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為遇害 鄉親聯名申訴反遭調查 律師亦受打壓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九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在2010年3月間遼寧省清源縣英額門鎮五個村的376位村民,聯名為本村被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修煉者徐大為申訴,幾個月後此事近來由於中共調查,已成為備受關注的「聯名信事件」。徐大為家人聘請的律師王景龍遭到遼寧省司法廳的打壓。


申訴人共376位村民簽名(簽名圖片)

徐大為是村民們公認的好小伙。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重判八年。在監獄他受盡各種酷刑,被長期戴手銬腳鐐、毒打、上大掛、強行灌食、膠皮管子打、針扎、電棍電擊等。2009年2月3日,徐大為被釋放時,已是頭髮花白、骨瘦如柴、目光呆滯、不認識家人了。徐大為身上有多處電棍電擊的印痕,手腳浮腫,右腿膝蓋和腳踝處有傷疤,臀部皮膚壞死,呈黑紫色。大為被接回家後,蹲在牆角,不敢動。家人告訴他:「到家了,別害怕。」他時而清醒,時而糊塗,清醒時說:「監獄給打針,打精神病藥。關黑屋。打我,用拳腳打。」家人將大為送進醫院,醫生說:「人已經不行了,心臟衰竭,驗血時抽不出血,皮膚僵硬無彈性,這種身體不是一天、兩天造成的,早已錯過了醫治時期。」徐大為從監獄回家僅十三天,2009年2月16日離世,年僅36歲。


徐大為被迫害前幾個月

徐大為被瀋陽東陵監獄迫害的骨瘦如柴、身上有多處電擊印痕,臀部皮膚壞死。


徐大為善良、正直,曾在瀋陽市的飯店當廚師。

受徐大為家屬聘請的律師,瀋陽法源律師事務所的年輕律師王景龍,於2010年1月22日把村民群體支持申訴的聯名信,徐大為的身體狀況對比的照片6張,死亡證明,醫院總結,起訴賠償書,身份證複印件,還有證明律師身份的複印件,一起用郵政快遞郵到東陵監獄給監獄長李眾。

兩個月期間沒有任何答覆。律師也只有等到3月26日兩個月的期限到了,直接去了東陵監獄,接待他的是主任,主任說監獄長出門了,過些日子回來,還說:「死在監獄裏的很多很正常,想讓監獄主動給賠償是不可能的,向上告吧。」律師要求和別的領導見面,主任說都在開會,如果想見監獄長,等過些日子他回來再說。

在兩個月的時間裏家屬也不斷將聯名信逐級遞送,當家屬去政府機關詢問村民以聯名信集體支持申訴的答覆時,發現連門衛,連保安都知道了一方村民集體為在被監獄迫害死的法輪功學員鳴冤呼籲的群體事件,而且出來接待的監管局人員很緊張,似乎感到心虛,卻反而向家屬施加壓力。然而監獄管理局仍然以「沒有證據」為藉口,敷衍。還要反過來威脅悲慘的受害人家屬--不讓消息上網,不要再告了,不然「後果自負」。

一年一次的兩會,也是民眾反映情況的機會,徐大為家屬又將聯名信直接投遞中央政府機構及其信訪機構,希望能得到重視。四月七日晚清原縣司法局長與公安局長直接下到小小的山村開始了「調查」,但不是調查民眾反映的冤情,而是幾乎逐戶查問:誰找你簽的名?甚麼目的,最後來一句「你不要參與這事」。

據警察議論說,是中央周某某直接指令公安部下文件調查的。大概也因此才發生縣司法局長與縣公安局長直接入村的場面。

最近傳來了消息,說徐大為的律師被遼寧省司法廳找去,被嚴厲審問為徐大為案做法律申訴一事,而且據說之後所在律師事務所全所開會批評,有可能他的律師資格被吊銷。王景龍沒有想到會被如此打壓,身心受到很大打擊。可以看出聯名信所反映出的民意,讓中共感到驚恐,以致徐大為案的律師的依法執業也遭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