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大法弟子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是中共迫害大法學員最多最殘酷的省份之一,截止到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止,透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的、有名有姓能夠具體核實的,黑龍江省被迫害致死的總數四百一十七人;尤其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大法學員最殘暴、最可恥。女監多年來對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進行慘無人道的折磨,迫害致死致殘多名大法學員。

監獄採取給包夾人員減刑獎分的手段,縱容、唆使包夾人員任意打罵、折磨大法學員,寒冬臘月把大法學員衣服扒光,用涼水澆,用電風扇吹,用針扎,注射不明藥物,給身上通電,給法輪功學員上大掛、戴手銬,不許睡覺、罰站、罰蹲,更有甚者給法輪功學員飯裏放不明藥物,關小號、腿被吊起來抻直、二十四小時背銬、有的時間更長,上背吊銬、碼坐、用牙籤扎眼皮、用塑料尺(寬七、八釐米,長三十多釐米)抽打法輪功學員的臉,不讓上廁所,坐在水泥地上,逼看各種邪黨的書;野蠻灌食迫害。抬手就打,張嘴就罵等非人手段。目地就是逼迫法輪功學員寫「四書」(悔過書、保證書等)、放棄信仰。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截至二零零九年一月份,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先後非法關押過七百五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到二零零九年六月份還非法關押三百多名法輪功學員。監獄長劉志強先後到長春等地監獄去取經,回來後大肆叫囂二零零七年是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攻堅年,「轉化率」要達到百分之百。

九監區是專做新轉來的法輪功學員的所謂「轉化」的,十一監區主要是做二零零七年以前(沉積)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所謂「轉化」的。從這兩個監區轉化後的法輪功學員再經過監獄六一零所謂的考試,「筆試、面試」合格後,下隊被分到七監區、十三監區做奴工,為女監賺錢。九監區監區長(大隊長)陶淑蘋、教導員濮宇先後跟監獄長劉志強、六一零(牌子掛的邪教辦公室)主任肖林簽訂合同、立下軍令狀,達到轉化指標的監獄要給獎勵。

回到監區,她們採取各種卑鄙的手段,瘋狂的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他們還告訴犯人樓道道長丁輝、肖麗華,只要能讓法輪功學員轉化,用甚麼方法都行。對法輪功學員採取封閉式強行「轉化」,每個監室關押一名新來的法輪功學員,由四、五個犯人包夾。門玻璃上用一塊白布遮擋,漏出一個長方形(三寸長、一寸寬),裏邊人看不到外面,外面人可以向裏看,獄警來回走動,向各監室裏窺探。這裏與世隔絕,成了「獄中之獄」。

新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被分到每個班組裏,吃飯不出屋,由包夾給打飯;洗漱、上廁所都被隔離,一切由包夾說了算。這些犯人包夾大多數都是死刑犯、殺人犯、吸毒、販毒、賣淫、傷害、詐騙等各種罪行的犯人。她們為了減少刑期(加分、減刑)讓家裏人給監獄長、監區長、獄警等送禮、送現金(至少二千元以上),就可以當包夾,不用做奴工,迫害法輪功學員每次加四-六分、有的更多,達到一定分數就給減刑;因此,為了早日離開這個人間地獄,這些犯人包夾就變本加厲地迫害法輪功學員。

九監區為了「轉化」(逼迫放棄信仰)新來的法輪功學員,三個月之內(也叫集訓期)不許家人會見。不管年齡大小都採用碼坐(塑料小凳子),坐的時間長了,小凳子就會鑲進肉裏;要麼就站立、腿都站腫了;不讓上廁所、不讓睡覺;不停的播放誹謗大法的光碟,強行洗腦轉化;包夾人員形影不離,甚至跟蹤上廁所、洗漱;不讓大法學員互相說話、打招呼,只要看見,就被包夾人員打罵折磨。所有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到這些迫害。

孫吳的法輪功學員姜玉竹不配合「轉化」,不回答任何問題。遭到犯人趙小宏、劉冰玉、陳雨薇等包夾的圍攻、打罵。趙小宏用腳踹姜玉竹的後背,並讓其蹲著。姜玉竹血壓高,包夾就把水裏加上不明藥物給她喝。獄警孫麗維對包夾趙小宏說:先不理她(指姜玉竹),看她去不去廁所再說;姜玉竹要去廁所,包夾不讓去,姜玉竹被逼尿到褲子裏。包夾趙小宏、陳雨薇等人,拿小尺子打姜玉竹的臉逼問她,要她回答問話,姜玉竹不回答、不配合,包夾就不斷的打她;犯人在給姜玉竹理髮時,發現她耳朵裏有血跡,已經幹了。姜玉竹在孫吳看守所非法關押時,被迫害的滿身長疥瘡。為了轉化讓她回答問話,包夾採取各種手段迫害姜玉竹,包夾不讓她吃飯,包夾逼著姜玉竹把飯倒掉,並讓她記著幾天不吃飯,告訴她三天不吃飯,就要用她的存錢卡買食物(奶、飲料等),要給她灌食。第二天,姜玉竹就被轉到別的監區去了。

