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濮陽市45歲付紅霞被迫害致死(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在數次絕食抗議迫害中,她先後兩次被野蠻灌食,包夾和幾個吸毒犯人按住其手、腳,由惡警和吸毒犯人強行灌食,幾把勺子把被撬彎,嘴裏被搗爛,牙齦撬出血,兩顆門牙被撬成大豁口,血與食物一齊噴出。為防止吐出,惡警將幾把勺子把插入喉嚨深處,食物既嚥不下去又吐不出來,令其窒息。

以上是付紅霞女士在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遭受的迫害。2010年3月3日,累遭中共殘害的付紅霞含冤離開人世,年僅45歲。付紅霞的父親還未從失去老伴的痛苦中走出來,又失去了唯一的女兒!

高精度圖片

付紅霞,大專文化,河南濮陽市熱電廠職工。1999年7月20日中共流氓集團對法輪功進行血腥迫害後,付紅霞依憲法去北京上訪說明「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先後四次被綁架,家裏私人物品被搶劫,並被非法關押在濮陽市看守所,被非法勞教三年,多次被強迫進洗腦班受迫害,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

一、修大法獲新生

付紅霞在幼小時,父親是小學校長,因為說一句真話,被中共邪黨打成右派。在以後邪黨對「地、富、反、壞、右」,批林批孔,批「臭老九」的邪惡迫害中,全家人受盡屈辱。在中共宣傳煽動下週圍人的鄙視,在付紅霞幼小的心靈裏留下了深深的陰影,再加上糧食不夠吃,從小就體弱多病,性格被扭曲,怯懦、怕事、自卑、壓抑。心中常有對《桃花源記》中描述的和諧美好生活的嚮往。夜晚,她仰望天空,深邃而寧靜,心想是否有老人說的神話仙境?耶穌基督傳的福音中講的是否是真的?因為從小在邪黨製造的文化中被灌輸的都是無神論、宗教是麻痺人的精神鴉片,所以百思不得其解。但心中常有一念,將來有機會一定要探究這方面的東西……迷茫中她苦苦尋覓。 由於第三者插足和各種原因,付紅霞無奈之下被逼離婚。這無疑給付紅霞以致命的打擊,身體也每況愈下。

1996年春,付紅霞拖著久病的身體和疲憊的心拜菩薩以求解脫。但是,病情越來越重,腹痛、胃痛、頭痛和嚴重的婦科病,吃藥打針也無濟於事,辛辛苦苦掙來的錢全用在了看病上,看著身邊幼小的孩子,她心如刀絞……。

1997年春天,付紅霞在好心人的指引下幸運聽到了李洪志師父在濟南講法錄音。當聽到:重病人和精神病人我們是不收的,心中有疑慮:我這樣的重病人,師父會管我嗎?付紅霞不敢奢望,繼續四處奔波求醫治病,但醫院就是診斷不了,無從下藥。在病床上,付紅霞痛苦的想:師父啊,原諒我吧,我覺得自己是重病人,師父不會管我。付紅霞虔誠的心得到了回應,就在這一瞬間,她的胃部像被擠壓一樣,非常難受,當時拍B超,甚麼也沒發現,過了一會兒,也不難受了,再拍B超,原來胃口的一個硬塊兒不見了。

在回家的路上,付紅霞興奮地像一個孩子:師父管我了,為我清理身體了!

從此以後付紅霞請來了所有的法輪大法書籍,虔誠拜讀,生活中時時處處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飛,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快樂,心情也好了,人也開朗起來了,生活中充滿了幸福和陽光。

自己受益了,也想讓更多的人得法受益,她把平時省吃儉用的錢用來買書,無償贈給親朋好友和有緣人。

二、講真話遭迫害

然而好景不長,天空中烏雲密布,大有天塌之勢。自1999年「天津事件」天津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和「4.25」萬名法輪功學員北京中南海和平上訪後,河南省安陽市湯陰縣岳飛廟李洪志師父親筆題詞的石碑和字匾被砸碎,中共邪黨的一些內部報刊和文件中都極盡污衊之邪惡。為了講明真相,付紅霞與許多法輪大法學員自發組織上縣、市、省信訪辦上訪,用各自的親身修煉實踐,證實大法在提高人類道德和祛病健身方面的奇效,樁樁件件催人淚下,感人肺腑。親自接見的政府各級官員和工作人員都深受感動和震撼,有的當時就把學員贈送的《轉法輪》一書拿走,表示也要學法輪大法。上訪時,大家井然有序,一字排開,站在人行道邊,連盲道都讓開了,臨走時,大家都自覺把地上雜物拿走,地面上乾乾淨淨。

