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樸農婦再次在勞教所遭迫害一年多(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保定市易縣農婦李雲霞,2009年1月7日晚7點多正在家中看電視,被西山北機場派出所惡警綁架,第二天被易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法制科秘密非法勞教,劫持到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遭迫害至今。


李雲霞和兒子

這是李雲霞由於堅持修煉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輪大法,第二次遭受勞教迫害。李雲霞曾經在保定八里莊勞教所遭受了三年慘無人道的迫害,2007年10月回家時生命垂危。

四十歲的李雲霞,在修煉大法前,家庭矛盾一直很緊張,公婆長期以來虐待李雲霞,說打就打,說罵就罵,李雲霞長期在生氣、鬱悶中,身體越來越壞,家庭矛盾愈加激化,李雲霞昏迷不醒的躺了好幾天,吃藥也不行了。這時有煉法輪功的人勸她學大法,說學了法後心就寬了,就不生氣了。李雲霞嚮往和睦的家庭,嚮往著不打架、不生氣的正常人的生活,於是開始學法煉功。學法輪大法後,李雲霞明白了人生生世世的恩恩怨怨,不再計較公婆對她的不公正對待,站在他們的角度去理解他們,用道理化解矛盾,家庭逐漸走向和睦。

2004年以前全家人基本上都支持她煉功,而李雲霞嚴格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去做,遇事向內找,人變的身體健康,性格開朗。從2004年起,李雲霞的被非法抄家及被非法勞教迫害,以及各種騷擾對家人打擊很大。在沒完沒了的迫害中,李雲霞的丈夫承受不了打擊,曾對李雲霞的父親提出要離婚的要求。

在保定八里莊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就是這樣一位淳樸善良的農村苦命婦女,只因為堅修法輪大法,2004年10月,易縣西山北鄉機場派出所4名惡警闖進李雲霞家中,以李雲霞到易縣廟會去發資料為由進行抄家,翻箱倒櫃,搶走了所有大法書,同時將李雲霞綁架到派出所。晚上8點左右,李雲霞被惡警送往易縣拘留所迫害。李雲霞在拘留所始終不配合邪惡警察的一切要求,遭到國保大隊惡警的毒打,臉上、身上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15天後,易縣公安局將李雲霞劫持到保定八里莊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在保定勞教所,李雲霞因堅持信仰,受盡折磨苦難,遭盡了各種酷刑迫害:多次遭受電棍電擊,用竹籤扎腳,流出的都是黑血,因不配合警方的思想轉化,每天吊銬不讓睡覺不讓去廁所,憋的肚子難受,憋不住了,就在褲子裏拉屎,警方還有意叫來許多社會人渣打罵她,諷刺她,侮辱她,嘲笑說雲霞故意在褲子拉屎。

為反迫害,李雲霞曾多次絕食。一次,惡警對李雲霞進行迫害性灌食,把她的兩臂抻直銬在床架兩側的上方,雲霞要求上廁所,惡警劉子維不給她解銬,並用電棍電擊她。因是全封閉管理模式,不放棄信仰不讓接見,有時讓家屬接見也是惡警在惡毒的人心驅使下,為了讓家裏人打罵施加壓力,以便配合惡警做轉化工作為目地,還別有用心的挑撥母女關係,因雲霞有個兒子十五歲,正在上學,需要父母照顧,惡警以父母年邁還得照看孩子為由威脅雲霞,妄圖摧垮修煉者的意志。

李雲霞被非法勞教期間,惡警讓她做廣播體操,雲霞說我們有煉功動作,惡警罰她圍操場跑圈,回到監室不讓睡覺,對李雲霞毆打、電擊、吊銬,導致她說話不清楚,萎靡不振,發呆,遲鈍,嚴管惡警張國紅、劉子維、白潔、武文雙、步那茹親自動手,還利用吸毒賣淫黑社會犯人迫害李雲霞,打人的時候故意製造噪音,打開水管,不讓別人聽見。