牡丹江的法輪功學員朱福菊,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配合「轉化」,被王丹等人吊在床上迫害,造成朱福菊雙臂不能抬起,常年發涼,夏天她還要穿很厚的衣服。獄警和包夾對新來的法輪功學員或犯人說,朱福菊有精神病,不讓別人接觸她。至今,朱福菊還在女監遭受著非人的折磨和迫害。

從北京轉押來的法輪功學員高秀榮,不配合「轉化」與迫害,在北京看守所一直絕食抗議。到女監後身體非常虛弱。包夾趙玉梅、趙小宏等罰高秀榮坐小凳子,並用污言穢語攻擊高秀榮,高秀榮就給她們講大法真相,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包夾趙玉梅就說你大點聲,並以此為藉口上報給獄警,獄警來了,給高秀榮戴上手銬,一戴就是十五天。在這期間,為了轉化高秀榮,包夾趙鐵霞、趙小紅、王亞娟、趙玉梅等人,她們每組兩人輪流看著她,採取不讓高秀榮睡覺,高榮秀絕食抗議,包夾趙鐵霞、趙小宏、趙玉梅等人就用高秀榮的存錢卡買來食物給高秀榮灌食。高秀榮要上廁所,包夾趙玉梅、丁霞、趙小宏、陳雨薇、王亞娟等經常用惡毒的話語謾罵高秀榮;並用腳踢、踹來月經的高秀榮,藉口拖延時間,說高秀榮事多,以致造成高秀榮多次將月經流到褲子裏。毫無人性的犯人包夾為了自己得分──減刑,她們變本加厲的迫害大法學員,她們給高秀榮戴的手銬時間長了,手銬卡到肉裏鮮血直流;至今高秀榮手腕上還留下手銬的疤痕。

大慶的法輪功學員張亞芹,六十多歲,不配合所謂的「轉化」,被包夾杜曉霞、魏冬用大蒜塞鼻子。張亞芹喊法輪大法好,就被獄警戴上手銬銬在床上或椅子上,吃飯、上廁所時,才打開。一直折磨到半夜一點多鐘,才讓張亞芹睡覺。張亞芹被迫害的心臟病發做,睡不好覺,反覆翻身發出響聲;包夾丁霞、任緒彤(少年犯)、張靜對張亞芹惡語辱罵、刁難她,並向獄警報告說:張玉芹發出聲音太大,影響她們休息了;張亞芹被獄警、包夾關到小號監室,迫害十幾天。每天三頓稀粥,屋裏陰冷、潮濕、見不到陽光。現在,張亞芹被轉到七監區遭受迫害。

大慶的法輪功學員崔洪豔,在大慶看守所絕食遭到管教、包夾灌食等迫害,身體非常虛弱,血壓升高。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崔洪豔被強行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九監區集訓隊。從二月八日到女監的第一天,崔洪豔就遭到了罰站迫害。從早上五點三十分罰站到次日凌晨三點三十分,每天二十二個小時;犯人包夾郭小華、王玉華用拳頭打崔洪豔的胸部,郭小華用手揪著她的衣服往地下摔她,殺人犯(包夾)王玉華用腳踹崔洪豔站腫的兩腳,讓她的兩腳站直並攏。包夾丁輝說;你們站好了,警官在監控器上看到你們站不好,會罰我們的。

崔洪豔要求上廁所,王玉華不讓去。僅僅五、六天的時間,崔洪豔就被迫害的渾身浮腫、胸悶、氣短、眼睛腫成一條縫,臉上布滿紅點子。崔洪豔向大隊長陶淑蘋反映被迫害情況。陶淑蘋說:我們做工作是思想問題,不會讓包夾罰站你們的。崔洪豔說:不信,你就調監控錄像查看,包夾是怎麼迫害我們的。陶淑蘋就假惺惺的說:如果發現問題,我們就嚴肅處理。說完叫來殺人犯包夾王玉華,問她是否打人了?殺人犯王玉華說:我從來不敢打人;包組獄警高翠霞害怕,跑來跟崔洪豔說:我們在做轉化工作中難免有身體接觸,言外之意,造成傷害是避免不了的。家人會見崔洪豔時,發現她被迫害成這樣,問她是否挨打了?獄警、包夾都在旁邊監聽、監視,崔洪豔不敢說實情。

海倫的法輪功學員劉德清,六十歲,剛開始來時就被罰碼坐,每天十二小時以上;由於迫害時間長,劉德清年歲又大,身體又不好,她坐不住、來回晃動,就遭到同室犯人包夾丁霞、宋桂梅、司小紅等人的羞辱、打罵。劉德清最後被迫害的腹部腫脹,像懷孕七、八個月的孕婦一樣,彎不下腰。就這樣,包夾王亞娟、趙小紅還不放過她,逼她轉化、寫四書;劉德清不配合,包夾每天迫害她到後半夜一點多鐘,才讓她睡覺。

