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精神病院殘害法輪功學員(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明慧通訊員河北報導)保定精神病院,又叫河北省第六人民醫院,原名河北省精神病醫院,地址:保定市東風東路572號。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年間,保定精神病院同勞教所、監獄一樣被用來關押不願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至少24人被劫持到精神病院強制注射對大腦有損害的藥物,至少兩人被迫害致死。出於對自身利益的保護和懾於權勢的壓力,保定精神病院的一些醫生護士直接參與了這種犯罪或對此保持沉默。


保定精神病院

今天,讓我們揭開保定精神病院這「白衣天使」的面紗,看看這所「人民醫院」是如何打著所謂的「重塑精神世界,再創美好人生」的招牌殘害人民的……

【案例一】打毒針摧殘致死(一)


榮鳳賢

2001年5月11日,保定市金莊鄉銀定莊村榮鳳賢被當地鄉黨委侯書記和鄉派出所兩名警察綁架到新市區洗腦班,她堅持真、善、忍的信仰,拒絕「轉化」,被單獨隔離。後被送進保定精神病院,不讓家屬陪床,醫院給她注射不明藥物,打毒針,第二天,小榮就死在了保定市精神病院裏,年僅32歲。後來醫院給了家屬七千元錢作為賠償金。

據鄰居們講,榮鳳賢在世時,誠懇善良,心靈手巧,孝敬雙方老人,是個賢妻良母,村裏人都說她是個好人。

【案例二】打毒針摧殘致死(二)

淶源縣原甲村鄉二道河村法輪功學員曹苑茹,被強行送至保定精神病院,第二天,原本身心健康的曹苑茹就被打毒針摧殘致死,院方賠給家屬三萬九千元錢了事。

【案例三】注射破壞神經藥物

韓俊苗,53歲,在保定雄縣教育局招生辦工作。曾患有多種疾病,煉法輪功後不藥而癒,處處做到「真善忍」,從不收禮,是當地有口皆碑的好人。單位大院的廁所壞了,六月天髒水外流,蛆蟲亂爬,人人都躲著走。是韓俊苗一個人把廁所打掃的乾乾淨淨,還鋪上磚。

就是這樣一個因修煉法輪大法而身心受益的好人,卻被縣公安局政保股惡警劫持到保定精神病院。1999年11月,在該院,韓俊苗被四個大漢按住,強行注射破壞神經的藥物,藥物發作使她躺不下,坐不住。每天與精神病人同室,被整整折磨了半個月才放出來。

【案例四】半年藥物迫害,強制放棄信仰

保定煙廠幼兒園教師顧鵬,九九年七月後,曾兩次進京上訪為法輪功申冤。為了強迫她放棄信仰,南市區610辦公室、單位及家人把顧鵬強行送到保定精神病院,她絕食抗議,就強行給她灌食。她被捆綁、電擊,強行注射破壞神經的毒針,使她說不出話,舌頭發麻,吃不了飯,坐立不安。

本來一個很正常的人,由於堅持自己的信仰,就被標為不正常,醫院敢於對一個正常的人強行打入摧毀神經的藥物,其藉口是說,法輪功學員是由於信仰問題神經出了毛病,妄圖用藥物轉變思維,放棄信仰。顧鵬經過半年這樣的遭遇,又被送到轉化班強制洗腦,直到違心地說「不練了」,他們才認為「正常」了,才把人放出來。回家後,由於保定精神病院半年多的藥物和電刑摧殘,使顧鵬這樣一個正直健康善良的青年,一度真的有些失常了,家人曾第二次把她送到精神病院。

【案例五】關押九年,強迫吃藥

劉勇,男,現年39歲,河北邯鋼集團邯鋼有限責任公司煉鐵部(原邯鋼煉鐵分廠)的職工,法輪功學員,家住邯鄲市羅城頭1號院。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劉勇曾四次去北京依法上訪,為法輪功申訴冤情,依法行使公民權利,卻在1999年9月被行政拘留、勞教。2001年6月2日,劉勇的母親配合邯鋼集團將劉勇送進保定精神病院,將一個身心健康的好青年關押迫害至今。

剛到保定精神病院,醫院強行給劉勇注射不明藥物。在極度痛苦中,劉勇險些喪命。

從那時直到今天,將近九年,醫院不許劉勇通信,不許通電話,不許親朋探視,就是在遠處偷偷看他一眼都不行,甚至連擁有一支筆和一張紙的權利都沒有,將劉勇與外界完全隔絕。精神病院讓他每天幹固定的活,他曾兩次試圖逃出,都沒成功,第二次從長途汽車上被截了回來,從此連樓道的門都出不了,每天打掃樓內衛生,包括廁所。

精神病院每天強迫劉勇吃藥,醫生還要他張嘴檢查是否將藥吃下。醫生也對他說過「我知道你沒病,我們這麼做是迫於壓力,不得不這樣做」。

【案例六】我在河北省第六醫院遭受的折磨

我叫王新鳳(化名),女,現年45歲,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我依法去北京信訪局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就被非法關押。家人受中共株連政策的高壓毒害,在2001年的一天,把我騙到河北省第六醫院(保定精神病院)關在二樓一間屋裏,從此與外面隔絕。

