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馮蓮霞被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省報導)大慶法輪功學員馮蓮霞因堅持信仰,在過去的十年裏多次遭迫害。

馮蓮霞今年五十多歲,大慶物資裝備總公司供應公司採油五廠器材站退休職工,從小身體就不好,五臟六腑都有病,眼睛還模糊不清,看東西就疼,藥沒少吃也不管用。

神奇的是九八年上旬,她開始修煉法輪功,看第一遍《轉法輪》時,眼睛越看越清亮。隨著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道德回升,思想境界的昇華,全身的病也都好了。

兩次進京上訪遭綁架勒索

九九年七月,中共對法輪功的邪惡迫害開始,馮蓮霞單位書記王喜成強迫她寫不煉功保證。採油五廠派出所片警李文忠進行跟蹤,有一天下午,馮蓮霞下班剛進家門,李文忠隨後敲門進屋,把師父的像和《轉法輪》書搶到手裏,又強要走她的身份證。後來馮蓮霞幾經周折,才跟他要回自己的身份證。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三日,馮蓮霞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武警得知她是煉法輪功的,就綁架到天安門派出所,劫持到大慶駐北京「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辦事處太陽島賓館。後來單位派人,把她從北京劫回採油五廠派出所,王喜成勒索馮蓮霞四千多元錢(說是派人去北京接她的一切費用,和北京辦事處兩千元的罰款)。派出所也勒索她家人一萬元(已要回)才放她。回家兩、三天,王喜成和單位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杜國元,到馮蓮霞家把她強行拽到大慶裝備總公司辦的洗腦班,到洗腦班由於她被拽得上不來氣,她姐去洗腦班要人,又被洗腦班勒索一萬元(已要回)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馮蓮霞再去北京上訪途中,在河北省玉田縣去北京的公交車上,被帶槍的軍人查身份證時,只因沒有身份證,被綁架到不知名的看守所關了四天,又被劫持到「六一零』太陽島賓館。單位去人把她看押回大慶,送進大慶看守所關一個月後,送紅崗拘留所關押十五天放人。此次王喜成又敲詐了四、五千元錢(包括駐京辦事處責任人石世進勒索的2000元罰款和600元工作費用)。

在大慶看守所被毆打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七號下午,大慶紅崗區、紅崗派出所警長翟力、馮立民和姓劉的惡警闖入馮蓮霞家,說快十一了,讓她寫不進京上訪的保證,她不寫。他們就開始亂翻,翻出幾個條幅和幾張真相資料,就要綁架她,這時不明真相的丈夫也讓把她帶走,三個惡警連拖帶拽的把她綁架到派出所。把馮蓮霞銬到暖氣片上銬了一宿。第二天,送進大慶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後,送紅崗拘留所關押半個月,又劫持到薩爾圖區收容所,因為她煉功,收容所副所長用拖鞋猛打她的頭,還覺得打的不夠狠,又拿笤帚抽打她的肩膀和後背,不知打了多少下,笤帚 都打飛了,在此她被關押兩個多月才放人。這個副所長還用笤帚打法輪功學員張立華。

被紅崗派出所惡警毆打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法輪大法日,馮蓮霞向世人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由於惡人誣告,被大慶採油四廠晨曦小區物業經警綁架到紅崗派出所,惡警林水和一個不知姓的警察非法審問,林水對馮蓮霞推推搡搡地問資料哪來的,林水惡狠狠的揪著她的頭髮,左右開弓打她的臉,直打的她眼冒金星,連撕帶扯的有兩個小時,這時馮蓮霞的單位來人,林水才住手,然後把她關進紅崗拘留所。她絕食抗議非法關押,第五天,來一不知姓的警察給她照相,她不照,惡警就揪著她的頭髮,扭她的臉,用力把她推倒,頭「銧」的一聲不知磕到甚麼東西上很痛,還是毫無人性強行給她照相。她被勞教兩年,由於身體被迫害得極度虛弱,而被保外就醫。

