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永遠的二十一歲》引起的一點思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讀了明慧網於四月二十七日的一篇文章《永遠的二十一歲》,心情沉重而複雜。為柳志梅這個曾經出類拔萃而又年輕鮮活的生命被置於如此悲慘的境地而揪心;亦為她在獄中為堅持信仰歷盡魔難、最終卻沒有抵得住邪黨的「復學」騙局而遺憾;更為那些悉心照顧柳志梅卻沒能喚起她在法中強大的正念,如今被非法關押的同修而痛心。

寫此文,意在與同修交流:佛法的慈悲與威嚴同在!作為修煉的人,要時時刻刻、一思一念站在法的基點上、站在大法學員責任與使命的基點上正念正行,不讓舊勢力有機可乘,才能減少迫害,減少不必要的損失。

柳志梅曾以佳績走入清華校門,因為堅持信仰,被邪黨非法重判。一個年僅二十一歲的女孩,在邪惡的黑窩裏受盡酷刑折磨,仍然堅守著自己的信仰,堅守心底深處的那份善良,令人欽敬。可是邪惡就是在修煉人放不下的執著中下手。當邪黨欺騙她答應轉化了可以重返校園時,她選擇妥協了。也許,高等學府是她在人中夢寐以求的志向,但修煉是要放下人中的一切、放下生死,最終走向圓滿的。柳志梅迷失後,邪黨以「復學」作誘餌,讓她做起罪惡的「幫教」,讓她罪業深重。邪黨人員最清楚,迷失的大法學員一旦離開黑窩,很快又會從新回到大法修煉中來。為掩蓋它的暴行,給她注射毒針,致使她精神失常,在日後無法揭露黑窩中的罪惡。

從法中我們認識到,面對巨難,真的能夠坦然放下生死,生死真的就會不存在了。正念不足的情況下,這個心、那個執著夾雜在裏面,就很難闖過關難,一個大法學員一旦在關難中幹了不該幹的事,意味著甚麼?舊勢力也因此一定不會放過犯罪的大法學員。如果不能彌補洗刷掉其罪惡,同樣要償還該償還的。

柳志梅因為被邪黨迫害而精神失常,我們的同修不顧個人安危,關心照顧她無可厚非。但最主要的是讓她的主意識精神起來,通過在法中樹立正念,使她的主元神復活。如果她本人不能從生命深處清醒理智起來,外在的條件環境起不了關鍵作用。如果她在半清醒半糊塗的情況下,繼續起著負面作用,那就應該用正念對待此事。因她而被迫害的同修目前被非法關押,這損失有多大?我不知柳志梅的具體情況,只看了《永遠的二十一歲》有感而發。希望照顧她的同修們根據具體情況正念正行,一個生命何去何從是自己的選擇。一旦選擇了甚麼,其後果都得自己去負責,大法是有標準的,是慈悲與威嚴同在的。

由此我想起了前幾年我身邊發生的一件事。她是一名報社記者,修煉後我認識了她。她曾有一種怪病,渾身發癢疼痛,不能受風,醫院治不了,病痛折磨了她很長時間。一九九九年初她走入大法修煉,身體很快康復了。她修煉僅有兩三個月的時間,罪惡的江氏集團就開始了瘋狂打壓,她感恩於大法給了她健康的身體,不懼邪惡的瘋狂,給區長直言上書,講大法能使人心歸正,講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但她招架不住邪黨的恐嚇威脅,經歷一番惡毒的洗腦後,她走向了反面,在邪惡打壓大法最瘋狂的時期,她成了一個邪惡的「幫教」,全市大小洗腦班她都去過,乃至跑到省市勞教所等黑窩從事罪惡的洗腦活動,宣揚歪理邪說,成為當地「六一零」特務組織的得力幫兇。她本人能寫善辯,加之外表形像好,一時迷惑了不少法理不清晰的人,當時有很多學員被她帶上邪路。

這樣的罪惡她大約幹了有三年的時間。在長時間與大法學員的接觸中,她能感受到大法學員的與眾不同,她一邊幹著罪惡的勾當,一邊心裏有著莫名的顧慮和擔憂,就在進行罪惡的「幫教」活動時,四種疾病侵襲了她,其中一種是癌症。她住進了瀋陽腫瘤醫院。在醫院,她經不住病痛和化療副作用的雙重折磨,萌發一個念頭:「我的病誰也治不了,只有大法才能挽救我的生命。」她隨即給同病室的病人講述大法真相,並不顧醫院的阻擋和家人的反對,提前出院,回家學法修煉。

奇蹟再次出現,癌症消失了。她更是感恩戴德,逢人便講大法真相。一次,單位讓她和一個同事到一個地區採訪一個身患絕症的人,目地是讓患者說如何受到了邪黨的「關懷照顧」等等。去了之後,她看到患者貧窮淒慘而又病入膏肓的狀況,忘了採訪一事,當著同事的面給患者講大法真相。患者聽了大法福音後很受感動。她自己事後卻遭同事構陷上報。領導開始對她施壓恐嚇,強迫她表態。經一番波折,她心理壓力更大了,明知大法好,又懼於邪黨的凶暴,不敢說真話。多重壓力和複雜的矛盾中,她不能靜心修煉,最終被病魔拖走,年僅四十幾歲。

對於這名記者的事,很多人不知真實情況,認為這麼一心信仰大法的人,怎麼大法師父就沒管她呀?孰不知,她幫惡黨迫害修煉人,造業深重,即使師父不怪她,一再給她機會,關鍵時刻她卻一腳門裏一腳門外,那算是真正的修煉人嗎?無論平時怎麼說的好,曾經有過怎麼樣的舉動,每一個關鍵時刻都是其境界的最真實體現。

這件事也說明了大法修煉是嚴肅的,是威嚴與慈悲同在的。修煉的中途插進任何干擾,都會影響修煉的進程。師父講過「修煉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的法,我們究竟能領悟其中多少內涵呢?

對迷中世人,我們能夠無私付出,無條件的慈悲救度,對我們的同修也是一樣,同修一時走了彎路,只要她能回到大法中來,我們就要以洪大的慈悲寬容理解她;對徹底迷失走向反面的人,完全脫離了法還在不斷起著干擾作用的人,也有公正的結局和位置等著她(他)。我們歷經了風風雨雨十餘年,走過來不容易,願我們多理智少魯莽,以慧眼識正邪真偽,正念對待所遇到的任何事,不要摻雜人情和人心。

以上是個人認識,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