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街與中南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平靜祥和的來到北京府右街,國務院信訪辦所在地和平上訪,要求釋放被抓捕的學員,允許出版法輪功的著作,允許法輪功學員不受干擾的自由煉功。4.25在中國歷史上是一個重大的事件。而4.25的發生地在神州上也是一個重要的地方。

長安街上的煉功人

1999年2月,中國新年大年初三清晨,筆者從朝陽區龍潭飯店到海澱區,途經長安街。

十里長街上,從頭到尾都可以看到隊列整齊的煉功人和法輪大法橫幅。那一幕時至今日,還難以令人忘卻,不止是因為人數的眾多,還因為那莊嚴祥和的煉功場。當時的筆者是為了生存和利益早起奔忙,不是發自本願;而法輪功學員們來去自由、發自內心的早起晨煉,沒有外在的約束和利益的動力,其境界的差別,可謂天壤之別。

長安街是中國最重要的一條街道之一,在中國有人認為是「神州第一街」。長安街修建於明代,與皇城同時建造,是北京城重要組成部份之一,其名取自強漢、盛唐時代的都城───「長安」,含長治久安之意。

長安城富有深厚文化和修煉的內涵,中國傳統思想講求「法天象地」、「天人合一」的境界,也體現在唐長安城中:皇城之南設四坊,象徵四時;南北九坊,取則《周禮》九逵之制;皇城兩側外城南北一十三坊,象徵年有閏月,而外郭城分為108坊恰好對應著108位神靈的108顆星曜。坊間遍布著佛寺和道觀。而每坊的命名,又多與修煉有關,如修真、懷德、興道、道德、升道、修行等。

中華修煉文化源遠流長,法輪功學員按真、善、忍修心向善、返本歸真,在長安街上煉功正是適得其所,是發揚古老的中華文化。

4.25與中南海

中南海的東牆毗鄰紫禁城,西牆外樹蔭道叫府右街。府右街北邊與文津街相交,是中南海的北牆。中南海的南邊,府右街與長安街相交。當時的國家信訪辦位於府右街,並沒有公布詳細的地址。中南海的正門是新華門,位於西長安街,門內影壁題字為「為人民服務」。

當時的中央電視台新聞畫面和現場照片中,上訪學員的身後,並不是中南海的紅牆;而和上訪學員隔街相望的才是中南海的紅牆,以及中南海西門。四月二十五日在長安街上,新華門附近並沒有上訪群眾聚集。人群主要分布於府右街和西安門大街,並且無人聚集在中南海紅色圍牆的一側。

所謂的「圍攻中南海」從始至終都是一個迷惑不在現場的中國人的謠言,所謂「圍」,是要四面環繞,新華門對面暢通無阻,不成「圍」。如果談「攻」,就是說法輪功對當時的中國政府採取敵對態度;而當天總理朱鎔基接見了學員代表,執勤的警察在閒聊,這樣的相互信任何來「攻」?

中南海是國務院所在地,既然門內題字「為人民服務」。一個人的事是家事,一億煉功人的事就是國事,國事找國務院解決,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法輪功學員平和的提出訴求,煉功人不用暴力和喊叫,用煉功人的平和和善良處理問題,為的不是國家的長安嗎?

迫害逆天意 國難民不安

4.25上訪是中共的一次機會,是一個在和平對話和政治迫害之間的選擇。而中共選擇了迫害法輪功,不但直接造成了中國道德的全面下滑,這種迫害的思路和政策也波及全社會,更危害到全體中國人。中共一直全力打造「和諧社會」的假相,讓人覺得中共對民眾的打壓政策帶來了社會穩定和經濟增長,而真實的情況卻截然相反。

近日,清華大學社會研究課題組發布研究報告指出,儘管公安支出達5140億元,接近軍費開支,但社會矛盾和社會衝突的數量不斷增加,整個社會陷入「越維穩越不穩」的惡性循環。而造成這種局面的根源恰恰是因為當局將弱勢民眾理性的、基於利益的矛盾衝突政治化或意識形態化,不恰當的將其上升為危及基本制度和社會穩定的政治問題,並一味的壓制和進行運動式打擊的結果。

清華大學的報告寫道,「大量的研究表明,在諸多矛盾衝突事件背後,是利益表達機制的缺失。若不從根本上解決利益失衡與社會公正的機制問題,一味以穩定為名壓制合法的利益表達方式,則只會積聚矛盾,擴大衝突,使社會更不穩定。」

正如《梅花詩》第八節:「如棋世事局初殘,共濟和衷卻大難。豹死猶留皮一襲,最佳秋色在長安。」秋色再佳,畢竟也已是秋天,一切粉飾的美景都無法長久了。

時至今日,中共在迫害中失去人心,走向解體,正是當時選擇迫害造下的因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