再次被劫入大慶看守所

同年十一月,一天上午,大慶「六一零」、紅崗公安分局、紅崗派出所多次打電話騷擾馮蓮霞的家人,欲讓馮蓮霞去大慶公安局檢查身體為謊,要綁架她。馮蓮霞就去同修高淑琴(已被迫害離世)家調養身心,被大慶讓胡路區公安分局局長孫紹民夥同劉玉鵬等多名惡警,把她和高淑琴及法輪功學員楊波,連拖帶拽地綁架到讓胡路派出所,把她們仨分別鎖在鐵椅子上好幾個小時,下午送進大慶看守所。

晚上,由於她不報姓名,絕食抗議,獄警挑撥、唆使殺人犯夥同販毒嫖娼的犯人,對她進行毒打,把她雙手背到後面綁上,殺人犯打她臉、拽頭髮,用手打累了,再拿毛巾往臉上使勁抽,其他犯人輪番拳腳相加,打了四個多小時,馮蓮霞的臉被打得又青又腫,全身疼痛,關押近一個月,大慶物資裝備總公司、供應公司「六一零」張玉明和紅崗派出所劉萬民,到看守所對馮蓮霞謊稱:「拉你去體檢身體」,就把她送往哈爾濱女子戒毒所勞教所,因身體不合格拒收後,又拉回看守所關了十多天才放人。

在哈爾濱女子戒毒勞教所遭迫害

二零零四年二月份,馮蓮霞的丈夫迫於他單位的壓力,起訴跟她離婚,剛離婚十來天,大慶「六一零」又打電話騷擾她丈夫,她就離家幾天,她丈夫讓她回家給孩子做飯,回家後,單位先來兩個同事跟她聊天半個多小時,爾後單位「六一零」的杜國元,敲門謊稱請她吃飯,騙她開門,隨後單位三、四個人和林水、劉萬民等幾個警察,擁瘋而進十來個。一直謊稱請她吃飯,馮蓮霞不去,就強行把她拽到車上(來了兩輛車),又往哈爾濱女子戒毒勞教所送,到戒毒所時,她喊法輪大法好,紅崗分局一惡警用圍巾把馮蓮霞的嘴勒上和雙手綁到後面,戒毒所法治科的獄警拿報紙打她的臉,硬把她塞進戒毒所。

在黑窩裏,馮蓮霞被強行所謂的「轉化」,惡警不讓睡覺,早上三點多點就起床,罰蹲、罰站,逼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整天圍攻逼寫違背大法的「三書」(放棄信仰的悔過書等),瘋狂的時候整宿不讓睡,把她折磨得從胸到頭直哆嗦,渾身發冷直打冷顫,還要給她錄像,誣陷說煉法輪功煉的,迫害直到神志不清時,逼寫違心的悔過書。馮蓮霞在此被迫害了一年多,出勞教所時張玉明問她還煉不煉,她說煉,張玉明卻邪惡地說:「再煉就給你判刑」。馮蓮霞在家人的幫助下回到家。

多次被騷擾

二零零七年七月,惡警劉萬民(從採油四廠調到採油五廠派出所主管迫害法輪功)還多次往馮蓮霞單位、新上任的領導那裏打電話,想把馮蓮霞騙到單位綁架,遭到拒絕。八月,紅崗公安分局兩個便衣警察又開車到馮蓮霞單位騷擾,找門衛問她的去處。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初,劉萬民到五廠馮蓮霞原租房處,企圖綁架她,沒找到,又到單位找,也沒找到,更加惱羞成怒地到處尋找。

十二月十九日,劉萬民夥同林水等十幾個惡警,開動幾台車到馮蓮霞在四廠的住處,把馮蓮霞和六十七歲的楊業璐綁架到紅崗分局,搶走了一個筆記本電腦、三本《轉法輪》、真相資料和光盤、三個mp3、復讀機,還偷走一千多元錢(至今沒有下落),手機、戶口本、身份證(都已要回),又把馮蓮霞送進大慶看守所二十多天,再非法勞教一年,送到哈爾濱女子戒毒所勞教所,因血壓高拒收後,送進薩區拘留所關押三天才放。

二零零八年,中共奧運邪火期間,採油四廠警務室片警姓李的,多次到馮蓮霞家騷擾,干擾居民正常生活。

這是做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馮蓮霞,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十年來,所遭遇的不幸經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