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呵護我過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四日】我今年八十七歲,是一個目不識丁的職工家屬,十五歲我就過門,生育了十三個孩子,只成活四人,父輩是一個信奉耶穌的基督教徒。四十年代我就跟隨丈夫在抗聯做過婦聯工作。我自小體弱多病,三十六歲就患軟骨病,癱瘓臥床三年,治療後留下脊柱彎曲(佝僂病殘疾後遺症),背成羅鍋狀,身高由原來的1.5米,縮至1.3米,同時伴有低血壓、心臟病。

1997年7月我修煉法輪功不久,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我身上帶的各種疾病都一掃而光,更神奇的是我這個由軟骨病導致脊柱變形,只能雙手下垂彎腰走路的人也能直起腰桿走路了,鄰居們見了都為之驚嘆!

我每天都積極參加煉功點學法煉功,用自己的親身感受逢人就向他們介紹法輪功。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2000年2月我因參加集體學法交流,和四十四名同修一起被綁架,我坦然的向公安講述了我修煉法輪功後的變化和神奇的親身經歷,當天晚上我和大多數同修都回到了家。

十年多來,面對外來的壓力和親人的不理解,我堅定的信師、信法不動搖,堅持學法煉功從不間斷。我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和體會證實大法,向世人講清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揭露中共媒體毒害世人的造謠宣傳。

為紀念「513」世界大法日,我將自己在師父呵護下幾次闖過生死魔難關的事情寫出來,以此證實大法。

一、22路公共汽車輪下的奇蹟

1999年5月13日下午我乘坐昆明22路公共汽車到終點北站,我像往常一樣,讓別的乘客先下車我再最後一個從前門下車,我的雙腳剛剛落地,突然從後面駛過來一輛剛進站的22路公共汽車猛的將我撞倒,車輪順著我的右腳一直碾到了我的右側面部。我大聲喊了起來:「車別再走了,再走我腦袋就開花了,車底下有人!」這時車停住了。

我躺在烏黑的車輪下面,車子的左前輪子緊緊壓在我的胸部和臉上。這時站上的人們都跑過來想把我從車輪下拉出來,但我被車輪壓著,拉不出來。有人說:只有倒車,可司機已嚇壞了,不敢開車了。大家就一齊往後推車,車輪又碾過我的腹部壓住我的右腳,還是拉不出來;最後還是另外一個司機上去把車往後倒,才把我從車底下拉出來,慢慢扶我坐起來。

我看到他們一個個嚇得面如土色,周圍擠滿了看熱鬧的人們。我動了動腳,感覺還好,腳能動,就掙扎著站了起來說:「沒事,沒事,你們走吧!我要回家了。」

這時公司的領導聞訊趕來,交警也來了,他們要送我上醫院檢查治療。我對他們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沒事,不用上醫院,你們看我的手、腳都能動的。」一個交警說:「我知道,煉法輪功的不讓吃藥」,我大聲說:「我們煉功人身體好,不需要吃藥,李洪志老師哪本書上都沒有說不讓吃藥,真正修煉的人沒有病、身體好,所以不用吃藥。」但交警仍然堅持說:「老人家,去醫院檢查檢查吧,反正是公費醫療,沒有關係的」。當時我想:國家的錢也是人民的血汗,我不能花,自己的難,自己承擔,就說:「我真的沒事,不用上醫院。」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都勸我上醫院。有一位女工作人員忍不住含著淚說:「大媽,你不去醫院,我們心裏過不去啊!」我說:「你們不用擔心,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有師父在保護,沒有事。」

交警擠過人群,拿著相機要拍照,並問我的名字、住址,說要立案。我想:照了相,立了案,司機就要遭殃了,我舉起右手把腫得很高的右半邊臉遮住,心想:師父說大法弟子處處都要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做事首先要為別人考慮,我決不能讓那個司機受到處分。這時我的肩膀已痛得麻木了,我仍然努力抬起小臂,活動活動手腕和手指給他們看,告訴他們:「你們看,我啥事都沒有。」

汽車公司的領導將我讓進了辦公室,對我說:「你不上醫院,那麼我們給你一點錢吧!」我說:「錢我更不能要。」他又說:「是不是打個電話叫你家裏的人,你的兒女他們來。」我連忙說:「我的兒孫三十多個,他們大多都不是修煉人,讓他們看到我這樣子,他們不會饒過你們的,跟你們提這個條件,那個要求,和你們沒有個完,千萬別讓他們知道!」

大約經過兩個多小時的反覆解釋,他們才同意把我送回家。臨走時我怕公司要處分駕駛員,對公司領導說:「你們不要為難駕駛員,他也不是故意的,我不會找你們麻煩的。」他們送我回到家時,我怕鄰居看到我腫得像個臉盆似的臉,我就脫下外衣頂在頭上,他們扶我上到二樓,我忍著痛,堅持獨自爬到了四樓,進了家門。老伴當時沒看到我被遮住的臉,不知道我遭到了車禍,還請他們坐下,問付錢了沒有,我趕忙說:「謝謝你們,你們工作忙,趕快回去吧!」

