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白麗珠仍被哈爾濱女子戒毒勞教所劫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十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大慶法輪功學員白麗珠女士於二零零九年底被中共警察綁架,之後被劫持到哈爾濱女子戒毒勞教所,目前仍被非法關押。白麗珠在過去十年來因堅持信仰屢遭中共迫害。

白麗珠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到朋友劉波家串門,下樓時被大慶公安國保支隊馮海波等強行綁架,劫持到大慶看守所迫害了一個月後,在白麗珠被迫害的患心臟病、腿浮腫的情況下,非法勞教她一年半,劫持到哈爾濱女子戒毒勞教所迫害。

新年前,白麗珠的家人去了勞教所三次,才好不容易見到她。當時白麗珠是被攙出來的,而又增添了胃病。至今白麗珠仍在勞教所遭受身心迫害。

白麗珠女士,五十七歲,是大慶鑽井一公司農工商管理站退休家屬。九七年一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功後,身患的腎炎、嚴重痔瘡、暈車等疾病都好了。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始迫害法輪功。當天白麗珠上省政府哈爾濱上訪,回家後被片警林柏成找去,關在採油四廠作業公寓,進行二十四小時監控,逼寫不煉法輪功保證。

同年十月十九日,白麗珠要去北京上訪,在大慶火車站候車室,警察查看車票,看是上北京的票,就要看身份證,又和紅崗派出所勾結,就在列車要啟動時,把她和另兩個法輪功學員,劫持到車站警察值班室,翻她們隨身帶的兜子。又被兩個警察拉到紅崗派出所關在潮濕的留置室,林柏成非法提審,拍桌子大聲叫喊恐嚇,然後把白麗珠送進紅崗拘留所關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白麗珠去北京煉功證實法輪大法好,在天安門被警察綁架到大慶駐北京太陽島賓館「六一零」黑窩。林柏成和鑽一農工商書記蘇秀芹把她從北京押回大慶後,在大慶看守所關押三十天,紅崗拘留所關押十五天。林柏成怕白麗珠再去北京,勒索一萬元押金(後被家人要回)。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白麗珠被劫到大慶鑽井一公司辦的洗腦班,主抓迫害法輪功的丁存世,逼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逼寫不煉功保證,白麗珠絕食七、八天時,姓陳的讓她下菜地幹活並說:「你不能呆著,幹不動到那坐著也得去」。大慶團市委書記去洗腦班參與迫害說:「不寫保證,就是太舒服了,把床墊子都撤掉睡光板」。

白麗珠被關了十三天回家。兩天後林柏成上家把她抓到大慶看守所關一宿,送到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關押一年零兩個月。在勞教所天天逼看誣蔑法輪大法的邪惡謊言,不讓睡覺,脅迫轉化。拿人的健康當兒戲,夏季起早貪黑的下地幹活,吃午飯時才稍休片刻,噴農藥不給口罩,熏嗆的頭昏腦脹直嘔吐,喘不上氣來。

二零零二年八月的一天早上,紅崗派出所所長李敬安、林柏成竄到白麗珠家砸門,白麗珠不給開門,她丈夫下夜班正要開門,躲藏在周圍的警察忽的上來,她丈夫趕緊下樓,惡警攆上去把她丈夫按倒在地,搶走鑰匙開門進屋一邊一個架著白麗珠的胳膊就往外走。白麗珠的家人質問你們有甚麼證據抓人,他們現派人開拘捕證,把白麗珠綁架到大慶看守所關押一個月,拘留所關十五天,白麗珠絕食四十五天時,由一百三十多斤瘦的剩七十來斤。

白麗珠被迫害的雙腿癱瘓不能行走,就這樣還被劫持到薩區收容所,收容所拒收才放回家。警察還經常上家騷擾。

二零零九年十月,紅崗片警楊曉東和農工商姓王的書記,竄到讓胡路區龍南白麗珠的母親家騷擾找白麗珠。幾年來白麗珠一直照顧父母住娘家,當時她不在場,楊曉東說:「找不到人,戶在人不在,趕快把戶口起走」。白麗珠年近八十的父母被驚嚇的又為女兒擔心。中共邪黨集團迫害法輪功十年來,又有多少個法輪功學員的父母,為兒女的生命安危擔憂,不能安享晚年之樂。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下午,白麗珠到劉波家串門,下樓時被大慶公安國保支隊馮海波等強行綁架,就因為幾張在大陸隨處可見的、帶有法輪大法好的紙幣,惡警被嚇的把她送到大慶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後,又非法勞教一年半,劫持到哈爾濱女子戒毒勞教所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