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修煉讓香港新學員深感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三日】修煉法輪功前,我每年都給我和家人算命。算命先生告訴我哪一天避星,哪一天不可以見甚麼屬相的人。到了那一天,我都會誠惶誠恐的照做。香港流行看風水,我也請風水先生來我家,他在我家牆上窗上貼了一些符。為了不破壞「風水」,每次做清潔及粉刷的時候,我都小心翼翼的避開這些東西。我活的真累。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明白了,算命、看風水是術類的東西,我是修大法的,這些對我不起作用了。我的命運師父給重新安排了,我有師父管了。師父給我清理身體,清理家庭環境,給我消業,給我安排今後的修煉道路,我該有的人生福份都會有。我不再像以前一樣謹小慎微,活的瀟洒了。

修煉法輪功前,我的經濟條件已經挺好,但不知道將來會發生甚麼事,錢再多也沒有安全感,對錢財斤斤計較,總怕自己吃了虧讓別人佔了便宜。

修煉法輪功後,我明白了「不失不得」和「是我的不丟,不是我的我爭不來」的法理,心思不放在這些事上了。反而丈夫在本該退休的年齡得到了一份報酬優厚的歐盟的項目工作。最近英國政府主動聯絡我們,要給我申請一個社會保險號碼,還增加了丈夫的退休金。修大法給我們帶來福份,寬裕的經濟條件使我能專心修煉。

修煉法輪功前,我沒有甚麼大的人生目標,把和丈夫之間的情看的極重,經常因為一些小事不高興,比如他不記得我們的結婚紀念日,或他和朋友說的一句玩笑的話,然後發展成和他吵架,情緒低落,甚至連續一個星期不理他。

修煉法輪功後,我變的大度了,已經很久沒有和丈夫吵架了,因為我心的容量加大了。我有了一個最偉大的人生目標,也更珍惜我和丈夫之間的緣份。在久遠以前,我們就結下了今生的夫妻之緣,命中註定由他把我從大陸帶到香港,讓我能在街上接到《九評》奇書(那時還是報紙版的),先消除我思想中的共產邪靈因素,然後把我帶到歐洲,家裏可以接收到法輪功學員辦的媒體,我因為想為丈夫的腿疾找到解決之道而得法,丈夫因為見證了大法對我的轉變而漸漸走入大法中來。

修煉法輪功前,我每天閒的不知道怎麼打發時間,吃多了怕胖,健身嫌累,和朋友聊天,聊來聊去,就是那點兒事。每天躺著,坐著,趴著,變著好幾個姿勢看電視,電視和報紙裏充斥著無聊的、幸災樂禍的所謂新聞,大腦被一些毫無意義的事情佔據著。

修煉法輪功後,我知道人身難得,人生的短暫時光是寶貴的,因為只有當人才能修煉,返本歸真,返回到曾經屬於我的美好的天國世界。我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過的幸福充實。

修煉法輪功前,我有幾個青少年時期就結識了的好朋友。我認為很難再結識到像她們那樣和我交心的朋友了。

修煉法輪功後,我認識了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同修,我們都有同一個師父,同修一部大法,都按照真、善、忍的原則為人做事、每個人的心性高低,都用大法衡量。我們的交流,沒有常人之間的客套和家長裏短。即使和一些不熟識的或來自不同種族的同修在網上交流,我們的心也是相通的。

修煉法輪功前,我像個井底之蛙,對人類歷史,對紛紛擾擾的世間萬象,對地球和宇宙有那麼多的迷惑,卻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找不到答案。

修煉法輪功後,師父在講法中告訴了我許多天機。我心中有了大法,就有了主心骨,各種人和事的善與惡,好與壞一目了然。通過不斷的學法,越來越多的宇宙的奧秘展現在我面前。

修煉法輪功前,我崇尚西方民主政治,思想偏激,碰到和我觀念相左的人,就暴露出很強的爭鬥心。

修煉法輪功後,我慢慢明白了,師父讓我們講真相的目的是制止迫害,是為了讓我們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建立我們的威德,修煉人沒有政治訴求。

修煉法輪功前,我崇洋媚外,在中共邪黨的洗腦式灌輸下,把中國傳統文化看的一無是處。

修煉法輪功後,我才真正認識了自己國家的文化。我為自己能出生在中國,能用母語──中文聽師父講法,讀《轉法輪》感到慶幸。

修煉法輪功前,我很喜歡旅遊,每到過一個國家還記錄下來。

修煉法輪功後,我問自己,我就是把全世界的國家都去齊了,我又能怎麼樣呢?還不是在這個小小的地球上繞球一週嗎?我現在還喜歡旅行,但旅行的目的不同了,我喜歡去做和證實法有關的事,去和有緣人結緣,去講真相。也許這就是我修煉要走的路。

修煉法輪功前,我重親情,可面對親人的困境又無能為力。父母一輩子受苦,沒沾上我的光就去世了。妹妹的工作、婚姻都沒著落,我除了給她點錢,也沒別的辦法。

修煉法輪功後,我明白了「人各有命」和「吃苦不是壞事,吃苦可以消業」的法理,我幫助自己的親人、妹妹和其他親戚朋友做了「三退」,給了他們得救的希望,不辜負和他們的這一份緣。

修煉法輪功前,我貪吃貪睡,重物質享受,好像一輩子都在操心減肥、體重忽上忽下。

修煉法輪功後,我忙的沒時間睡懶覺,修去了口腹之欲,吃甚麼都無所謂,得到了以前費盡心思也得不到的。

生活裏的任何一件事,都會使我聯想起:我修煉前是不會這樣想、這樣做的。

得法到現在將近三年的時間,恍如隔世。望著在名利情中奔波的芸芸眾生,有時我不禁自問:我是哪一輩子積的德?為甚麼我會如此幸運?

修煉法輪功前,我就像茫茫宇宙中的一個小孤兒,不知道自己從哪裏來,找不到回家的路。我修煉法輪大法,是因為我師父為我指明了回家的路,並遞給我一部可以上天的梯子。

修煉層次所限,望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