他們走後,我叫老伴看我的臉,說明情況,他才知道,但不知那麼嚴重。煉功時間到了,我催他快去煉功,他走後,我躺在床上,先是胸部特別難受,接著就吐,吐了很多髒物,接著肚子又翻江倒海般的難受,我扶著牆壁,掙扎著上衛生間就拉,為了不讓老伴看到這些,我忍著痛,自己摸索著用拖把把一切都打掃乾淨了。

我的右眼、右側半個頭腫起大約10公分,都變形了,右眼只剩下一條縫,兩個眼眶和上半個臉都成了紫黑色,右側胸部也腫得高起10多公分,右腿全部成了紫黑色,右腳趾成了黑色,皮膚腫得發亮。

我始終守住心性,堅持學法,七天後,腫就全部消了,我再次體會到師父的大慈大悲,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大法在我身上出現的奇蹟,不僅鼓舞了同修,也讓世人看到了法輪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2000年10月28日,我突然腹部像刀割一樣劇烈疼痛,兒媳聞訊後都趕來了,二媳婦帶來了輸液瓶、注射器、止痛藥,由於我沒有守住心性,使用了人治病的辦法,打了針,又被孩子們送進了醫院,開始診斷說是:「急性闌尾炎」,上了手術台,醫生打開腹腔後發現闌尾沒發炎,兩個小時也沒有找到原因,隨後叫來老醫生,再次打麻醉開刀,說是:「腸梗阻」,把小腸切了一米。結果折騰了很長時間,吃了很多苦才好了。

再現大法神跡,家人觀念轉變

2009年也是入春的一天,我在家到臥室櫃子上去取衣服,不小心將放在衣服上面的小孩摩托車用的5-6公斤重的蓄電瓶帶落下來,一下砸在我的頭頂上,馬上就流血了,我一邊想著「沒事」,一邊拿條紗巾隨便包上,很快血就止住了,不兩天就完全好了。

2010年1月24日中午,我上衛生間給小孫孫洗襪子,剛進門,腳下一滑,右腳便滑進了蹲坑,右膝蓋硬碰硬的撞在蹲坑的邊沿,小腿骨與膝關節錯開,向後側撬起二指多高;小腿骨中段和右踝骨兩處骨折,整個小腿變形,(後來在睡夢中師父點示我有三個地方骨折)隨後右下肢腫脹、疼痛不止。這時我悟到,由於上次腹痛沒有守住心性住院做手術,這次魔難加大了。心想:這次我一定要守住心性,我就這樣忍住鑽心的劇烈疼痛,心中默念著師父「難忍能忍,難行能行」的警句,用手托著受傷的腳,大約在衛生間呆了一個多小時,一直到同修來了,才把我從衛生間背到床上。同修們與我一起發正念、一起學法、一起談心得體會,幫我一起向內找導致跌跤的真正原因。

夜裏天冷,我拖被子護蓋膝部時,突然聽到膝部骨頭「喀喀」在響,我知道是師父在為我調理傷肢,以後每天夜裏都能聽到這樣的聲音;到第四天夜裏,師父給我調理完傷肢後,我就覺得舒服極了,小腿不再疼了,我安穩的睡了一宿好覺。

第十二天,我試著用手扶著圓凳子向前走,並自己上衛生間,進廚房做飯,開始做家務活;大概第十六、七天的夜裏,在似睡非睡的朦朧中,我看見師父在我受傷的部位給我點滴像葡萄似的液體,然後聽到「喀喳」一聲,骨折錯位的地方歸位了,太舒服了,我能下地站立幾分鐘了;第十九天我能走路了,完全能做家務活了;第二十二天,我就能單盤打坐半小時;第二十三天,就開始雙盤打坐了。

我的長孫女在我2010年腿受傷的前幾天下樓時扭傷了腳,也沒骨折,只是瘀血腫痛,腳不能觸地,經過各種內服、外用藥、打針治療一直不見好轉,瘀血腫痛長期不消。她父親給她講了我受傷後出現的奇蹟,她不相信,非要親眼看一看,過年時她和丈夫一起來看我,一到家就說:「奶奶,你下床走走路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我從床上下來走路給她看,她相信了,她親眼目睹了大法的神奇,感慨萬分,一下就消除了幾年來受中共造謠宣傳對法輪功的不理解。

我修煉大法後歷經的魔難和在我身上展現的奇蹟,使家裏親人的觀念都轉變了,他們從對法輪功的不理解到對法輪功的支持,有的還走進了大法修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