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源於無知,不惑自在法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我於二零零五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轉眼四年已過,相比許多飽經風雨滄桑的老同修,我的修煉經歷屬於那種比較平穩甚至看起來平淡無奇的,對於師尊要求的個人修煉、證實法和救度眾生三件事也自知做的遠遠不夠,尤其在講真相方面怕心重、正念和正信不足,一直覺得十分愧對師父,深感師父無限慈悲,一直還在呵護和苦度我這個入門晚還不太精進的弟子,這樣的佛恩我不知道人類的語言怎樣才能形容出來,這樣的慈悲我想足以溶化一切了,稱師父是我真正生命的再造之父一點不誇張。其實師父不僅給了我們做真正的好人而獲得新生的機會,更希望我們都能通過堅修這部大法不斷同化真善忍的宇宙特性,不斷提高心性、昇華思想境界直至圓滿,完成從常人走向覺者的修煉壯舉,這是千萬年等一回的機緣。過去人都覺得神遙遠而飄渺,今天,師父在我們面前已鋪好一部能上天的梯子──《轉法輪》,只要肯登攀、堅修到底,你就能看到神的世界,天國之門將為你而開,那也是人生命真正的來源與最美好的歸宿。如果選擇修煉法輪功而能讓自己變得更純淨、更高尚、逐漸超越常人境界而走向佛國聖地,永脫苦海,我想不論付出甚麼都太值得了!這一生來當人太幸運了,沒白來一趟啊!解決了人生永遠的、終極的問題。

得法之前,中學時代的我就零星的從同學、家人的口中聽說過法輪功,模糊的印象中還殘留著一點關於「煉功不吃藥」的說法,由於家人有佛教居士和練別的氣功的,加上在八十年代上小學時就見過練別的氣功的人,所以對於氣功啊、宗教修行啊能讓人保持比較健康的狀態這一點我還是能接受,當時我心裏有過一念:「如果法輪功真的讓人完全不吃藥而且完全健康的話那就真了不起,真是神奇。」但可能因機緣未到,一直也沒接觸到大法弟子,只是偶爾聽不明真相的父親說到好多教授啊、軍人啊、高級知識份子啊居然都「受騙」在煉法輪功,不可思議。但我卻並不覺得很奇怪,我想那正說明這個功法有其獨到之處吧,高級知識份子而且是大批的社會精英肯定是有頭腦的人──至少比我父親見識多(父親只有大專文化),他們都同時「受騙上當」的可能性似乎不存在,這個說法很值得懷疑。現在想來也許正是自己頭腦中對大法比較正確的第一印象和理智的判斷才為日後得法埋下了難得的機緣,也能看出中共邪黨的謊言在矇騙世人的同時也無形中反而推動更多人去關注和了解大法,這是邪惡始料不及的,因為紙包不住火,真金不怕火煉,真理越辯越明,謊言不攻自破。多年後讀《憶師恩》時才知道當時就在我住家附近的中學校園裏還舉行過幾次大型的煉功活動,可我居然一點都沒聽說過,頓感師父所說「佛家是講緣份的」(《轉法輪》)這句話意味深長,所以我現在能得這個法也真是緣份到了,太值得珍惜了。

就這樣一直到九九年「七﹒二零」全面迫害開始之前,我因反感政治科目,一直全心投入專業學習,思想比較簡單,偶爾萌生過一些原始樸素的隱居修行的想法,幾乎根本就不關心時政,甚麼《人民日報》之類的從來不看,對於「四﹒二五」事件只是聽聞,並沒在意,也沒興趣深入了解,多少還是受謊言矇蔽,誤認為那只是一群煉氣功的在跟政府請願,有點類似於當年六四事件,即使他們自有道理,也跟我沒關係,我也不想參加類似那樣的群體組織,就過自己的。所幸的是,九九年七月那段最黑暗的日子,我因專業交流而離開國內,首次在自由的互聯網上看到有大法弟子呼籲反迫害的,真善忍三個字在腦中留下了深刻印象,那時才第一次搞清楚原來法輪功是信仰真善忍的,是有獨特思想內涵的,可能這就是為甚麼那麼多社會精英修煉大法的根本原因吧──這樣的邏輯應該是站得住腳的,所謂「朝聞道,夕可死」是也。雖然內心很認同真善忍這種理念,但不太理解和一般常說的「真善美」區別多大。當時年輕氣盛,迷於情色,身體也沒啥大病,根本沒想要練氣功,所以還是沒能得法,只是變成了認同大法的常人,偶爾也跟同學聊到真善忍好的話題。現在回想起來,作為一個常人在當時的環境下能看到真相信息,能把真善忍三個字埋進心裏,真得萬分感謝大法弟子的慈悲和神勇,當然這一切的背後都溶入了師父救度眾生於危亡的洪大慈悲、無邊法力和苦心安排,其實那個時候我已經是這末劫亂世中最最幸運的生命之一了!因為我們所有來當人的芸芸眾生,不管來自何方,在這世間已輪迴多少年,最後就為等這三字真言──真、善、忍,這是宇宙的根本,他能淨化人心、提升道德、歸正一切,他是通向未來的真法、真經,是眾生得救、得度的唯一希望和根本保證。

