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帶給我們一家人的福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接觸到大法的。當時五一中專學校放假,我從省城回到家鄉,發現家中有從姑姑家借來的《轉法輪》和《法輪功(修訂本)》兩本書,一看是關於「氣功」方面的書,便津津有味地讀了起來。

我自小就特別愛讀書,尤其對神傳文化非常感興趣,不論在現實生活中還是在影視劇中看到僧人、道士就感覺很親切,冥冥之中總認為自己未來也要遁入空門,也會有師父教我修煉的。

當天晚上《轉法輪》讀到一半時,我便激動起來,對父母說:「呀,這世上真有佛啊。」並且對父母說,咱們要想修煉只能學這個功法,淨土法門已經不能度人了。我們原來修淨土法門,到寺院皈依了,不過也不知道怎麼修,只知道求「佛」保祐平安發財。父母當時很吃驚,他們尚未看這兩本寶書,問道:「為甚麼要改修呢?」我根據當時對書的理解向他們解釋道:「現在這個世界上只有這個老師度人,別的神都不管了,所以啊,我們要修這個功法。」那兩天,我讀完這兩本寶書後,從書中找到了我對宇宙、人生、自然感到困惑問題的所有答案,那個激動興奮勁兒就別提了。

假期結束,我回到學校,又跑到在省城居住的姐姐家向她強烈推薦這兩本寶書,她看完後也是與我同樣的感受,覺得書太好了。她曾思考:這法這麼好,可是做起來太難了,到底學不學呢?經過兩天認真思考,她終於決定:「學!」就這念頭一出,她的小腹部位立刻有法輪旋轉!真是太神奇了!

我姐夫家族中曾有個橫死的長輩,靈魂無處去,就在我姐家。我姐只要是一個人在家,就經常感到影影綽綽有個人在家裏晃,嚇得她不敢一人在家。她學了大法後,師父給她清理了環境,家中再也沒有那個亡魂存在了。

從那年秋天起,父母和我也都開始學大法了。在我家鄉的小縣城,父親的「撒酒瘋」是相當出名的。因為父親有附體,跟了他幾十年,那附體讓他整日酗酒撒酒瘋逼他「出馬」,二十年來我家裏幾乎沒有一日安寧。父親在清醒時無數次想戒酒,怎奈附體的力量過於強大,想盡辦法也不能戒酒擺脫掉附體。父親學了大法後,苦盡甘來,師父幫他清理了附體,父親也不再沾酒,家裏終於過上了平靜的日子。

母親原來有半邊身子麻、頸椎疼、頭暈等毛病,學了大法後,這些毛病都不翼而飛,身體比年輕時還要好,每天都精力充沛,有著使不完的勁。

我在學法中師父給我開了天目,我曾無比清晰地看到過另外空間的奇美景色,還看到過太極圖等。

學法前,我在人世間渾渾噩噩的混日子過,既不知如何做人,更不知做人的真正目地,在常人的大染缸中不知不覺地被污染著,道德也一日千里地向下滑著,自己還以為挺好的。通過學法,師父把我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教我們如何做個道德高尚的好人,生命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讓我們返本歸真。師父為我們做的事情有些是我們肉眼能看到的,還有更多的是我們肉眼看不到的。想到這些感激之情無以言表,今生今世幸遇師尊慈悲苦度,我們真是無比幸運的生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