小學教師王淑豔被城關派出所王英等7名警察抄家綁架,關進看守所,後被非法勞教二年,於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被劫持到開平勞教所迫害。

二零零九年三月六日,晚上九點,白廟子鄉政府及鄉派出所警察突然闖進張印福家抄走了電腦、打印機等。約晚十一點左右,鄉政府的人又帶遷西縣公安局國保警察再次到張印福家抄家,連地窖都給翻了。抄走大法書、光盤等,並將張印福夫婦綁架到鄉里(鄉政府或鄉派出所)。 第二天,張被關進看守所,妻子放回。三月二十六日將張非法勞教二年,劫持到開平勞教所迫害。

4、心懷叵測設圈套,陰謀構陷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唐山遷西法輪功學員張桂蘭、柴淑珍、郭花蓮於下午一點左右在新集廟會,被跟蹤而至的遷西國保警察綁架。之後三人的家都被抄,張桂蘭女兒工作用的電腦、郭花蓮孫女(揣翠君的女兒)用的電腦均被搶走。各家都被翻的一片狼藉。郭花蓮的孫女阻止警察搶電腦,被兩個警察拽開,胳膊被拽紅。郭花蓮於當日晚八點由家人接回家。張桂蘭、柴淑珍被刑事拘留。

張桂蘭被綁架的第二天,陳晴到遷西國保大隊要媽媽,國保大隊警察說三天後給答覆。三天後,陳晴再次來到國保大隊時,國保警察說得找「六一零」。陳晴找到「六一零」頭目高增才,高增才卻悄悄的打開了電話錄音,並在談話過程中設圈套,陰謀構陷這個孤苦無助、處於悲痛中的女孩兒。同時,遷西國保大隊警察還到陳晴所在單位──遷西縣隆峰建築工程公司(遷西縣第一建築公司),給單位領導施加壓力,迫使陳晴離開了這家公司。

首惡江氏雖然下台,且在三十多個國家被以「酷刑罪、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遭到起訴,但遷西「六一零」仍在繼續執行江的迫害政策。目前正在以「洩密」等莫須有的罪名對法輪功學員王志新、馬銀鳳及陳紅麗進行迫害。

因為「六一零」幕後操縱著迫害,許多罪行鮮為人知,上面揭示的還只是冰山一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