李雲霞三年中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向邪惡妥協,被長期處於嚴管迫害狀態下,每天面對嚴重精神摧殘,李雲霞頭髮脫了許多,惡警用認為可靠的牢頭獄霸、黑社會勞教犯人看管法輪功學員,而且不得讓任何其他犯人接觸,這種全封閉管理,可以使一個思維正常的人精神崩潰。

由於長期的非法關押迫害,李雲霞的身體非常虛弱,吃不進食物,吃了就吐,心動過速,心臟難受,多次去勞教所的衛生所看病,可是勞教所也沒好藥,都是最簡單的止痛片、安定片、感冒藥片等。李雲霞的病,就這樣耽誤著,幾次出現生命危險,躺著心臟難受的不能動。勞教所也不放人,勞教所的惡警恨不得把她折磨死。吃了就吐,進不了食物時,還說她是絕食,威脅著要給她灌食,李雲霞身體稍微緩解點,就強迫她出工,她扶著牆艱難的、慢慢的行走,惡警吼叫著、催促著、謾罵著、羞辱著她。並威脅「完不成生產任務就給你加期。」出工時李雲霞蹲不下,坐不穩,只能靠著牆、坐在地上蜷成一團緩解心臟劇烈的跳動。

李雲霞家人去勞教所看望她時,見李雲霞面黃肌瘦,身體單薄虛弱的到了極點。家人親自聽到監視她的惡人說:李雲霞不怕打。由此見證惡警用各種手段逼迫她「轉化」,放棄信仰。有一次惡警發現李雲霞有一張小紙有字,就暴跳如雷,立刻把她隔離,派專人看管。全女隊大搜查,被子、褥子、及所用品翻了個底朝天,全都抖落開,一個一個的搜身,並一個一個的脫掉內褲搜身,只有幾人倖免脫掉內褲。勞教所害怕大法弟子學法,害怕、懷疑大法弟子手裏有大法經文,最怕大法弟子手裏有紙,一旦發現有字,就懷疑是經文,時不時的突然大搜查、搜身。

保定八里莊勞教所參加迫害大法弟子李雲霞的主要惡警有:劉子維、張國紅、李秀芹、武文雙、劉姍姍、閆慶芬。

再次騷擾、綁架、勞教等迫害

2007年10月回到家裏,李雲霞拖著遭受摧殘、病入膏肓的身體回到家中,通過學法煉功後,身體很快得到恢復。然而邪惡黨徒並沒有良心發現,反之,對大法弟子李雲霞繼續做惡。

2008年,邪黨利用奧運不僅搞擾民行動,搞全民恐怖,還對大法弟子搞迫害。7月,易縣邪黨黨徒要求易縣所有的客運車的司機,每到哪個地方有上車的乘客共幾人或到甚麼地有幾個人下車,他們必須向易縣交警隊用手機聯繫,弄得乘客莫名其妙,搞的人們十分恐怖。易縣各鄉鎮地方官員、警察到所有被非法勞教過的大法學員家搜查、盤查,7月中旬,大法弟子李雲霞被派出所惡警綁架進看守所。奧運結束後才讓李雲霞回家。

之後的半年時間,也就是李雲霞在2009年1月7日被綁架前,連同其娘家被派出所惡警及村幹部人員騷擾過3次。為了制止他們的惡行,李雲霞給他們講大法真相,他們假意說:大法真好,將來我們也煉,你明天到派出所一趟,再給我們講講。第二天也就是09年1月1日李雲霞去了,又給他們講了兩個多小時,他們做了筆錄說你再給講一次,我們非得跟你學了不可,把你說的簽個字吧。1月7日晚,以易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田國軍、西山北機場派出所所長梁小六為首非法闖入李雲霞家,將李雲霞綁架、再次勞教。