當我再一次接觸到大法真相還是在國外,那應該是二零零五年,電子郵箱裏收到《九評共產黨》,正是這封看似偶然的真相郵件徹底引爆了我對深入了解法輪功的強烈興趣。再次感謝那位不知名的大法弟子──我徹底相信他們都是義務的用心在講真相了,他們不認識我卻能找到我的郵箱給我傳來福音,我哪怕想感謝、想回報他們都不知道是誰,他們也並不是要我為法輪功奉獻甚麼、支持或幫助他們甚麼、說服我反對甚麼,只想讓我看到事實的真相。儘管我完全可以不予理睬、無動於衷,我可以作出任何選擇,因為誰也控制不了我的意志,但我還是被他們無私、隱忍的善舉折服了,同時受到《九評》曝光邪靈的強烈震撼,我那一陣興奮的幾乎有點熱血沸騰,感到生命中似乎即將發生一件重大的轉折,就像黑暗的盡頭看到光的照耀。從那時起,我心中的很多謎團似乎開始找到了頭緒,尤其是我終於明白為甚麼此前單位領導在催促和誘導我加入中共邪黨時讓我無意間看到自己的人事檔案,裏面的大學畢業鑑定中居然寫著莫須有的甚麼「反對法輪功」云云,而事實上我在大學期間根本沒有對此表過態,也沒人來逼我表態,就算我很幸運吧。就因為這個不經意的細節,我對邪黨的虛偽、狡詐、蠻橫的做派厭惡到極點,同時也對邪黨背地裏出人意料的如此重視法輪功產生了警覺和疑問,這種由衷的反感讓我下定決心停止向邪黨靠近的腳步,哪怕這樣做會讓領導難堪、不悅。可以說,正是中共對大法的迫害把我一步一步推向了真相、靠近了大法。真可謂天意難違啊!

接下來,我按照真相郵件的指導方法上了動態網。因為被中共黨文化浸泡太久,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我又對《九評》的真實性和法輪功到底是甚麼不斷提出疑問──疑心也算一種執著吧,因此就大量閱讀動態網上能找到的一切真相新聞、材料、第一手數據和史實,印象中最有說服力也是知名度最高的就是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紀錄片,因為這是中共自編自導自拍的行騙罪證也是重要歷史事件,一個能在首都廣場公開謀殺良民並栽贓嫁禍於受害者的政權還有甚麼值得讓人信任呢?一點都沒有。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的疑問一個接一個都找到了既符合邏輯推理又無法推翻甚至難以駁斥的答案,從一開始巨大的震撼、渴望、懷疑、恐懼(因為害怕被發現瀏覽屏蔽網站而受迫害)、焦慮(逐步看清邪惡需要不斷增強勇氣和心理調衡的)進而逐步認清真相,到最後我完全能說服自己:中共對於法輪功從一開始就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邪黨極度恐懼法輪功的確是因為真善忍就像照妖鏡徹底讓世人看清其假惡鬥的本來面目,世上多一份真善忍,就必然少一撮假惡鬥,所以中共無處藏身卻也走投無路,垂死掙扎更自曝其醜,背負的血債和滔天罪業更大,天理不容,如何善解?順天者昌,逆天者亡,惡報只是時間早晚。想通這些後,我很坦然的上網聲明退團了,然後被要求入黨的那些麻煩瑣事也無意間漸漸離我遠去,似乎跟我沒啥關係了──以前想起來就害怕的事現在變得很自然了,其實這都是必然的,因為脫離邪惡就等於使邪惡因素減少一點,邪惡就消減、退縮一點,大家都退出了,邪惡在世間的有形組織自然解體了,消減沒了。這不是爭權奪利、不是「爭奪群眾」,這是天道必然、是解救眾生、棄暗投明。

