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桂華在哈爾濱女子監獄慘遭七年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劉桂華,黑龍江依蘭縣一位普通婦女,因為修煉法輪功,被中共非法判刑,在哈爾濱女子監獄慘遭七年迫害。

由於多次被綁架、關押、判刑,家中唯一的房子賣掉後,劉桂華被公安局多次勒索、非法罰款,遭受的經濟損失將近16萬元。遭迫害後,丈夫和劉桂華離婚,母親的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尤其是她知道女兒在監獄受到折磨後痛苦不堪,2008年11月20日,在思念女兒的痛苦中離世。現在劉桂華無家可歸,漂流在外。原本一個幸福的家庭就這樣被中共邪黨給摧毀了。

一、牡丹江看守所所長毆打劉桂華 強行送進哈爾濱女子監獄

2004年,牡丹江看守所所長於成龍強行把劉桂華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因為檢查身體不合格,監獄多次拒收,於成龍回來後惱羞成怒,又把劉桂華的雙手分成十字架綁在冰冷的鋪板上,然後打開窗子凍劉桂華,把劉桂華渾身凍得直打哆嗦。劉桂華被綁不到十分鐘,渾身疼痛、麻木、雙手凍成紫黑色,很快就腫的像個饅頭。31個小時都不讓劉桂華上廁所。劉桂華高喊:「法輪大法好!」獄警就指使男獄醫給劉桂華插尿管排尿,被劉桂華拒絕。劉桂華對他們說:我是好人,我沒罪,你們沒有剝奪我上廁所的權利,更沒有私自給我施暴用刑的權力,你們這是執法犯法。後來劉桂華被他們折磨得有氣無力,仍不停地喊:「不許迫害大法弟子」,「法輪大法好」。第三天下午於成龍才讓打開雙手、雙腿。打開後,劉桂華的雙手雙腿還有全身疼得像刀割一樣,一動不敢動,由多名犯人把劉桂華扶起來後,劉桂華覺得心跳加快,天旋地轉,上廁所都由犯人扶著。這種迫害持續15天左右,才把劉桂華的刑具全部拿掉。

2004年3月,牡丹江看守所所長於成龍再一次把劉桂華投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強行讓劉桂華簽字,被劉桂華拒絕。於成龍又領一幫獄警和男犯人把劉桂華從屋裏拖出去,於成龍拽住劉桂華的頭髮,用手搧劉桂華的嘴巴子,有的獄警連踢帶打,然後又把劉桂華拖到二樓大廳。

到大廳後,獄警繼續暴打劉桂華,他們又一次把劉桂華打倒後,過來七八個獄警和犯人連踢帶打,有的獄警用腳踩住劉桂華的頭、有的用腳踩住劉桂華的臉、有的用腳踏住劉桂華的腿部、胸部,於成龍一直拽住劉桂華的頭髮,搧著劉桂華的嘴巴子。這種暴打持續一小時左右,劉桂華的臉部當時就被他們打得青一塊、紫一塊,全部腫了起來。

他們打完劉桂華之後,又把劉桂華抬到一樓。於成龍對劉桂華說:只要你配合他們把刑具給你戴上,我們就不打你了。劉桂華對與成龍說:大法無罪,我沒罪,我不會配合你們給我戴刑具,你們這種行為是違法的。於成龍看劉桂華不配合,就叫來很多犯人強行給劉桂華戴上,又命令男犯人把劉桂華抬到車門口時,於成龍趁左右沒人,又對劉桂華毒打,直到劉桂華連聲高喊:於所長打人了,「法輪大法好!」,他才不得不罷手。就這樣,劉桂華被他們抬到了車上。上車後,劉桂華被他們打得披頭散髮,坐在劉桂華身邊有個大法弟子說:他們真狠,把你打成這個樣子,我幫你縷縷頭髮吧。就在她幫劉桂華捋頭髮時,就看見劉桂華的頭髮一大把、一大把地往下掉,臉部全部被打紫、打青。就這樣,劉桂華被牡丹江看守所強行投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

