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二弟陳愛立因堅持信仰被唐山冀東監獄野蠻摧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月18日】我們一家六口,都堅修大法,父母、倆弟弟,還有一個妹妹。99年7.20以來,我們全家三次上訪,數次用生命來證實大法,同時也受盡了邪惡的迫害。2001年全家進京上訪後,父親陳運川被非法判刑二年,關在石家莊監獄;母親不知去向;大弟陳愛忠被關在唐山勞教所,2001年9月21日被迫害致死(明慧網2001年9月27日和2001年11月3日有報導);小妹被非法關押在高陽勞教所。以下是我二弟陳愛立的近況。

2001年8月28日我父親陳運川和二弟陳愛立因堅修大法被非法判刑二年,分別被送到石家莊監獄(具體地址不詳)和唐山冀東監獄五支隊七中隊。

2001年12月26日下午,昌平派出所於某帶著唐山冀東監獄的王科長(大隊長)和黃隊長來到我家。王科長說你二弟身體不好,需要保外就醫。並連忙讓我家人簽字,當保人。我懷疑是個騙局,就問:「甚麼時候放人?」他說:「還在申請。」我說:「我可以看我弟弟嗎?」他說:「明年春天再去吧!」我更加懷疑,沒有親自簽字。

2002年1月8日,為了弄清情況,我來到河北冀東監獄看望二弟。另外一個王科長向我介紹二弟的情況:「你二弟從2000年10月1日以後自己封閉自己,不說話,別人跟他說話,他也只是搖頭或點頭,不正常。體重也從原來120斤降到現在80斤,經醫院免費體檢,結果是心因性抑鬱免疫功能低下。和你大弟陳愛忠一樣。」

我對他說:「我大弟沒有病,他是被邪惡迫害死的。我二弟也沒病。」

二弟被帶出來了,我一眼就看出二弟有點痴呆,眼睛縮小,沒神,臉色也發青,只對我點了一下頭。我挨著二弟坐下,約十分鐘我們都不說話。邪惡之徒們開始著急了,王科長迫不及待地讓二弟開口說話,跟我嘮家常。二弟開口了,第一句話是:「我要堅修到底。」二弟問了家裏情況,說:「要順其自然。不管以後出甚麼事,都要堅修到底。我沒有病,他們硬讓我吃藥,我不吃,他們就灌我。每天六、七個人看著我。」

邪惡聽得又驚又懼,黃隊長立即把二弟帶走。

在此揭露邪惡,將真相告訴世人。現抄錄我們師父寫的經文《秋風涼》如下以警惡人:

《秋風涼》

邪惡之徒慢猖狂,
天地復明下沸湯;
拳腳難使人心動,
狂風引來秋更涼。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4/18050.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