到了零五年末的某一天,我在一個海外論壇上看到《轉法輪》三個字,心中頓時一顫,腦中映現出一個藏傳佛教中見過的轉經筒的樣子,我的第一反應就是這應該是佛門的東西吧!不妨下載來看看,法輪功啊,久仰大名!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就愛不釋手了。在書中師父用最淺白易懂的話語將如何做好人的道理以及一個又一個關於氣功、修煉、人體、生命乃至整個宇宙的秘中之秘、玄妙天機娓娓道來,讀起來直觀而親切,就像師父在面前跟我說話一樣,不論多嚴肅的道理、多精深的奧妙從師父口中道來就像一位親人、師長、朋友在跟自己聊天而已,某一句話不經意的時候感覺平白無奇、一帶而過,等回頭悟到點甚麼內涵的時候就頓覺這一句話就是一扇門,門後面那簡直像一個世界一樣意蘊無窮、深奧莫測。每當讀有所悟的時候,越發覺得佛法真經的廣博、深邃、真實而又玄妙,甚至很多東西只可意領、無以言表,的確人類的語言在佛法面前太淺薄,好比人想用一張紙來描繪整個宇宙,人力難為啊!就這樣,我一頭紮進了大法修煉的門。

雖因環境所限,一直處於比較封閉的獨自修煉狀態,所有的大法資料、煉功指導等都載自明慧網,但我還是感受到許多神奇。比如修煉不久就發現手掌的主要紋路有了變化,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過:「煉功人他的一生是經過改變的,手像、面像、生辰八字,和身體所帶的信息的東西已經不一樣了,是經過改變的。」我悟到師父已經給自己從新安排了修煉的路。以前經常感冒發燒、有鼻炎、咽炎、頸椎酸痛、皮炎等毛病,煉功後自然都不翼而飛,從那時到現在四年多我沒吃過任何藥,以前出差老惦記著要準備這藥那瓶的,現在不管出國還是去哪兒,坐飛機多遠,拎包就走,有飯吃有水喝就行,再也不用擔心身體不適、精力不濟。

記得有一次消業過程出現發燒症狀,燒到三十九度多了,不修煉的妻子一再勸我去打一針,別挺著難受,我說:「你見過電視裏古代的武林高手運內功療傷吧?有誰靠打針吃藥恢復體力的?吃藥對煉功人不管用,那也不是病。」沒多大一會兒體溫就降了許多,第二天也就基本恢復正常了。

還有一次更神,我給汽車加完冷卻水忘了蓋水箱蓋兒,著急發動就走了,開到目地地後發現水溫過高,想掀開前蓋檢查,卻怎麼也拉不起來,絕望之下想到默念法輪大法好,念三遍後,一拉車前蓋就起來了,發現水箱蓋兒就卡在前蓋和水箱頂部之間,原封未動,可水箱卻漏乾了,居然還能正常行駛!

還有一些類似的看似不起眼卻比較超常的經歷。此外師父在夢中或借我妻子的夢以及生活中遇到的一些人和事來點化我的例子也不少。但這些還只是體現在表面上的一些修煉現象,每一位真修弟子都會遇到各式各樣的神奇經歷,這也都是我們證實法所必然會遇到的,因為畢竟擺在我們面前的是宇宙大法,他當然是超常的,你同化於大法也必然會超出常人。但法輪大法好在人世間更主要、更普遍、更直觀的體現是大法弟子心性境界提高後展示出的真誠、善良、寬厚、慈悲、高尚、純潔、平和、理智、健康等等大法修煉者特有的處世原則和積極良好的精神風貌。如果說對於前面的那些修煉神跡可以見仁見智、甚至半信半疑的話,對於後面羅列出的人格特點和精神品質我想應該是世人都能親身感受到並作出客觀評價的,正如師父所說「人人都有佛性在」(《各地講法一》〈美國第一次講法〉),人的本性都是相通的,都是與真善忍的宇宙特性連通著的,所以人從內心、從本性的直覺上對於善與惡、好與壞都有一個普世的、公認的評判標準,那是先天被這個宇宙所賦予的,是不變不動的,無論後天觀念和習慣如何改變和異化,人的本性依然植根於這個宇宙。我自己就能感受到自己的心性標準、思想境界在修煉中是處於不斷提升和淨化的過程。

