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鶴崗市講師梁威遭冤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鶴崗市法輪功學員梁威(梁偉)女士,原是鶴崗礦務局師範專科學校講師(後改為鶴崗師範)。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多次遭到中共當局的非法抓捕、關押,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在黑龍江女子監獄遭受關小號、銬地銬等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年末,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一句公道話,被綁架到天安門派出所,被當地派出所接回後綁架到鶴崗市第一看守所,身上帶的錢被警察搜走。轉過年和四十多名同修被綁架到寶泉嶺看守所迫害。不久又被綁架回到第一看守所遭受迫害。這期間,一名女警把她的雙手和一隻腳綁到一起,日夜酷刑迫害。後她又被綁架到佳木斯勞教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三日,梁威去郵局發信,十八封真相信未等寄出,就被鶴崗市向陽分局政保科長張某等警察綁架,在鶴崗第二看守所被惡人辱罵,被女管教姜某搧耳光,雙腳戴鐵鐐,一隻手銬到腳上,日夜折磨數日,直到從第二看守所轉第一看守所的前一刻才解除酷刑。參與迫害的有第二看守所所長李樹林等人。

在看守所一天只給兩頓飯,每頓喝的都是沒有油、沒洗淨泥的稀菜湯,湯裏飄著一股豬食的味道。牢房內陰冷、潮濕,有時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梁威和許多人身上都長疥。

二零零二年初鶴崗市向陽區法院非法開庭,沒通知家人,沒有旁聽人,沒有律師,數日後無理判梁威四年刑。參與迫害的有向陽區法院院長、審判長及陳學剛等人,向陽區檢察院、市中級法院等有關部門和人員也參與了迫害,另外參與迫害的還有原鶴崗市中共市委書記、市長張興福,市「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頭目張大力、黑龍江省有關部門等。

二零零二年五月,梁威和法輪功學員王淑霞、趙淑玲、楊曉紅被綁架到黑龍江女子監獄迫害,她血壓高、身上長疥,檢查身體後監獄拒收,當鶴崗市第一看守所通過第二看守所所長李樹林的私人關係走後門花錢後,監獄違法接收。在集訓隊,大隊長王亞麗把她關小號兩次,第一次迫害一個月,期間還被一群男警戴手銬迫害一下午。第二次她被銬地環迫害一個月。

被綁架到集訓隊的當天,梁威和王淑霞就被關入小號──五號牢房迫害,小號潮濕、昏暗,沒有窗子,一些蟲子在裏面爬來爬去。幾平方的牢籠內,廁所散發著難聞的氣味。一盞昏黃的燈照著冰冷的板鋪,板鋪上有刑具,兩個鐵地環固定在上面,隔壁四號牢房內,法輪功學員馮海波等四、五人都被日夜銬在地環上折磨迫害。在這種惡劣的牢房內,身上的疥不但沒好,反而越來越重。

第二次被非法關小號,梁威的雙手被扭到後面銬到刑具上(即地環上),夜裏睡覺無法仰臥,鐵地環硌的疼痛難忍,雙臂麻木,側臥時雙手銬在地環上,手銬和地環撞擊發出刺耳的響聲,十幾分鐘後肩膀被壓的酸、麻、痛,難以入睡。此外,還要忍受犯人的辱罵,利用犯人看小號是一種違法行為,這方面《監獄法》有明文規定:不許把監管權交給犯人。但在這個黑龍江女子監獄,法律已成為一紙空文。 這次參與迫害梁威的還有集訓監區的犯人何麗慧等。

第二次從小號出來後,梁威被分到一監區迫害三年多。參與迫害的有大隊長陶丹等人。一監區大多都是搶劫、殺人的重刑犯,一些人心狠手辣,監獄挑一些惡人包夾迫害法輪功學員,那種身心摧殘可想而知。親人給存的錢卡被收走,買衛生紙、日用品都受限制。

二零零三年,梁威拒絕做奴工,被非法關小號迫害,每頓半碗玉米糊。二零零五年末回到家中,紅軍派出所不給她落戶口,沒有戶口連身份證都不給辦理,又被單位開除公職迫害,沒有身份證,找工作都困難。她被迫害期間,年邁的父母雪上加霜,父親承受不住女兒被判刑迫害的巨大打擊,去監獄看完女兒重病臥床。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開十六大,紅軍派出所警察一連幾天闖入她父母家騷擾,加重了老人的病情,不久,她的父親離開人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