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為被迫害致死 家屬伸冤遭威脅(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三十四歲的法輪功學員徐大為,遭中共四個監獄八年迫害,最後被瀋陽東陵監獄迫害的骨瘦如柴、精神失常、無法進食,被接回家僅僅13天,於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含冤離世,身上還有被迫害留下的各種傷痕。


徐大為被迫害前幾個月

徐大為被瀋陽東陵監獄迫害的骨瘦如柴、身上有多處電擊印痕,臀部皮膚壞死。

家屬為替親人伸冤,幾個月以來,奔走於瀋陽各個司法部門,找到東陵監獄時,他們百般抵賴,推卸責任。監獄方面勾結撫順市清源縣英額門鎮管司法的張天偉、李順靈,崔書記等人,先後兩次到徐大偉家去威脅他的弟弟,不准參與他哥哥的事,「否則引火燒身」,並追問徐大為生前住在哪個醫院,屍體停在哪裏。家屬不說,就要把他抓起來。

5月7日上午,家屬來到瀋陽檢察院要求立案,追查法辦參與迫害徐大為的兇手。信訪申控處處長說到當地公安部門報案,做屍檢報告,確定是監獄所致,再來找他們立案。下午家屬來到瀋陽市公安部門報案時,市信訪大廳公安部門接待室的工作人員說:不管,我們這不管,歸司法局管。並說共產黨不倒,你們法輪功這事永遠解決不了。

家屬走訪瀋陽司法局時,接待人員告訴徐大為的老父親和妻子:算了吧,別找了,回家把遺體火化了吧,好好過日子吧。沒有證據,就是我自己家的事,我也沒有辦法。

作為司法部門怎麼能互相推責任?不是沒有證據,家屬提供了照片,徐大為口述,醫院的診斷等證據。東陵監獄等有些人也明白自己執法犯法,想方設法找到徐大為的遺體,想銷毀證據,掩蓋犯罪事實,為了達到這一目的,不惜濫用職權,威脅恐嚇無辜的受害人家屬,繼續執法犯法。人命關天!調查取證,這是公安辦案部門的工作職責,不是向家屬要甚麼證據。

徐大為已經含冤離世幾個月了,家屬奔波走訪各個司法部門。連立案都立不了,沒有地方肯為死者伸冤。在中共邪黨暴政下的中國,法律只是邪黨隨心所欲的迫害群眾的工具,民眾連基本的人身保障都沒有。

控告申訴狀

控訴人: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英額門鎮徐大為的親屬:徐相桂、張淑清、徐有為、劉麗娜、遲立華

控訴事項:

1. 要求調查瀋陽東陵監獄造成徐大為被迫害致死的犯罪兇手,以及相關責任人。法辦犯罪者,追究相關人員的法律責任,依法賠償。
2. 請協助我們查明,徐大為被關押瀋陽東陵監獄期間,獄方一直非法封鎖徐大為的消息,常年禁止家人探視的相關責任人。
3. 請求查明瀋陽東陵監獄長期執行「前來探視者,必須辱罵法輪功或法輪功創始人,方可探視」的做法,是誰制定的?誰指使監獄門衛警察執行的?有甚麼法律依據?

事實和理由:

徐大為,男,一九七五年十月三十一生人,遼寧撫順清原縣英額門鎮人,曾在瀋陽某飯店做過廚師。

徐大為的父母沒修煉法輪大法之時,身體特別不好,特別他的母親常年吃藥。在農村人沒有好的身體,繁重的體力勞動是根本幹不了的。幹不了農活,經濟收入就不好,所以家裏很窮。自從學法輪大法以後,他的父母身體明顯變好,不需要花錢買藥吃了,幹多少活也不累了;家裏收入也好了,所以就把家裏的舊房子翻蓋新房,家裏人從未有過的高興,非常感謝大法帶來的美好。在一九九六年徐大為回家過年時,看到父母和家裏這麼大的變化,也跟父母學起了大法。

原本善良的徐大為學了大法之後,按照大法的高標準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有一次,大為騎自行車時,被一個騎摩托車的人給撞了,本來是對方的責任,圍觀的人也這麼說,可是大為心地善良,不願給別人找麻煩,不但不讓對方賠償,還把兜裏僅有的錢拿出來,給了對方讓他去修車。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遭誣蔑、被抹黑後,親身體驗到「法輪大法是正法」的徐大為,為了使親朋好友不被謊言迷惑,用省吃儉用的錢印製真相資料,以平和而不違法的方式,向人們述說法輪功所遭受的極不公對待。這不過是一個正常公民行使最起碼的權利──「說真話」而已。

