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法輪功學員朱建朋含冤離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明慧通訊員廣東報導)廣州法輪功學員朱建朋,十一年來經受了中共多次迫害,在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含冤離世。朱建朋在修煉前因車禍成為殘疾人,修煉法輪功之後重獲健康。可是朱建朋卻多次被中共警察綁架折磨,不幸過早離世。

一、修煉法輪大法使一個殘疾人成為一個身心健康的人

朱建朋原來是廣州番禺永大集團公司總務科職工,因工出差騎摩托車出車禍,頭部重創,手術時頭部一個洞用鋼片封住。生命雖保住了,卻落下了殘疾,一個手不能拿東西,一個腳成跛腳,走路兩腳一高一低、一拐一拐的。同時由於大腦受損,落下癲癇的後遺症,智力下降等,女朋友也因此離他而去。從此性情大變,沉默寡言,自卑。由於他是飯堂員工,所以經常到飯堂走一走,常在飯堂犯病。

一九九七年經人介紹走入法輪大法修煉。性格逐漸開朗,笑逐顏開,臉色白裏透紅,不用食一粒藥,以後再也沒有犯過癲癇病,與前判若兩人,人們都看到這確實是一個生命的奇蹟。

二、中共惡黨對一個殘疾人的迫害

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由於朱建朋堅定信仰,進京上訪,公開為法輪大法說公道話,中共邪黨把他綁架到洗腦班兩次,劫持到勞教所三次。

朱建朋於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訪,被警察綁架到海澱區看守所。惡警為了套取朱建朋個人的資料,威迫利誘,當朱建朋斷然拒絕透露半點信息時,惡警就兇相畢露,把他的衣服扒光,還用冷水淋濕他的身體。強迫一個殘疾人在冰天雪地裏折磨。那是隆冬季節,氣溫零度以下,惡警哪裏管人的死活。

二零零一年元月,惡警把他綁架回廣州番禺看守所戒毒所進行強制「轉化」,期間限制人身自由,強迫觀看構陷法輪大法的「天安門自焚錄像」,強迫寫所謂「悔過書」。但朱建朋不為所動。惡警未經任何法律程序,把他強押到第一勞教所迫害。強迫幹奴工,輪番精神洗腦,強迫觀看誹謗法輪大法的錄像與文字。經過長期的精神與肉體折磨後,朱建朋的癲癇病復發,犯病時,全身抽筋,口吐白沫,神志不清,小便失禁。回家後,身體又逐漸恢復健康。

約二零零四年,朱建朋向主管迫害的警察寫了一封勸善信,又被綁架到黃埔洗腦班迫害。

因朱建朋發真相資料,二零零七年三月到九月又被綁架到「廣州市法制學校」(實為洗腦班)迫害。他在洗腦班上講真相,惡警不准他睡覺,不准洗澡。惡警印一個與床一樣大的師父像片放在床板上,致使他睡不了覺。

二零零八年七月奧運會前,朱建朋因發資料,被綁架到拘留所,被牢頭毒打,致使他出現肺結核的症狀。但惡警依然把他押往廣州第三勞教所迫害。後因病情嚴重,惡警只得把他轉到廣州武警醫院。期間,惡人為他注射了不明藥物,致使他頭昏目眩、站立不穩,高燒不退、神志不清。最後導致尿血、腎衰竭。惡警只得為他辦保外就醫,送往番禺人民醫院。這種折騰,不但摧殘了朱建朋的身心健康,最後連警察都不想管了,只得放他回家。

回家後,身體雖有所恢復,但由於遭受連年不斷的身心摧殘,且回家後「六一零」,居委會等不斷騷擾,致使身體越來越弱。不幸過早離世。沒有邪黨的迫害,他絕對不會離世那麼早。

三、迫害不止,講真相不停

正因為朱建朋在大法中的親身受益,所以才不顧被迫害的安危,長期到社會上講真相。人們都應想一想,他作為一個殘疾人,原來每月只有三百元的殘疾費作為生活費。到二零零八年提到三百五十元。就這樣的錢,他還拿出部份錢做真相資料。他生活的節儉可說到了極點了。他為了甚麼?還不是為了證實大法的美好,讓更多的世人受益?但是,一些帶出國旅遊團的導遊還造謠說:法輪功的人發資料是領了錢的。其實,只有中共的人做事靠的是錢,而法輪功的人做事靠的是心,看看朱建朋就可得到證明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