比如,以前我經常跟妻子(當時是女友)拌嘴吵架,感覺特受氣、憋屈的慌,修煉中明白了夫妻都是前世相互欠債所以這世才結為夫妻,在生活矛盾和爭吵中相互還債的道理後,心態就平和了許多,也懂得要更體貼對方,因為修煉人是好人中的好人嘛,好丈夫當然懂得為妻子著想,天天生氣的話也煉不了功啊。現在我們幾乎不怎麼吵架了,即使她不悅的時候,我儘量不動氣,不急著去辯解或爭辯來解決矛盾,根本就不去想妻子跟自己有甚麼矛盾,而是按照師父說的,儘量保持祥和的心態,想想自己哪裏沒做好、考慮不細緻、周全,再揣摩一下妻子對這件事的出發點、認識角度和實際感受,站在對方的角度和習慣重新設想一下這件事該怎麼辦,往往還沒想出解決的辦法,妻子情緒就已經緩和了許多,我想因為那時候我已經做到了退一步海闊天空,心從矛盾中超脫出來了,不那麼強調自己的看法和感受了,擺脫了常人情緒的困擾,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就是一種慈悲心的體現,而大法修煉出來的慈悲能溶化一切、圓容一切,當然就不應該出現爭吵、不應該有氣恨和委屈,這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的一種體現吧。

所以,修煉實質上就是讓人返本歸真,返回到先天本性上去。我個人的理解是這樣,比如小孩都很天真,大家都覺得兒時的記憶更快樂,之所謂金色童年,那是因為小孩的內心很純潔、頭腦也乾淨、簡單,善良的本性、天性沒有被後天觀念和塵俗所埋沒,人越靠近本性就越快樂──沒有或少有慾望當然就遠離了不滿足的痛苦。而大法修煉就能讓人──不論甚麼年齡、性別、職業、地位,思想中骯髒的慾念越來越少,內心會逐漸變得跟小孩、跟自己童年時代那樣純潔、無瑕,不同之處就是人的悟性越來越高,思想內涵、頭腦的容量越來越深刻和開闊,對佛法的理解日益加深,對宇宙的萬事萬物明白的越來越多,直到最後圓滿時徹底開悟、覺悟,成為覺者。一個人能知道一切、明白一切的時候還不該稱為大覺者嗎?各位讀者您覺得這是甚麼迷信啊、愚昧啊、玄乎嗎?其實這都是明擺著的道理。

感悟良多、體會良多,常言道「書中自有黃金屋」,《轉法輪》卻遠不止是一本書而已,任何人只要能靜下心來通讀一遍,可能領悟的東西比我還要多,而且都是無價之寶,遠遠勝過那「黃金屋」,因為佛法、天機本非世間凡物,對人而言是無處可尋的,今天師父把無價之寶撒遍這世間,就看你有心無心,有緣無緣啊!真心希望所有還沒機會認識、了解法輪功的同胞、各族友人能放下成見去讀一讀《轉法輪》,尤其是受中共矇蔽和毒害的中華兒女請不要害怕和恐懼法輪功,你們只是不知道李洪志大師在《轉法輪》中到底講的是甚麼,如果你們有機會拜讀了師父的著作,你們就明白何為對、何為錯、何為正、何為邪、何為善、何為惡了,那時候你將遠離恐懼,因為得到了真理還怕失去甚麼呢?失去謊言和假相那是大好事。真相不怕讓人知道,只有謊言和邪惡才依靠封鎖和黑暗。中共最恐懼的就是人人都能讀到《轉法輪》,都了解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甚至都想來煉法輪功從而身心受益,那樣的話,中共自己都覺得呆不下去,就像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的時候,恨不能找個地縫鑽下去。真善忍從微觀到洪觀無形充彌於萬物,遍及宇宙一切,拒絕和抵制真善忍就相當於自絕於這個宇宙,無異自尋死路。但恰恰是中共自己的無知、愚昧、狂妄、殘暴才導致它在劫難逃,罪業纏身:中共自大的以為只要有國家機器、有邪惡的洗腦術、有恬不知恥和滅絕人性就可以把全世界的好人都消滅掉或改造成壞人,可是卻發現同情好人的人越來越多;邪黨還想污衊法輪大法,把大法名譽搞臭、把大法弟子妖魔化、邊緣化,卻發現了解和認同甚至修煉大法的人卻與日俱增;中共天天高唱自己「偉光正」,給國人從小到大的洗腦,卻發現罵它的人、退出它的人只增不減。為甚麼?因為無知而恐懼,恐懼使無知變得更加愚昧、荒唐甚至瘋狂。

各位讀者,讓我們都走近和真正認識法輪大法吧!即使你對修煉功法不感興趣,那就多讀一本書、多明白一些真相又有甚麼不好呢?不知道才是一種遺憾,因為你連選擇的機會都沒有,知道了再作選擇,你也不會失去甚麼,至少你獲得並享有了知情權。這個地球上一百多個國家、一億多人每天都用心在讀同一本書,他們都認為這本書比自己的生命還珍貴,讀者朋友您對此難道就一點都不好奇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