然而,二零零一年一月,徐大為遭到瀋陽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勝利派出所綁架和刑訊,隨後竟被瀋陽市和平區法院判刑八年。所依據的罪名完全是非法的,因為法輪功在中國完全是合法的:

一、法輪功要求學員遵照「真、善、忍」努力做一個更好的人,對任何國家與任何正常的政府百利無一害。如果講真話、做好人都違法,那個所謂的法律一定是惡法。

二、國際法律和中國憲法都規定了信仰自由與言論自由。任何與憲法對立的東西都無效。某某人和某某報紙說的話,這不能成為法律依據。法輪功屬於信仰自由範疇,法輪功學員也有言論自由。

三、中共各級不法人員起訴法輪功學員的罪名主要是「利用×教破壞法律實施罪」可是法輪功學員究竟破壞了甚麼法律實施?是刑法的哪一條?中共司法部門說不出來。

四、法律只能針對行為,不能針對思想。2001年前後,中共媒體為了打壓法輪功,大談日本和法國如何「通過立法打壓邪教」,這完全是誤導。其實那些國家的這些教派至今還是合法存在,法律針對的是這些教派的個體的暴力行為,而不是他們的信仰。法輪功學員即使面對中共這麼邪惡這麼持久的暴力鎮壓,也完全是和平理性的,沒有任何暴力傾向,對他人沒有任何傷害。

越來越多的正義律師,站出來為法輪功做無罪辯護,當庭指出:信仰法輪功無罪,傳播法輪功真相無罪。因此我們家屬對於此非法誣判將一直申訴下去,直到洗脫恥辱、真相大白。

徐大為被誣判後,先後在瀋陽大北監獄、凌源第一監獄、撫順第二監獄、瀋陽東陵監獄遭受暴力洗腦,長期戴手銬腳鐐,毒打、上大掛、強行灌食、膠皮管打、針扎、電棍電擊等殘酷虐待。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徐大為八年非法刑期已滿,家人來到東陵監獄接人時,發現徐大為極度消瘦,骨瘦如柴,頭髮花白,臉色非常難看,呈黑紫色,兩眼發直,面目表情呆板,身體特別機械。目光呆滯,不認識家人了。被接到家後,蹲在牆角,不敢動,誰一靠進他時,他就非常恐懼。家人告訴他:「到家了,別害怕了,」勸了半天,他才緩過神了,坐在床上。經過家人照料,他時而清醒,時而糊塗。在清醒時他告訴家人:「東陵監獄太邪惡了,監獄給打針,打能致人精神病的藥,強迫吃藥。用拳腳打,銬在牆角,打昏死過多次。經常遭「嚴管」,關在黑暗的屋子裏(小號)」。

徐大為的前胸和腰腹部留下很多褐色的塊狀的斑痕。據了解的人說,這是電棍電擊後留下的印痕。全身骨瘦嶙峋但手腳浮腫,右腿膝蓋和腳踝處有結痂的傷疤,臀部皮膚壞死,呈黑紫色,脖子處有明顯的類似勒或掐的痕跡。面部肌肉痙攣,咳嗽、吐痰、呼吸困難。一直不能正常進食飲水。回家不到兩週,(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在醫院含冤離世。

在二零零七年末,由撫順第二監獄(青台子監獄)轉到瀋陽東陵監獄三監區(監區長郭保元)。在二零零八年正月初八,家人在瀋陽東陵監獄見到徐大為。這是徐大為被轉押到東陵監獄裏,唯一的一次與家人見面。當時與家人談話時,思維和精神都正常。而在一年後,接他出獄時,身體狀況十分惡劣,虛弱瀕死和精神失常的狀態。在東陵監獄非法關押僅此一年的時間裏,是甚麼邪惡手段致使一個年僅35歲鮮活的生命被摧殘得接回家十三天就離世了。

東陵監獄接見室負責人解安泰、金富志,強迫前來探視的家屬罵法輪功,才允許接見。兩年前,家人幾乎每個月都趕到東陵監獄要求見徐大為,每次都因為家人拒絕罵人或被告知「徐大為正被嚴管」,而禁止探視。徐大為被非法押瀋陽東陵監獄期間,獄方一直非法封鎖徐大為消息,常年禁止家人探視。

徐大為不是罪犯,相反,他是一個非常好的小伙子。即使東陵監獄不顧及絲毫的正義良知,不顧及任何的法律公正,即使把徐大為當作一個「罪犯」對待,也無權剝奪他會見家屬、家屬會見他的權利。該監獄長期封鎖消息、禁止家人探視,必然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那麼,徐大為究竟親身經歷或見證了甚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使東陵監獄如此害怕,非但禁止他與家人見面,而且在出獄前要把他摧殘到神智不清的地步?

