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姜立民被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七日】自從99年7.20到現在,我已經遭受了中共十一個年頭的殘酷迫害,對我本人身心及生活等各方面造成了很大的傷害。同時在這種恐怖的迫害下,我的家人也遭受著精神上的痛苦與折磨、承受著經濟上和生活上的壓力。

我於1995年下半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靜脈曲張等各種疾病都消失了,身體健康,無病一身輕。每天學習《轉法輪》,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心性不斷提升,身心沉浸在大法的祥和之中。

1999年7.20大法遭受到中共邪黨迫害之初的前幾天,大家還是堅持戶外集體煉功,我被長春市東廣場派出所惡警綁架,關押在八里堡拘留所15天,警察還搶走了我們放煉功音樂的錄音機,至今沒還。

我於2000年11月19日到北京上訪,去天安門廣場講真相,打出「法輪大法好」橫幅,被惡警等毆打並綁架到天安門廣場派出所迫害。那裏的警察將抓來的法輪功學員都登記,問幹甚麼來了,我說向政府反映情況──法輪大法好,我在大法中修煉,身心受益,這麼好的功法如果更多的人煉,都做一個身體健康的人、關心別人的好人,社會治安也會好了,對國家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為甚麼不讓修煉法輪大法?登記的警察說:「這事我管不了,但我可以告訴你,你來晚了,國家規定從十月份往後來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都按敵我矛盾對待,在十月份之前還按人民內部矛盾對待,聽明白了嗎?你來晚了,現在是敵我矛盾!」

信仰真、善、忍,修心向善的一群好人居然被中共當作敵人!中共邪黨與真、善、忍為敵,足以證明它是假惡暴、它是邪惡的!

警察先後跳上辦公桌,輪番向我的胸腹部跳下

當天下午我被轉到北京市宣武區看守所,並遭受到酷刑折磨,一個姓姜的惡警叫來四五個警察,其中一個抓住我的頭,拿著刷馬桶的刷子朝我的右臉雨點般的打下來,直到打不動了才停手,打了能有五六十下,我的右眼以下的臉部被打的整個都是黑紫色。

另外幾個警察緊接著又對我拳打腳踢,把我雙手反銬在背後,把我仰面朝天推倒在地,對著我的胸部腹部又是一陣亂踢亂踹,其中兩個惡警一起踩著我的胸腹部,跺著腳快跑式的猛踩著。他們看不過癮,又有兩個警察先後跳上辦公桌,輪番向我的胸腹部跳下;之後還覺的不夠狠,兩個人又一起從桌子上同時向我的胸腹部跳下……直到看我不動了,又看到我身下有一大片血,以為我的腸子被踩出來了,看我也不出聲,以為我死了,幾個惡警都跑了。

我雙手被反銬壓在身底下,手銬在不斷的重壓下勒進手腕很深,淌了不少血,身底下那片血就是從手腕流出來的。

在幾個惡警瘋狂折磨我的時候,我聽到隔壁房間傳出淒慘的叫聲,後來聽說有一個法輪功學員被惡警用拖布桿戳心口窩給戳死了。後來他們將我送到一個食堂,在這裏他們給法輪功學員強行拍照、按手印、做記錄。聽到兩個警察在翻閱記錄時說:「今天又(打)死了三個煉法輪功的。」之後我被長春一處的惡警抓到駐京辦事處,在那裏又遭到他們的毒打。第二天和另外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一起被帶回長春,又被非法關押在八里堡拘留所。一個月後被送到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二大隊非法勞教三年。半年後家人被勒索5000元後辦理了「所外執行」。

上繩、上大掛、鐵椅子

2002年3月10日前後(長春三零五真相插播後),長春市長通路派出所姓周的一個警察和另一個不知姓名的警察將我從單位強行綁架到派出所,同時到我家把我的所有大法書籍、講法錄音帶、煉功帶、隨身聽都搶走了。一個姓鮮的所長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說煉!他就指使姓周的和三四個警察給我「上繩」(雙手捆在背後,繩子是一種特殊的繫法,會越拉越緊,在身體與捆住的胳膊之間不斷塞入瓶子,直到塞不進去為止,惡警不斷的拽繩子,讓人感覺到一種關節被嚴重撕裂的巨大痛苦),酷刑折磨一夜(至今將近八年的時間裏,我的胳膊向後伸時還會感覺到隱隱的疼痛)。

第二天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把我送到長春市第三看守所,三天後被長春市南關區刑偵三大隊(地點在長春市東大橋附近,不遠處有一個寺廟)提夜審,遭受到「上大掛」(雙手分別被銬上一隻手銬,掛在鐵籠子的鐵欄杆上,整個人離地吊著,手銬勒進手腕裏)、坐「鐵椅子」(也叫老虎凳,肘關節、踝關節等處被嚴重損傷)等酷刑迫害。當時有個當官模樣的警察,姓劉,嚎叫著:「國家上頭有令,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給我往死裏打,打死算自殺。」

折磨一天一夜後又將我送到第三看守所繼續關押。一個月後,取消了「所外執行」,又將我送到朝陽溝勞教所六大隊進行精神和肉體上的各種非人的迫害。

吊在棚頂的暖氣管子上

2004年9月份,我在長春市新民廣場向世人講真相、發放「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卡片和真相小冊子的時候,被三四個不明真相的小學生舉報,惡警將我綁架到長春市桂林路派出所,曾加利(音)、曹海芝等五六個惡警將我強行按倒拳打腳踢,之後又將我用繩子吊在棚頂的暖氣管子上,一天一夜不給飯吃,第二天被送到長春市第二看守所進行迫害,四十天後又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送到朝陽溝勞教所,到那兒先是不收,曾加利(音)、曹海芝這兩個惡警說:只要是法輪功,不管身體甚麼情況都得收。

2005年年初,勞教所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抽血化驗,並把化驗結果和本人姓名在電腦上進行編號(為以後活摘人體器官對血型用)。在朝陽溝勞教所,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不斷遭受著各種各樣精神上的和肉體上的迫害,被強制長時間做摺紙頁子等各種奴工勞動。2005年3月份又將我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轉到長春市葦子溝勞教所進行迫害,在勞教所裏我們被強迫長時間坐板(長時間坐在硬板凳上,從早晨一直到晚上睡覺時間);猶大王明利、祝家輝與勞教所惡警對法輪功學員強行轉化,不放棄信仰就不讓睡覺,王明利還動手打我和另外一位叫郝洪發的6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據有正義感的勞教人員說,王明利等猶大勞教所每個月給他們發工資2000元。

2008年邪黨奧運前夕,長通路派出所兩個警察以查戶口的名義到我家騷擾,強行索要我的電話號(欲實施監控),我不給,他們就賴著不走。最後我妻子(不煉功)無奈把她的電話號給了他們。這期間,長春市政法委等迫害部門還指使我單位的邪黨書記對我實施非法監控。

中共邪黨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進行如此慘無人道的迫害,不僅是對法輪功的迫害,更是在滅絕全社會所有人內心的善念和良知、滅絕人性,充份暴露出中共邪黨反人類的邪教本性,希望世人早日明白真相,早日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等一切邪惡組織,「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保命保平安,能夠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