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裏有這樣一群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裏,有一位姓劉的女警察,很早就修煉了法輪功。在大法被迫害的初期,她到北京上訪,於二零零零年被女子監獄開除了工作,不給生活費。雖然她現在沒在女子監獄,可她在一九九五年前後洪法,使八十多名當時的犯人發自內心的想做好人並開始修煉大法。當時這位女警察親自給這些女犯購大法的書籍和煉功磁帶、錄音機。這批人每天除了十幾個小時的繁重奴役──做服裝外,每天起早在五樓或院子裏集體煉功,成為女子監獄裏一群特別的人。

她們按照李洪志大師的《轉法輪》要求自己,修心性,凡事不和別人計較,放下得失心,髒活累活搶著幹,與人為善,在監獄裏形成了好風氣。無論是警察還是犯人們對她們的評價都很高,有的警察說:「要是都煉了法輪功,還好管理了。」

這群犯人多數是無期的殺人犯,得法後發生了很大變化。通過學法修心,她們懂得了人為甚麼活著,她們像找到了人間真寶一樣珍惜大法。每天都樂呵呵的,再也沒有了往日的憂愁了。

可是好景不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開始迫害法輪功,一時間女監也和全國一樣,警察對法輪功學員下手了。這些修煉者們被關在高牆鐵網下,有理寸步難行。向她們洪法的劉警官,深知這是千古奇冤,她帶著這些犯人們的心聲到北京去證實法,卻遭到了大會小會的批評和開除的處份。

這些犯人們也開始被各個「過堂」,有的膽小,心裏知道大法好,可嘴上不敢說,可是有那麼十幾個人(如張豔芳、馮海波、馮淑榮和她的母親胡崔燕,還有高某某),她們這十來年遭到了人們難以想像的精神和肉體的不同成度的折磨。這十來年無論她們的奴役幹得怎麼好,和其他的犯人待遇不一樣。其他人每年都減刑,正常無期犯人在監獄裏也就是呆上十五到二十年,可她們為了說句公道話,換來的卻是遙遙無期的監獄生涯。同時還時不時的給她們關進小號(禁閉室)戴上手銬、腳鐐。

二零零零年,馮淑榮被關小號時,當時的獄偵科科長肖林,手拿大皮帶問她:「你還煉不煉了?」馮說:「煉!」肖林就一頓皮帶把馮淑榮抽得皮開肉綻。打累了,他歇一會,把她從桌子下面拽出來,再問再打。馮淑榮她修煉大法後,開智開慧,突然會設計服裝和裁製衣服。她用這個特長經常幫助別人,得到大家的好評,就是一個「煉」字沒給她減過刑,幾次被押進小號受到非人的折磨。可是她十來年如一日,不改初衷。有的犯人說:「真是個勁,服了。」

馮海波原來是犯人的負責人(囚長)。她修煉大法後,變化很大,監獄裏出了名。最不好管理的犯人王鳳春(齊齊哈爾鐵峰區人)說:「我最佩服馮海波,以前一個犯人找茬罵她一個多小時,她一聲不吭,也不生氣,然後削了兩個蘋果,遞給罵她的人說『累了吧,吃吧』,那犯人再也不好意思了;九九年不讓煉功,我們全寢室的人給馮海波打掩護,叫她煉功。」

由於她堅持修大法,九九年作為監獄裏最受歡迎的囚長──犯人的獄頭被撤去了。馮海波十來年學法煉功,由於堅持修煉,多次常年被押在小號。那裏冬天沒有暖氣,很冷,夏天沒有窗戶,悶熱。一天只給兩頓稀稀的玉米糊,二十四個小時只讓上四次廁所。每天還戴著手銬腳鐐鎖在地環上,要是反抗,就用膠帶把嘴封上。這種遙遙無期的折磨已經十來年過去了,她依然堅定如初。

張豔芳多次被打,一次被犯人打得臉像黑鍋底似的,在小號裏一押就是半年,二零零二年,獄長叢某為了迫害她們,把監獄裏犯人們吃的白麵硬是到獄外換幾袋玉米麵(雞飼料),給她們做玉米稀糊吃。張豔芳不識字,背法很慢,儘管這樣,在最艱苦的小號裏,每天一句法要背幾十遍才能背下來。就是這樣,她十幾年如一日背下了很多法,吃了很多很多的苦。她每次從小號回到監區,其他的大法弟子心痛的都哭了,給她買點好吃的,其他的刑事犯還罵她不要臉,吃人東西。

胡桂豔等幾個大法弟子用白床單做成大條幅在監獄的院子裏面打出來,喊著「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有的用彩筆、粉筆把「法輪大法好」寫在院內的大牆上。有的做成條幅放在車間,有的把大法的真相寫成紙條放在車間加工的警察服兜裏,有的家人接見時,把大法書和《九評共產黨》帶到監獄裏,有的把《轉法輪》已經抄成數遍給其他的刑事犯看,有的寢室全都躺在床上聽大法弟子背法給她們聽。她們珍惜這萬古機緣,有一些犯人和警察在明白真相後退了中共黨、團、隊保平安。

特別是殺人犯高某某,她九五年在監獄開始修煉大法後,突然天目開了,原來不會繪畫,幾年來,她看到甚麼,畫甚麼,就用黑、紅、蘭三色油筆和廢掛曆已經畫了一百多幅。如《岳母刺字》、《韓湘子引路》、天庭上的蓮花台小嬰孩、楊家將出征,簡直惟妙惟肖,就像真的一樣。佘太君帶領楊門女將橫刀立馬,英姿颯爽,戰旗飛舞,就連身上的戰袍、戴的鉓物都栩栩如生。現將天庭蓮花台小嬰孩和《韓湘子引路》兩幅拿出來供大家欣賞。

她為甚麼突然會畫?她為甚麼畫的那麼像?為甚麼她有超常的功夫?師父在《美術創作研究會講法》中說:「人真的信神的時候、真的去表現神的時候,神會給人展現的。」所以有很多人會看到佛的景像、神的景像。人把其描繪下來。這批大法造就的精英至今還在女監裏用生命證實著大法的超常。

原來警察和犯人把她們叫混事兒的,不是純大法弟子。可是她們和被判刑的大法弟子一起證實法。現在對她們的管理和大法弟子一樣對待,以前大法弟子不幹活,認為沒有罪。可監獄讓她們幹活,在奴役上按刑事犯管,在信仰上當作法輪功學員。由於她們把人世間的甚麼都放下了,堅修大法心不動,監獄對她們也和其他的大法弟子一樣看待了。她們用生命走出了自己最正的一條路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