被東陵監獄迫害死的法輪功學員不止一個。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二日,撫順市清源縣六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張友金,在東陵監獄患上傳染病。家屬要求保外就醫,東陵監獄以不放棄信仰為由,不給辦理,並敲詐了家屬三千塊錢,最後張友金因得不到良好的治療,而含冤離世。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九日,瀋陽市法輪功學員鄭守君在東陵監獄被迫害致死。

我們作為徐大為的親屬,在痛失親人之餘,一定要替他申冤,強烈要求追查東陵監獄所有參與虐殺徐大為的犯罪兇手,相關責任人,直至法辦兇手。


相關責任人:東陵監獄長:李眾
三監區長:郭寶元
隊長:霍喜中,吳寶泉
門衛警察:解安泰,金福志

姓名 座機電話 手機電話 郵編 通信地址 備注
陳政高 024-86892987  110032 瀋陽市皇姑區北陵大街45-9號 遼寧省長
滕衛平  13700009000 110032 瀋陽市皇姑區北陵大街45-9號 遼寧省副省長
肖聲  13904000696 110033 瀋陽市於洪區崇山東路37號遼寧省檢察院長       王震華        13066667788 110013 瀋陽市惠工街132號 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
肖作福  13700011707 110032 瀋陽市皇姑區崇山路75號 遼寧政協主席
張文岳 024-23128100秘書  110006 瀋陽市和平區和平大街45號 遼寧省委書記中央委員
張行湘 024-86292027 13998184045  瀋陽市皇姑區崇山路75號 遼寧政協原副主席
張錫林 024-86681540秘書  110033 瀋陽市於洪區崇山路3

王懷遠 024-86681429 13940000855 110033 瀋陽市於洪區崇山路39號
王俊蓮     13904037333 110013 瀋陽市沈河區北戰路118號 中央紀委委員
王唯眾 024-23866064 13940400037 110006 瀋陽市和平區和平大街45號 遼寧省紀委書記
王瓊 024-86681640秘書 13889803939秘書 110033 瀋陽市於洪區崇山路39號 遼寧人大副主任
劉國強 024-86890880 13940582146 110032 瀋陽市皇姑區北陵大街45-9 遼寧省副省長
閻豐 024-86681567秘書 13700006133 110033 瀋陽市皇姑區崇山東路39號 遼寧省人大主任    朱紹毅 024-86681742 15840237768秘書 110033 遼寧省於洪區崇山路39號 遼寧人大主任

孫桂真 024-86899800 13904012801 110032 瀋陽市皇姑區北陵大街45-7號
李會永 024-86681534  110033 瀋陽市於洪區崇山東路39號
李志偉 024-86681026  110033
吳守斌 024-86681722  110033 瀋陽市於洪區崇山東路40號
聞世震 024-86681542秘書 秘書13889804666 110006 瀋陽市和平區和平南大街45號遼寧省委辦公廳
龔世萍 024-86681840秘書 秘書13804999973 110033 瀋陽市於洪區崇山東路39號   王業卿 024-23128660 13804050917 110006 瀋陽市和平區和平南大街45號省委組織部

王景蘭 024-86681428 13804078005 110033 瀋陽市於洪區崇山東路39號 省人大副秘書長
史桂茹 024-23252838 13066698900 110006 瀋陽市和平區中興街20號遼寧婦女聯合會 省婦女聯合會主席司法委員
仲躋權 024-86681740秘書 13940290986秘書 110033 瀋陽市於洪區崇山東路39號 省人大副主任
趙長義 024-227636190 13904009191 110013 瀋陽市沈河區北京街26號 瀋陽市人大常委會主任
蘇宏章 024-22829003 13940021516 110014 瀋陽市沈河區青年 大街150號
瀋陽市檢察院法律熱線電話:024-16010661.在每週一、三、五上午9-11點接通)
024-86527661(每天上午11點到11點半)
司法局電話:024-82702688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