可是「樹欲靜而風不止」,來自中共高層打壓的勢頭還在升溫,1999年「7.20」江氏流氓集團一意孤行凌駕於政府和憲法之上,把法輪功定為非法組織,開始綁架各地輔導員並逼迫學員上交大法書籍。付紅霞的單位緊隨邪黨把本單位所有煉過法輪功的學員召集起來,宣讀誹謗大法的文章,並揚言:如不放棄修煉、和法輪功決裂,就停發工資和坐牢。面對嚴酷的現實,很多學員妥協了,付紅霞不願意昧著良心說假話,受到單位的威脅,並非法把付紅霞的工資降至二百元。

1999年12月,付紅霞被非法關押拘留所幾天後,家人帶著9歲的孩子前來探望,孩子淚流滿面,她把孩子抱起來放在膝上,對孩子講:「媽媽能不能說假話?」天真無邪的孩子流著眼淚說:「不能」。會見時間到了,孩子哭著拽著她的衣角不走,堅持要和媽媽一塊兒坐牢,那裏的警察硬是把孩子的手掰開,拽走,她噙著眼淚望著孩子離開,拘留所的鐵門關上了,孩子走了不遠,又飛快地跑回來,手搖晃著鐵門哭喊著要媽媽……此情此景令人心碎。

在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期間,付紅霞和其他法輪功學員抱著修煉人的善良、純正、和大忍之心,感動了獄中所有犯人和大部份管教、警官,也使一些尚存良知的人放棄了行惡。獄中小號大多關的都是一些刑事犯人,品行低下,平時常常吵鬧打架,管教一天幾次進來恐嚇調解。自從大法弟子被非法關進來之後,迥然不同的高素質和善良、處處為他人著想的做法,逐漸改變了環境,有的跟著學起了法輪功。管教感慨的說:只要有法輪功在,我一個星期不進號也放心。一個曾暗中監視付紅霞的便衣警察讚歎的說:你們法輪功個個了不起!你們師父了不起!

三、被勞教迫害生命垂危

2001年春天,付紅霞被秘密劫持鄭州十八里河勞教三年。相對看守所,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更殘酷。大批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之後,勞教所為了提高轉化率(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寫不修煉的保證書),甚麼樣的毒招都用上了:包夾、謊言欺騙、洗腦、特務假扮法輪功學員從中禍亂、長時間奴役勞動、不讓睡覺、毒打、酷刑等。很多學員在高壓下被迫轉化,惡警又逼迫她們說服不轉化的學員,當時情形極其惡劣。

付紅霞多次絕食抗議非法關押,挨過無數次的打罵,並遭野蠻灌食,門牙被撬開兩個豁口。之後邪惡之徒利用謊言欺騙和偽善也沒能轉化了付紅霞,就開始以不讓睡覺、毒打相逼迫,大有不轉化只有死路一條的邪惡氣勢,又以親情相脅迫,逼迫她與家人通電話,讓家人感受到她處境的嚴酷。面對孩子淒厲的哭聲和父母的哀求,付紅霞的心都碎了,對著電話說:「我沒有錯,我走的是正路。即使為真理而死也死得其所!你們應該以我為榮!」

邪黨惡徒看這招不行,就連踢帶打,把她推到另一個房間,一幫人圍著打,拳頭像冰雹般落在她的臉上、胸上。之後又推著她強制讓她在寫好的轉化書上簽字,她當時想:即使把手折斷,也不給邪惡簽字。她把手中的筆折斷,惡人開始擰她的胳膊,扳她的手指,最後也未能得逞。

一招不行又來一招:晚上,勞教所派兩個人看著她,不讓她睡覺,讓她面牆而站,一天的折磨滴水未進。那兩個看管她的曾是法輪功學員(被轉化),她們深受感染。深夜,其中一個為她披了一件衣服又倒了一杯水,另一個為她鋪好紙筆,說:你給所長和管教寫信吧!付紅霞奮筆疾書,闡述了大法的美好, 揭露了邪惡的謊言,告訴他們這樣做是徒勞的,永遠都改變不了大法弟子的正信。然而惡警喪盡天良、完全成了邪黨的惡犬:惡警把付紅霞單獨封閉在一個房間裏半個月。

