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馮廣運老人被中共迫害含冤去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九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大慶市七十三歲的馮廣運老人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遭中共殘酷迫害,於二零一零年二月六日早晨含冤離世。

老人生前訴說在大慶勞動教養所遭受的迫害時說: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惡警指使犯人逼我轉化,把我弄到洗臉間把衣服全扒光,打開窗戶,四個犯人用自來水往我身上澆。凍得我全身打顫,還惡狠狠地問我『你轉不轉化?』我堅定地回答:『不轉化!』惡警指使三個犯人包夾看著我,把我手腳全銬上坐鐵凳子,不能動。犯人李敬平用腳尖把痰往我嘴上抹,還用拖鞋沾痰盂裏的尿抹我嘴 上。犯人董如江、李敬平知道煉法輪功的人不抽煙,他們故意一口一口地抽煙往我臉上吹,嗆得我咳嗽不止。」

馮廣運是大慶鐵路齊齊哈爾鐵路分局生活段離休職工,九八年五月二日修煉法輪功之前,身患多種疾病,常年吃藥和醫治也不見好轉,還有胃病和疼痛難忍的風濕性關節炎,使他走路艱難,痛不欲生。煉法輪功後,他的病全好了,生活的勁頭也足了,並按法輪功「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更好的人。

九九年七月中共殘酷的迫害鎮壓法輪功以後,馮廣運老人為說法輪大法好,分別於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一日、同年十月十日、十一月二十日、十二月二十五日進京上訪,遭到中共惡徒的關押,辱罵和拳腳相加的毒打。

二零零二年五月,馮廣運老人在家中,被齊齊哈爾鐵路公安處的四個惡警,強行綁架到齊齊哈爾鐵路看守所關押迫害後,非法勞教兩年,送到臭名昭著的大慶勞教所迫害。到大慶勞教所後,整天挨打受罵,又被酷刑折磨。一次二大隊副隊張明柱讓他填表時狠狠地打他的臉,當時就腫起來了,疼得老人不能吃飯。

老人生前訴說當時遭受的迫害時說:「因為我不屈服,每日只能睡2個小時覺,晚上惡警逼我坐便桶跟前,誰小便讓我把蓋拿下,便完再蓋上,所有髒活全讓我幹,隨打隨罵『老不死的』等下流髒話。白天 幹累活,還逼我跑步。我年歲大跑不動,犯人就架著我跑,累得我氣喘吁吁上不來氣。到食堂吃飯,每個法輪功學員被三個犯人架著去,後邊還跟著一個犯人連打帶掐 脖子,像上法場槍斃人一樣。犯人還叫囂『你不轉化,我天天折磨你,讓你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成,除非你轉化。』」

惡警為強迫他放棄修煉法輪功,對老人進行酷刑折磨,往身上澆涼水、坐束縛椅、灌尿等,指使犯人使用各種迫害手段,還叫囂「不轉化,我天天折磨你,讓你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成,除非你轉化」。由於殘酷迫害,馮廣運老人血壓高達170~200mmhg,副大隊長王英洲逼他吃藥,馮廣運說:「你們把我害的」。王英洲惡狠狠的說「今天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找來四個犯人把馮廣運按倒在地上,王英洲一隻腳踩著胸部,手拿兩個螺絲刀撬老人的嘴,獄醫田某把藥面倒入口中。老人站起身來大聲說「你們把事情做絕了,得為你的家人、孩子著想」。第二天副所長王泳湘和科長韓青山到監號所謂檢查。馮廣運大聲說:「我是公民,連吃不吃藥自己都說了不算哪?強行硬灌,你們還有王法嗎?這是土匪行為」,他對王英洲說:「在家給你父親吃藥也是這樣灌嗎?」王英洲氣洶洶來到馮廣運跟前說:「老馮頭,你等著。」馮廣運老人的血壓又增到220mmhg,老人說煉功以來血壓從來沒有不正常過,是中共的邪惡迫害造成的。

從勞教所出來,由於身心迫害,馮廣運老人的身體被折磨的極度虛弱,因煉功而好的風濕性關節炎又舊病復發,雙腿不但行走艱難,又染上小腸瘓氣、胸腹水而導致肝癌,幾次住院治療不癒,於二零一零年二月六日早晨六點鐘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三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