二、被非法判刑七年 在哈爾濱女子監獄慘遭迫害

劉桂華於2004年5月份被牡丹江看守所強行送到哈爾濱女子監獄,被分到集訓隊。劉桂華抵制中共的邪惡「轉化」,被長期體罰碼坐小板凳兩年之久,每天碼坐十幾小時。長期罰坐小板凳導致劉桂華下肢麻木、疼痛行走困難。2006年3月16日女子監獄成立了四大監區,作為重點暴力「轉化」基地,把所有堅定的大法弟子都調到各監區裏邊去,劉桂華被調到一監區。

在一監區劉桂華堅持修煉、不「轉化」,多次被犯人新志榮、李豔華、張峰等犯人毆打。2006年7月因拒絕穿犯人的囚服,再一次被李豔平、新志榮、張峰等人毆打。虐待成了家常便飯。

2007年1月份,一監區獄警為了迎接上級各部門來檢查衛生,獄警利用犯人李豔平讓劉桂華鋪上白床單,配合她們說假話、做假事,被劉桂華拒絕後,李豔平強行給劉桂華鋪上白床單,被劉桂華扯了下來,李豔平把劉桂華打倒在地,把劉桂華的腳脖子打傷導致生活不能自理。一個星期左右,上廁所都由兩名好心的犯人架起來才能去廁所,回來後,還被她們強行坐在小板凳上碼坐十幾小時。

這些年來哈爾濱女子監獄一直都在利用犯人以各種形式迫害劉桂華,不讓煉功,使劉桂華的身體遭到了嚴重的摧殘。一監區惡警利用犯人李豔平等多名犯人扯著劉桂華的胳膊,拽著劉桂華的兩條腿,強行把劉桂華從6樓送到幾百米以外的女子監獄醫院去「治療」。大法弟子胡愛雲出面制止這種迫害,大聲喊:不許迫害大法弟子、「法輪大法好」,被幾名犯人封住嘴,關進屋裏不讓出來。

就這樣劉桂華被一監區於2006年6月11日強行抬到女子監獄十監區住院強行治療。在住院期間,劉桂華不配合打針、吃藥,院長趙英玲親自下令,在醫院由犯人商小梅、劉麗、何冰、劉豔華等四人成立專門迫害法輪功強行灌藥小組,在強行灌藥期間,劉麗、商小梅她們拿來鐵勺子、塑料勺子、筷子、注射器等刑具進行迫害。她們把大法弟子李小同打倒後,劉麗用手狠狠的搧她的嘴巴子,然後用腳踹她的肚子,用腳踩住她的頭部和臉部,商小梅用注射器扎李小同的十指,當時中指被扎得流血不止,然後商小梅把注射器不消毒隔著褲子扎進李小同的腰部,之後她們又用刑具撬開李小同的口,在她的嘴裏使勁亂攪。劉桂華還有李小同、胡桂豔的口腔上顎、舌頭、上牙膛、嗓子全部被攪破、絞爛、流血不止。

第二天,劉麗、商小梅她們又來強行灌藥,假惺惺的對劉桂華說:我們也不願意給你們灌藥,上指下派你們不打針、不吃藥出現生命危險,我們負不起責任,還得被扣分,影響減刑,耽誤回家。劉桂華對她們說:如果你們怕我出危險,我不牽連你們,我可以給你們立字為正,我不打針、不吃藥天天煉功,我的生命不會出問題。可是在劉桂華給她們立字為正的第三天,劉麗和商小梅不遵守信用,仍然對劉桂華繼續迫害,劉桂華和李小同、胡桂豔的身上被掐的青一塊、紫一塊。

就在第四天,犯人劉麗、商小梅用同樣方式強行把劉桂華按倒在地時,李小同跑出醫院的監欄門,到醫院的外面高喊:「法輪大法好」,被犯人劉麗、商小梅連踢帶打拖進屋裏,一頓暴打,臉部、脖子、胸部被打傷,撓出一道道傷痕。所有在場住院的犯人,親眼看到大法弟子遭到如此慘無人道的迫害,都失聲痛哭。