之後邪黨對付紅霞的迫害招數更毒:把雙手緊緊的反綁在背後,根本直不起背,只能弓著腰,頭抵著牆,長時間站著,雙臂都成黑紫,僵硬了,才放開。再把胳膊向前伸,那一剎那,胳膊象骨折了一樣疼。更有邪惡者,將綁著的手臂往上扳,疼的她差點栽倒在地上。肩頭、肌肉、筋、胸肌被扯拽損傷,疼痛難忍,噁心心慌。還有其他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被「吊拉」、「烤全羊」等毒招迫害。

長達兩年之久的殘酷迫害,付紅霞被法醫診斷為嚴重胸積水,有生命危險,勞教所懼怕承擔責任, 給付紅霞做了所謂的保外就醫。

四、長期騷擾、監控

回家後,熱電廠邪黨領導與濮陽市「610」人員、勞教所相互勾結,以勞教期未滿為由不讓付紅霞上班,她找到「610」人員和公安政保科,據理力爭,才要回了基本的生活費(200元)。

2003年冬天,剛從勞教所出來不久,中原油田610和市610聯合綁架了付紅霞與其上初中的女兒,並把付紅霞非法關押一個月。女兒遭到野蠻審訊,受到極大的驚嚇。

付紅霞獲釋後,人雖然在家中,但是並沒有真正的自由,家裏電話被監控,走到哪兒都處在惡人的跟蹤監視中。 勞教所的迫害也沒有結束,勞教所以所謂的「回訪」為藉口,勾結市610,多次上門騷擾,給付紅霞單位施壓,逼迫她寫不修煉保證。

由於生活所迫,付紅霞不得不外出打工掙錢,養家糊口。這樣一來市610和單位就無法掌控付紅霞,單位領導不得已恢復了她的工資,以便隨時掌握她的情況,以達到保住自己烏紗帽的目的。

就是因為一直不放棄信仰,付紅霞便成了濮陽市邪黨領導們的眼中釘、肉中刺,為了不讓付紅霞成為他們往上爬的絆腳石,市「610」宋鴻洲等不顧她生命危險,多次把她綁架進洗腦班,威逼所謂轉化過的法輪功學員給她洗腦,要洗成符合邪黨「假、惡、鬥」的思想,並以不寫保證就再次勞教來威脅付紅霞和她年幼的孩子及年邁的父母,家裏整日烏雲密布,老倆口和外孫女經常相對而泣。付紅霞的母親哭瞎了雙眼,由於對女兒過度的擔心和操勞,吃不好,睡不好,於2007年春天含著冤恨去世。

在中共當局這種毫無人性的殘酷迫害下,付紅霞的身體急劇惡化,2008春天年被濮陽市第五人民醫院(傳染病醫院)診斷為骨結核,醫院為她成功做了手術,後脊柱側面的骨頭被截三節。病痛中的付紅霞依然對醫生和同屋的病友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以糾正他們頭腦中被邪黨矇蔽的思想,挽救他們。然而市 「610」卻在此時在付紅霞的傷口抹鹽,以所謂的「探望」為藉口,再次給她和她的家人施加壓力,至此邪黨對百姓的偽善在付紅霞面前表現得淋漓盡致,一覽無餘。
付紅霞的父親剛剛失去老伴,又要照顧生命危在旦夕的女兒,又經常受到市610和單位的威脅,心情可想而知。

出院後,付紅霞在法輪大法的沐浴下漸漸康復,在她身體剛恢復不久,中原油田和市「610」脅迫單位,試圖要把她綁架到看守所(其實從勞教所回來後邪惡一直沒有放鬆對她的監視居住),但在好心領導的保護下沒被帶走。但是單位領導卻把她安排在政保部門上班(實為把她監管起來了)。一個政保幹部還從網上下載污衊大法的文章,付紅霞告訴他:這些都是假的,不要上當!接著給他講明真相,並舉了幾個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的例子。

在政保部門上班讓付紅霞甚感壓抑,吃不下飯,身體再次惡化,醫院診斷為胰腺癌。她吃甚麼吐甚麼,長達半年之久臥床不起,瘦得皮包骨頭。醫院告知家人不用住院了,省點錢吧。

為了避開在政保部門這個壓抑的環境,使自己的心情好一些,付紅霞不得不辦理了內退,月工資700元。這一下付紅霞的生活又陷入了困境。

此時,熱電廠邪黨黨委、政保科、工會代表單位前去所謂的慰問,用手提的所謂禮物做掩蓋,眼看著付紅霞骨瘦如柴,有氣無力的在床上躺著,說些冠冕堂皇、心口不一的話,走走過場,背地裏卻污衊大法、逼迫付紅霞的父親給付紅霞做工作,企圖利用家長的權利讓付紅霞轉化,並說到時追悼詞上無法寫等等邪惡的鬼話。

