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大法弟子張衛華被迫害含冤去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日】(明慧通訊員四川報導)成都女法輪功學員張衛華以前患有哮喘病,於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後身體越來越好。1999年7月20日後大法被中共造謠誹謗,張衛華多次到北京上訪,以自己的親身感受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後多次被迫害,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洗腦班,身體受到了非常嚴重的摧殘和傷害,於2010年1月29日含冤離開了人世,年僅32歲。

家住成都市的張衛華,由於中共邪惡人員的迫害,2001年被迫搬到琉璃場村母親何建清家,一住就是四年。張衛華的父親張昌文,原來是鍛壓設備廠廠長。

2005年5月13日,成都市錦江公安分局楊柳村派出所大約20多個警察,非法闖入家住琉璃場村4組62號的張衛華家中大肆抄家,綁架了張衛華與丈夫周敬東及其父母張昌文與何建清。20個惡警非法在她家中搜了大半天,傍晚將她住宅附近周圍封鎖起來。

張衛華和丈夫被惡警強行綁架到了派出所。隨後張衛華、周敬東夫妻被綁架到成都市郫縣看守所11─2監室。何建清被綁架進了成都市錦江區成仁路口的洗腦班迫害;父親張昌文受到巨大壓力;弟弟張衛國被迫四處流浪。

張衛華被非法關押進看守所後,被強行脫光衣服檢查,穿的牛仔褲上的所有紐扣和拉鏈都被剪掉了,外套的拉鏈也沒了,衣服拉不上了,身上的102元錢也不知去向。張衛華試圖講道理,但說不通,在這種情況下只好進行絕食反迫害。邪黨的惡警們開始採用打罵、強迫進食不起作用時,又派多名獄中犯人對衛華進行各種方法的引誘,見軟的不行,就採用灌食。在醫務室,把張衛華摁在地上,在押人員馬小嗇坐在她的腿上,用手按住雙手,一個男犯人,用一根小指頭粗的管子,近一米長,從鼻子插到胃裏,灌了三盒牛奶。當時張衛華的胃又脹又難受,不停的吐,吐到臉上、頭上、衣服上到處都是。

灌食不行後又換成輸液。惡警們叫兩個雜案犯把她押到病房,用綁帶捆住手腳,強行輸液。在輸液後,犯人用盡種種手段折磨她,甚至用廁所裏的尿水給她洗臉、漱口。

5月27日下午,獄警把張衛華送到成都市青羊區人民醫院。在醫院的四樓上,有一個特別的病區由武警看守,安有監視器,上鎖的大鐵門,這就是專門關押生病犯人和絕食的法輪功學員的地方。有學員就是在這裏被迫害致死的。他們把張衛華帶到45床,並用手銬把她銬到床上,同時把腳銬在床的兩頭,白天只取手銬,晚上連手銬也不取,就銬在床上,大小便就解在床下的一個桶裏。最長一次連續銬了三天半。

張衛華絕食20多天後,生命垂危,才於6月6日被放回家,家中被安插三個惡警,6月7日又被綁架到洗腦班,與她母親何建清一同遭受迫害。6月7日至6月9日期間,楊柳村派出所惡警或錦江分區一科對張昌文進行了封閉式精神恐嚇和施暴詢問。為達到繼續迫害張衛華的目的,6月9日不法人員讓張昌文給他女兒送飯,當時未見到張衛華。張昌文突發腦溢血,含冤去世。

張衛華在知道父親去世當天又被送到空軍醫院住院繼續迫害,由於張衛華堅持絕食,不配合邪惡,邪惡之徒無奈,一個多星期後放她回家,同時派出所派人24小時非法監控張衛華。張衛華避免再次被迫害,從窗戶翻出離家出走。惡警得知後又綁架了她母何建清到錦江區法制轉化中心迫害,她弟弟張衛國和曾幫助過他的朋友都被非法24小時監控,連柳江社區正常的治安巡邏都派不出人了。

2007年11月20日下午,成都市新都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隊長陳德荃、秦彪等一幫惡警,開了七、八輛公安車,共十幾人(其中一人穿警服、一女警)突然闖入成都市新都區五里村,現填非法的搜查證,強行抄家,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張衛華、蔣雲宏、古申菊。惡警毒打蔣雲宏(原成都空壓機廠工程師),把他的臉打腫,嘴打腫,臉上鮮血直流。惡警怕他們的惡行被曝光,將蔣雲宏和張衛華的頭用口袋罩住,把他們強行推上警車。12月11日左右從新都區分安分局被釋放,當日直接由成都市光榮小區派出所轉走到金牛洗腦班關押。張衛華回到楊柳村的家中後,有6名當地聯防強行居住在張衛華家裏,監控張衛華。

長年的監控、關押、迫害,使張衛華身體受到嚴重傷害,年僅32歲的她於2010年1月29日含冤離開了人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