劉桂華在非法判刑7年裏遭受了嚴重的摧殘,在那7年日日夜夜的迫害中,用任何語言都無法描述,然而劉桂華所遭受的迫害在哈爾濱女子監獄只不過是冰山的一角,更多的事情有待法輪功學員和知情人士去揭露。

三、依蘭縣派出所和牡丹江看守所惡警對劉桂華的迫害

此前,劉桂華也多次遭依蘭縣派出所惡警迫害。因進京上訪,於2000年1月6日,被依蘭縣公安局綁架,關押在看守所三個月,被罰款5000元。

2000年7月,依蘭縣關岳街派出所所長王明輝和關岳街街長劉豔讓劉桂華簽寫放棄修煉法輪大法的所謂的「保證書」,被劉桂華拒絕後, 他們把劉桂華非法關進依蘭縣看守所1個多月,又非法罰款4000多元。

2001年,劉桂華和幾名同修到農村向老百姓講述法輪功遭中共迫害的真相,發放揭露中共謊言的真相資料,被依蘭縣公安局綁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間,劉桂華和幾名同修要求無罪釋放,集體絕食。在絕食期間,看守所的獄警們把化好的濃鹽水,利用男犯人拽住劉桂華的頭髮和兩手,用筷子把劉桂華的嘴撬開,有的獄警掐住劉桂華的鼻子,使劉桂華不能呼吸,他們就給劉桂華一口氣灌進一瓶子濃鹽水,劉桂華的兩腮、舌頭、上牙膛、嗓子被灌進去的濃鹽水全部燒破。和劉桂華一同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張敏在那次強行灌食中被迫害致死。劉桂華被強行灌食後,深夜1點多鐘,身體出現痛苦狀態,在看守所把劉桂華送醫院的途中她走脫,從此流離失所到牡丹江。

2002年10月25日,因製作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牡丹江市公安國保大隊綁架,在國保大隊期間那裏的惡警把劉桂華的手高高吊起來,拿芥末油往劉桂華的眼睛、鼻子、耳朵、嘴裏灌,用雙層塑料袋套住劉桂華的頭把劉桂華憋得幾乎窒息,折磨得死去活來。然後,狠狠地搧劉桂華的嘴巴子,又拿來一根竹棍把劉桂華的嘴撬開後,在裏面使勁的亂攪,劉桂華的嘴全部被攪破,鮮血從嘴裏流出來,他們就拿起擦地用的抹布來擦劉桂華的嘴,擦完之後繼續迫害。劉桂華在牡丹江國保大隊被折磨了兩天兩夜之後,被送到牡丹江看守所。

2003年,在牡丹江看守所期間,大法弟子魯永鳳絕食要求無罪釋放,在邪惡所長於成龍的指使下,利用犯人長期給大法弟子用刑,導致魯永鳳雙腿出現麻木,沒知覺,生活都不能自理,還繼續迫害。當劉桂華出面制止時,惡警於成龍知道後,帶領一幫獄警和犯人進屋後破口大罵劉桂華,說劉桂華是吵監鬧獄,不由分說就讓男犯人連打帶拽地把劉桂華拖到屋外,女獄警趙潤霞拿起專門打犯人的刑具「小白龍」,使勁抽打劉桂華。於成龍又讓犯人把劉桂華拖到大廳毒打,然後讓劉桂華給他跪下,劉桂華堅決不跪,他就用力把劉桂華打倒,打累了他就讓男犯人把劉桂華拖進專門用來折磨大法弟子的一個空屋裏,把劉桂華的雙手分成十字架形狀用手銬把劉桂華的兩隻手銬在鋪板上兩天兩夜,因大法弟子魯永鳳為了制止迫害劉桂華再一次絕食後,他們才把劉桂華放出來。

哈爾濱女子監獄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
二監區:孫貴方
四監區:孫玉傑,張小紅
六監區:馬淑華
七監區:吳鳳玲
十監區:徐叢豔,吳鳳芹,耿鳳英,於立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