劉德清找機會跟獄警反映包夾迫害她的情況,獄警見她肚子很大,害怕擔責任,就送她到監獄醫院去檢查,結果被查出是肝硬化腹水,晚期。監獄、監區、有關人員害怕劉德清死在監獄裏擔責任;於是,找有關人員給劉德清急忙辦了保外就醫。劉德清的女兒看到母親被迫害成這樣,就往九監區打電話說:我媽煉法輪功身體非常健康,現在生命垂危都是你們迫害的;如果我媽有個三長兩短的,我們家人跟你們沒完。

鶴崗的法輪功學員馬多,由於不放棄真、善、忍、做好人,不配合轉化,被犯人包夾張靜、杜曉霞、魏冬等人打的發出慘叫聲。

齊齊哈爾的法輪功學員齊大衛,在齊齊哈爾看守所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與迫害。齊齊哈爾鐵峰區法院在醫院病號房開庭,給齊大衛、張繼秋非法判刑。齊大衛被強行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九監區,遭到罰站、碼坐等迫害。齊大衛還被包夾郭曉華和轉化後(邪悟)的賈捷毆打,說是給她「驅附體」。

法輪功學員孟昭紅不配合、不回答犯人包夾做轉化的問話,犯人丁霞嘴裏說出一些侮辱人格的話,並用手揪著孟昭紅的頭髮,用手猛煽她的臉。包夾丁霞還用同樣的方法打過法輪功學員於穎珍、王玉賢等人。

法輪功學員孫豔芳,在陳斌(被洗腦轉化的猶大)來女監做所謂的他對法輪功認識的報告會。孫豔芳大聲高喊:法輪大法好!制止其毒害世人,立即被獄警大隊長陶淑蘋、濮宇等指使犯人包夾郭曉華等人拖出會場並進行毆打迫害。

寶泉嶺的法輪功學員陳吉君來到九監區,和犯人道長肖麗華一室,陳吉君被罰站,並被肖麗華和包夾毆打。

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到罰站的迫害,每天從早上五點三十分一直站到次日凌晨三點三十分,每天只睡兩個小時,有的法輪功學員睏了,包夾就用牙籤扎眼睛、扎眼皮,有的站不穩,包夾就輪流架著法輪功學員罰站,直到轉化寫四書為止。經過這一輪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臉、腳、腿等渾身浮腫,穿不上鞋,腿不能回彎,行走困難。

包夾張靜對法輪功學員總是打罵、惡語相加,讓人無法忍受;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受到她的刁難,她還在背後唆使其他包夾,任意刁難法輪功學員;如果看到法輪功學員用品多了,就唆使包夾寧鳳雲給強行扔掉。

在監區法輪功學員不能隨便給家人寫信,如果寫信必須由包組獄警檢查,如發現有法輪功轉化的事或言語、或有揭露獄警對法輪功迫害的內容,這些信件都不給寄出。在接待室家裏人和被關押人員的通話都被獄警、包夾監聽、監視。

獄警郭琳琳是迫害大法學員的骨幹分子之一,由於她迫害大法學員「積極」,監獄把她調到監獄六一零辦公室,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每到敏感日或有甚麼大的活動,監獄、監區都會使出各種卑鄙手段來迫害法輪功學員。

這些事實,充份說明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是迫害法輪大法學員的黑窩,更多的事情有待法輪功學員和知情人士去揭露。

大法學員有責任把事實講給世人。我們真心希望世人都能明白真相,認清中共的凶殘本性,不要再對大法犯罪,不要與邪惡為伍,充當中共的替罪羊。中共惡黨在歷史上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這個惡魔。天滅中共在眼前,善惡有報的天理要兌現了!早日脫離中共,才有光明的前程。

請各界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制止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解體這些人間地獄,還法輪功學員人身自由,還法輪功清白。

原監獄長劉志強已經被調離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現任監獄長:方根寶、包銳,電話0451─86639099,86636066

政委褚淑華電話0451─86639077
副監獄長陳飛電話0451─86629677

六一零(辦公室)主任肖林已調離,現任六一零 郭琳琳,電話0451─86639028

九監區監區長(大隊長)陶淑蘋:已調離九監區,濮宇:女子監獄九監區教導員、副隊長。她在2007年任職期間,主抓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迫害。她對剛進來的大法弟子迫害很嚴重。如某個大法弟子不放棄信仰,她天天指使犯人折磨大法弟子,經她迫害過的大法弟子不少於幾十個人。現在此人已調到大慶監獄獄政科。

鄭傑:現任女子監獄九監區大隊長。她在任職期間對大法弟子迫害很嚴重。開始她總是經常以偽善的面孔欺騙大法弟子,經常假惺惺的問大法弟子住的冷不冷,可背後卻指使犯人監視大法弟子還經常以體罰,加班幹活,甚至送小號等形式迫害。

現任九監區監區長(大隊長)鄭傑,電話0451─86639048,86639047,86639070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地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學府路387號,郵編:150069。

黑龍江省司法廳副廳長、監獄管理局局長:朱文學、副局長:陳樹安、張治安、李長福。
地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漢水路漢廣街79號,郵編:15008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