中共邪黨對人民的迫害歷來就是人快要死的時候,只要還有一口氣,也得逼你跟隨邪黨,甚至死後還要挖墳掘墓,破了你家的風水。

醫院雖然已經下了死亡判決,但家裏人還是千方百計的把她送到另一家醫院,以奢求她能多活幾天。於2010年3月3日付紅霞含冤離世。

付紅霞至死沒讓共產邪黨得逞,這正是我們中華兒女幾千年的正氣和精神,然而邪黨在霸佔中國這塊土地的幾十年中,我們中華大地又有多少冤魂飄散不去。

中共邪黨又一次對人民欠下了血債,俗話說:欠債還債,欠命還命。希望所有參與迫害付紅霞的惡人們,看看你們跟隨中共邪黨所犯下的累累罪惡, 希望尚存良知的人能夠改過自新,從自我做起停止這場血腥的迫害,給自己和家人留一線生機和希望,不要做中共的殉葬品。

主要責任單位:濮陽市610、濮陽市公安局、濮陽市熱電廠、濮陽市看守所、濮陽市拘留所;中原油田610、中原油田公安局;河南省鄭州市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
主要責任人:
宋鴻洲,原610主任,現任濮陽市勞動局副局長。0393-8121968(辦) 13903931968(手機)。
郵 編: 457000 :河南省濮陽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
地 址:市人民路33號
袁文峰,原610科長。現任司法局市依法治市辦公室主任。0393-6681869(辦)
濮陽市司法局 地址:濮陽市開州中路 郵編:457000
賈天波,原610主任,現任濮陽市公安局邪黨副書記、政治部主任。
王海真,濮陽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政委。0393-8820232(辦)15903936689(手機)
阮金泉,濮陽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邪黨書記。總機8820000轉、8930000轉
徐教科,濮陽市原市委副書記,現任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地址:濮陽人民路51號 0393-6666837(辦)郵編:457000
李朝聘,濮陽市原市委副書記,現任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秘書科:0393-6666901
梁鐵虎,濮陽市原市長。
王豔玲,濮陽市現任市長。市委辦公室0393-6666800
秘書科0393-6666805 市長熱線:0393-6666123
孫喜民,濮陽市原政法委書記,現任濮陽市人民檢察院常務副檢察長。0393-4653003(辦)地址:?濮陽市開州中路?電話:?0393-4653081
張禮傑,濮陽市原政法委書記,現任市組織部常務副部長。地址:濮陽人民路51號 組織部辦公室電話:0393-4414973
張增習,濮陽市原政法委副書記,610主任。現任濮陽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0390-6669026(辦)
韓青(女),中原油田原610主任。手機:13503935126 電話:0393-4826526(家)
朱燕群(女),中原油田公安局國保大隊負責人。手機:13839257775 電話:0393-4771698
濮陽市公安局
地址:河南省濮陽市勝利路3號 郵編:457000
濮陽市610現任負責人:邊宏慶 0393-6666529(辦) 濮陽市市委政法委防範辦主任 地址:濮陽市人民路中段 郵編:457000
濮陽市熱電廠(現濮陽市龍豐熱電公司):
地 址: 河南省濮陽市化工一路
郵 編: 457000
主要責任人:
趙炳軒,原邪黨書記。0393-8965555(家)13700801797
董存英,原董事長。0393-8966001(家)
馬社莉(女),現任女工委主任。0393-8966979(家)8962228(辦)
閻廣魁,黨委辦公室主任。0393-8966628(家)13103641669(手機)
魯宏保,現任保衛科科長。0393-8966369(家)8962110(辦)8962249(辦)13503938938(手機)
盛兆武,現任保衛科科長。0393-8965560(家)
孫來鳳,原任保衛科科長。0393-8966569(家)
羅國成,原任保衛科科長。0393-8965550(家)
趙書盈,現任總經理。0393-8962212(辦)
王英豪,現任邪黨書記。0393-8962210(辦) 0393-8966598(家)
總經部辦公室電話:0393-8962225 0393-8962226 0393-8962227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