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愛立生前在冀東監獄慘遭折磨仍堅強不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從明慧網得知,受聯合國關注案例的「中國法輪功家庭」的一家:父親陳運川、母親王連榮、大兒子陳愛忠、二兒子陳愛立、大女兒陳淑蘭、小女兒陳洪平,因遭受中共邪黨的迫害,一家六口只剩下大姐陳淑蘭一人了,其餘五位因堅定修煉,遭受迫害而去世。我在此記錄下陳家二子陳愛立在冀東監獄遭迫害情況。

記得陳愛立剛入獄那陣子,就是不配合邪惡獄警的迫害。惡警挑了9個壞透了的犯人不分白天黑夜打罵折磨他,惡警也組織攻堅組、車輪大戰,不讓他睡覺,愛立一再講:我們是做好人,不是犯人。獄警想把標誌著犯人身份的胸牌給愛立戴上,可是無論怎樣胸牌都會被愛立摘下,愛立的手指都被犯人掰的反轉過去了,可是胸牌還是沒有戴上。愛立的手過幾天不用醫治自己就會正過來!最後他們把愛立倒背著銬在椅子上,不能行動,用針線把胸牌縫在愛立穿的衣服上,愛立就用嘴咬下胸牌。

愛立整天被打的臉腫的老高、青一塊紫一塊的,有善心的犯人看到了也只是偷偷的落淚,那個時候哪怕一個犯人說了同情愛立的一句話,傳遞給愛立一個同情的眼神都會被惡警收拾一頓,環境恐怖實在難以描述。最後,獄警終於沒能把標誌著犯人身份的胸牌給愛立戴上,一直到愛立出獄。

冀東監獄在渤海邊上,冬天是很冷的,風刮電線的尖叫聲會響徹黑夜更平添了幾分恐怖。愛立入獄那年的雪下的很大,犯人們穿著厚厚的棉衣還在打著哆嗦。記得有一次天下了大雪,惡警讓犯人扒掉愛立的棉衣,讓愛立在雪地裏光腳站著,愛立被凍的渾身打著哆嗦腳不停的跳著,惡警奸笑著不停地問:冷嗎?愛立說:不冷!惡警想摧毀愛立的意志和對大法的正信,可愛立一直回答不冷,最後惡警無可奈何地不了了之。

一天半夜,犯人們都在睡覺,只有值班的犯人在號裏來回溜達著。突然我被一聲淒厲的尖叫聲嚇醒,不由得從床上坐起來,頭上出了一頭的冷汗。我問值夜犯是甚麼在叫,他們趕快把我按倒說不關你的事,趕快睡覺。那一聲尖叫聲過後又傳來一聲。

這兩聲尖叫聲一直留在我的心底。每每想起冀東監獄深夜的這兩聲尖叫聲,我都會不由自主地從心底裏產生出恐懼,那是一個生命深層發出的痛苦!後來一個犯人在我一再追問下恐懼地告訴我,你千萬不要告訴別人,那樣我就沒命了!他說獄警不讓愛立睡覺好長時間了,愛立一如既往說煉,惡警說你說煉也煉不了,愛立說:那我也說煉!愛立被熬的好像植物人一樣,總也醒不來,惡警就叫犯人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用一大壺開水澆在愛立頭上,在愛立被燙的清醒的一瞬間。惡警還問煉不煉,愛立說完「煉」後就又昏死過去了,緊接著又是一大壺開水,愛立在發出那痛苦的尖叫聲後依舊回答:「煉!」從那以後從監獄長到惡警都認為愛立不是一般的人,再也不去問他煉不煉了。

從省城來的監獄系統頭目要看一看愛立是甚麼樣子,這麼堅持修煉,其他的監獄頭目都畢恭畢敬地筆直站著,愛立平靜地坐在那裏,過後從來沒見過省級頭目的警察問愛立:你怎麼見到誰都那麼平靜?愛立說:他們在我眼裏都是一樣的眾生。警察問:你恨我們嗎?愛立表示,大法弟子心中沒有恨。

一次,惡警叫愛立和幾個法輪功學員看誣蔑大法師父的錄像,愛立就是不去放錄像的屋子。獄警就連哄帶騙把愛立弄到了那屋子。愛立說:一定放不出來,機子會壞的。看管愛立的犯人都覺得好奇,怎麼你說放不出來就放不出來呢?惡警更是不服,結果換了幾個機器,幾台電視也沒放出來,一直從早上忙到晚上。獄警也好像似有所悟也就不放了。

愛立從入獄到出獄一直都有專職獄警承包監控,平時由獄警挑選信得過的犯人監視看管著,一言一行都要向上彙報和記錄。誰也不許和他說話。可是愛立所遭受的迫害在犯人中悄無聲息的傳開了,誰都認為愛立是真正的法輪功,真正的男子漢,誰都佩服!

一年新年,一個犯人(一個在社會上有名的黑老大,據說獄警都不敢得罪他)從其他中隊專程跑來給陳愛立拜年,對陳愛立說:久聞大名,你一天吃的苦比兄弟在外面吃的苦還多,實在佩服!佩服!然後給陳愛立畢恭畢敬地鞠了一躬!又說:有甚麼事需要兄弟幫忙的儘管說,兄弟捨命相助!陳愛立說:「那你就記住法輪大法好吧! 」

陳愛立離開我們已經幾年了,然而他的壯舉定會激勵後人更深刻的了解法輪大法、修煉法輪大法。正信是迫害不倒的,歷史上迫害正信的從來沒有成功過!這已是歷史證明了的事實。希望那些還在作惡的惡警看到此文會驚醒,你們的迫害掩蓋得再深也會曝光於天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