在那裏,大夫給我打針,讓我吃藥,吃完後還讓抬起舌頭檢查藥扔沒扔。裏面的女大夫說這裏面就你一個是正常的,讓我幫她們掃地、刷碗。後來四五個穿白大褂的男醫生把我摁在床上,強行給我打針(其中有一個戴眼鏡的30歲左右的女大夫),從此我不正常了:神志不清,坐不住,躺不下,我狂躁,呆不住,不停的走動,心臟發顫,手哆嗦,渾身發麻,心煩,全身無力。我每時每刻都在煎熬著,感到牆上的鐘錶的指針都不走,最難熬時,不停地在床上翻跟斗,撞牆,我的臉已經痛苦的扭曲了。

到精神病院第41天晚上,她們怕我死在醫院,影響到她們的崗位、獎金,所以立刻通知家人接我出院。第二天回到家,家人看到我精神失常、生不如死的樣子,痛悔不已。我通過一年多的學煉法輪功,才漸漸恢復體力,精神恢復正常。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猶如文革那樣,挑動群眾互鬥,迫使親朋、上下、同事、骨肉相殘,喪失人性。法輪功把一個個身患絕症的藥簍子、病秧子變成一個個無病一身輕、道德高尚的好人。只因說「煉」,只因講真相,中共就把法輪功學員劫持到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洗腦班進行野蠻的酷刑折磨,而且還用下崗、開除、撤職等手段株連恐嚇其單位和家人。中共容不得這樣的好人,還把這樣的好人誣為「癡迷症」、精神不正常的人。把迫害的指令下達到全國各個角落,包括精神病院,把這些健康正直善良的好人逼到、騙到、關到精神病院裏摧殘成廢人、瘋人、死人。還把這些罪惡嫁禍法輪功。

法輪功學員若不屈服,就被說成精神病人,用破壞神經中樞的不明藥物來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和判斷力,損毀人具有信仰、思想、良知的能力。這是對心靈的殺戮!只有納粹、前蘇聯,中共才能幹出這種滅絕人性反人類的罪行,而中共把這種邪惡發揮到了極致。保定精神病院參與了這種犯罪,成了迫害好人的刑場;保定精神病院的一些領導、大夫、護士,直接參與了這種犯罪或對此保持沉默,喪失醫德,成了助紂為虐的工具。

我們真心希望保定精神病院的有關領導和大夫護士們猛醒,不要重蹈二戰時期德國納粹醫生護士的覆轍,立即停止做惡,將功補罪,立即無條件的讓劉勇等仍被非法關押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出院,做出你們正確的選擇。

保定精神病院,又叫河北省第六人民醫院,原名河北省精神病醫院。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東風東路572號(軍校廣場南側)。郵編:071000

聯繫電話:0312-5079277、0312-5079259(門診)、0312-5079253(心理門診)
電子郵件:liujie9@bdinfo.net

保定精神病院詳細情況:共有科室6個,大夫53人。

科室:

1. 精神科(38人):張豔敏(副主任醫師)、孟慶瑞(副主任醫師)、蘇順英(主任醫師)、郭豔梅(副主任醫師)、顏敏(主任醫師)、孫東(副主任醫師)、李玉欣(主任醫師)、張國強、劉增龍(副主任醫師)、江琴普(主任醫師)、趙淑敏(副主任醫師)、馬麗穎(主任醫師)、王亞卿(副主任醫師)、田國慶、徐濤、孫秀麗(主治醫師)、張香雲(主任醫師、副教授)、曹國原(主任醫師)、劉卉蘭(主任醫師)、趙素銀(主任醫師)、文素榮(主任醫師)、劉淑萍(副主任醫師)、曹晉(副主任醫師)、高良會(主治醫師)、於雪竹、張顏恆、王淑玲(主任醫師)、劉傑(主任醫師)、杜波(副主任醫師)、粟克濤(主任醫師)、韓建生(主任醫師)、邊志成(副主任醫師)、儲耀輝(副主任醫師)、李紅寧(副主任醫師)、靳士軍(副主任醫師)、任佔元(主任醫師)、蘇麗惠(副主任醫師)、崔利軍(主任醫師)

2. 臨床心理科(10人):桑文華(副主任醫師)、崔利軍(主任醫師)、趙素銀(主任醫師)、張香雲(主任醫師、副教授)、孫秀麗(主治醫師)、張勇(副主任醫師)、文素榮(主任醫師)、劉卉蘭(主任醫師)、段斐(教授)、狄亞琴(副主任醫師)

3. 藥物依賴科(2人):劉建叢、張香雲(主任醫師、副教授)

4. 司法鑑定中心(1人):馮豔芳(副主任醫師)

5. 功能科(1人):袁捷(主任醫師)

6. 兒科(1人):劉建叢(副主任醫師) 網站:liuyisheng.haodf.com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