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對親情的執著 母親病好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三日】我把近期走出對母親病的執著的過程寫出來,與同修交流。我父母親都八十七歲,母親幾十年的老肺病、氣管炎、高血壓。二零零九年六月份,突發心梗,又查出來膽囊結石、膽管結石。近三個月住院三次,花費醫療費兩萬多元,也沒有起色,人瘦的皮包骨,已脫像,大夫說人已經是「熟透的瓜」了,準備後事吧。家人和親屬看母親也是不行了。

我在母親有病住院期間,那真是天天跑醫院,天天跑母親家,忙的不行,可想三件事做的怎樣了。雖然在醫院裏也做勸退的事,但學法煉功、發正念都不能靜心,心裏掛著母親吃甚麼藥,打甚麼針,看著母親遭罪,病無起色而憂心,自己覺的狀態不對,是親情的嚴重干擾。女兒同修也一再提醒,不能用常人心對待,不能按常人理去做。可是就是心裏放不下,煩心,揪著心,一有空就跑去看看母親病的怎樣,把要吃的藥給包好,叫家人別給母親吃膽結石患者不宜吃的食物,家人給吃了就很生氣,執著的不行。而且我一去看母親,母親的病情表現就重,就讓我看到。

本來父母親在九九年「七﹒二零」前接觸過大法,父親看過《轉法輪》,母親不識字,他們都煉過功,「七﹒二零」後,害怕中共邪黨迫害,不敢煉了。二零零三年父親心臟病復發,人不行了,我就教老倆口念「法輪大法好」,請了《轉法輪》給父親看。一星期後,父親能下地了,病好的很快,以後幾年都沒住院。二零零七年母親不小心摔折了腿,沒做手術,只打上了石膏,我給母親買了錄音機,請了師父講法帶給母親聽法,結果母親恢復的比年輕人還快。大夫和親屬都認為母親會落下殘疾,但母親的腿和沒傷過一樣,絲毫無影響,家人和親屬都認為是奇蹟。其實這都是師父在管他們,是師父為他們承受了巨大的業力。

生老病死是常人的事,一個修煉的人是不能隨便干涉的。母親修煉的不夠精進,該出現甚麼事就要出的。修煉人就得用法的標準去衡量,一切都是師父安排,我怎麼能左右得了呢?我索性把心一橫,只管做好自己該做的事,學好法,多救人,多發正念,清除舊勢力的一切干擾,完全放下對母親吃藥、打針、飲食上的執著,該照顧就去照顧,不被執著牽著跑。說來慚愧,修煉十二年,連親情都放不下,還這麼重,遇事完全不用本性的一面去認識,用本性的一面去證實法,而是走了常人的路,是「人心勾的鬼上門」,讓舊勢力鑽空子用母親的病來干擾我救人。

從此我把心放下了,師父把我這些頑固的執著給拿掉了,我感到十分輕鬆,覺的自己的空間場又純淨多了。

隨著我執著心的放棄,只有四、五天時間,母親的狀態馬上有了很大的變化,甚麼膽結石、心梗呀,那都是假相,然後母親病好了,不喘了,魚肉等甚麼食物都能吃了,能下地走了,臉色紅潤,也胖了。

雖然家人認為是吃了治咳喘的中藥吃好的,但我知道,母親病的表現完全是我的執著心造成的,我這顆心不去,干擾到母親,反過來又干擾我做好三件事,這是舊勢力操縱的低靈亂鬼在鑽我心性有漏的空子,目地是毀了眾生,干擾我修煉。當我認識到這顆心,邪惡自滅。

通過這件事,使我悟到:修煉人修正自己,一切按法的標準去衡量,至關重要。所以在救度眾生中,在我們周圍的環境中,我們的思想狀態,我們的做法,都決定著世人能否被救度。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覆蓋了很大的面,有我們涵蓋的洪觀至微觀的無量無計的眾生,我們的修煉狀態就決定著他們能否被歸正。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在十二年的修煉歷程中,我沒有同修那樣的轟轟烈烈,沒有甚麼大的坎坷,表現最嚴重的就是來自家庭的魔難(主要是老伴的干擾,關於家庭魔難的突破,同修已有交流文章,在此不贅述)。在去執著心的過程中,當時真的是剜心透骨,真的是很苦,當然現在也明白怎麼回事了。

上面僅舉近期去情的執著的一個小例子,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為我承受了太多太多,給了我們所有的一切,真有說不出的對師尊的感激。在今後有限的時間裏,只有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修好自己,才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