家人通過各種途徑2009年4月份才得知李雲霞早已被劫持到勞教所,家屬至今甚麼通知都沒有接到過。4月底家人去勞教所探視,被石家莊女子勞教所拒之門外,問其原因說是李雲霞不放棄信仰,禁止家人探視,甚至連拿去的換洗衣服都不讓送進去。家人質問惡警甚麼叫轉化,要把好人轉到哪兒去?後來又告知勞教所,家人是從保定山區來,路途遙遠,來一次非常不容易,勞教所才將衣物收下。同年5月份,李雲霞年邁的母親又去探視,說盡好話最終沒有讓見上一面。

到2009年年底,家人在急盼著李雲霞回家,李雲霞也捎出信來說是被非法關押一年馬上就該回家了,床頭掛的卡寫的勞教日期是一年。可是年都過了,日子到了也不放李雲霞回家,李雲霞查問此事,勞教所說:我們這是勞教副件,你去查原件吧。副件是一年半,而當時派出所給李雲霞看的是原件,原件上寫的是一年。家人又到當地的派出所查問,原件被改成了一年半。按理說派出所應該給勞教所原件,副件做檔案保存,可是勞教所收到的卻是副件。

中共邪黨造就出的就是這樣一群黨徒,吃喝嫖賭,橫行鄉里,為所欲為的欺壓百姓,隨意的對大法弟子抄家、綁架、罰款、勞教、判刑,一個個大法弟子的家庭被迫害的支離破碎,妻離子散,骨肉分離。易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田國軍、西山北機場派出所所長梁小六幾年來緊隨中共惡黨多次對易縣法輪功學員抄家、綁架、罰款,十幾人被非法勞教、7人被非法判刑。

李雲霞現在被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勞教所,遭強迫做著奴工,家人望眼欲穿的盼望著回來,可非法勞教的日期到了,又不讓回家,又加期了半年,這讓李雲霞和家人怎樣的承受啊,中共邪黨及其官員就這樣欺負沒權沒勢的善良的普通農民,希望善良的人能給予幫助,譴責制止這種迫害人民、欺壓百姓的邪惡行為!

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在當今物慾橫流、人類道德一日千里往下滑的危急時刻,法輪大法傳出教人走正路、走正道的法,無疑給今天的人們指出了一條光明的大道,給了人類以希望。然而妒嫉成性的江氏集團,容不得人們對他人的信仰,對大法、對大法弟子犯下了罪不可恕的大罪,製造出的各種謠言迷惑了世人,以至於要堵死世人的一切生路,目前中國大陸各種污染、各種有毒食品、各種犯罪行為層出不窮,人們的生存正在發生危機,各種天災人禍每天都在發生著,大法弟子懷著大善告訴世人真相,何罪之有?正告田國軍、梁小六等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人,趕快停止做惡,中共邪黨解體就在眼前,給自己和家人留條後路,否則將成為中共邪黨的殉葬品,那時後悔晚矣!


西山北派出所電話0312-8830092
機場派出所所長梁彥東電話8830092
林泉村惡黨書記尹義江(小名:黑山)電話13832270538,宅電0312-883032,為升官發財惡意舉報,西山北鄉機場派出所惡警預謀迫害。
易縣山北鄉派出所所長:梁小六 電話:0312─8830092
易縣塘湖鎮派出所電話:0312─8820215
易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大隊長田國軍手機:13832205568
國保大隊辦公室電話:0312─8212918
易縣看守所所長:李德富、張東升
電話:0312─470016
易縣西山北機場派出所所長:梁小六 手機:13932211968
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電話0311-83939129   311-83939600 辦公室
河北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郵編:050222
所長:周佔全、副所張:馮可莊 管理科惡警:魏彩輝
一大隊的惡人:劉子維、王偉偉、師江霞、張燕燕、揣瑋、谷紅葉、柳玉芬、趙雅麗
三大隊的惡人:王欣、張晶晶、呂亞琴
四大隊的惡人:劉亞敏、劉芳、趙媛、叢淑娟、張佳、高欣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