穩定做好三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五日】下面談談自己在修煉中的一些感悟,與同修共勉:

一、學好法,是闖過難關的根本保證

「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作為大法弟子,能夠做好正法的事、圓滿好自己的一切,就要多學法。無論怎麼忙都不能不學法。這是圓滿的最大保證。」(《精進要旨二》〈致詞〉),「因為你們是大法弟子,所以你們不能夠脫離開法去做事情。你們還在不斷的改變著最表面沒有改變的這一部份,所以你們不能離開學法。一定要學好法。在學法的過程中,你們就能夠不斷的清除自己不好的因素,改變自己還沒有改變的最後這點東西。過去為甚麼我老是強調叫大家學法、學法、學好法?它是至關重要的。」(《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對以上幾段師父的講法,我體悟很深。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十多年來,除極特殊情況外,基本上都能堅持學法、煉功,從未間斷。每天學法煉功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份,形成了一種機制,一天不學法不煉功就感到不自在,心裏就覺的空蕩蕩的,好像少了點甚麼。對大法弟子來講,這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了,可在常人來看覺的太難了,心中都佩服。我女兒(常人,以後也走入修煉)曾對我說:不說別的,能夠十幾年長期堅持每天煉功、學法,簡直太不容易了,太了不起了!

由於長期堅持學法,特別是在個人修煉階段每天在煉功點集體學法、煉功,給我修煉打下了較為堅實的基礎。我是屬於完全閉鎖著修的。修煉十幾年,甚麼都看不見,甚麼功能也沒有,完全是在悟中修,完全靠著對師父對法的堅定信念和正悟,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到了今天。

特別是九九年「七二零」全宇宙邪惡勢力操控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對大法弟子發動了全面鎮壓。在這巨大魔難和紅色恐怖高壓下,我對師對法始終都堅信不移,從未對師對法產生過懷疑和動搖。在經歷各種魔難和考驗時,都能以法為師保持正念,用大法衡量對錯,辨別善惡。始終堅持在大法中修煉。

我體會到:大法弟子絕不能脫離法。一切正念,一切能力都從法中來,我們的一切也是師父和大法給予的。只有長期堅持學法、學好法,才能不斷提高心性,經常保持正念。在經歷魔難時才能正念闖關。我修煉經歷的幾件事例也證明了這點:

(一)我剛得法修煉一個多月,有一天晚上突然發生腹痛。我當時就悟到這不是病,是師父在幫我消業,是好事。這點痛苦是自己應該承受的,因為自己欠下的債就得自己還。因為第二天我要到新崗位工作,要搞好交接工作,我想我這種狀態如果被單位同事看到會給大法帶來不好影響,因為單位同事都知道我在煉法輪功。當時我心中想:師父,明天弟子要去交接工作,這可怎麼辦?奇蹟發生了,就在晚上二、三點鐘時,腹痛突然停止,第二天完全恢復正常。是師父徹底將我幾十年的老病根拿掉了。此後十多年,未吃過一粒藥,不管吃冷的,吃熱的,吃辣的,一點問題也沒有。

(二)我和老伴同時得法,初期是在家自修。因為只重視煉功,對學法重視不夠,對很多問題從法理上認識不清,加上人的執著,放不下兒女情等,被魔鑽了空子,遭受很大的魔難。

師父講:「一般人認為的走火入魔有幾種形式,我剛才講的也是一種形式。由於自己心不正,招來附體了,追求甚麼氣功態顯示自己等各種心態。有的直接追求功能或練了假氣功,一練自己老習慣於放鬆自己的主意識,甚麼也不知道了,身體交給別人了,顛三倒四的被副意識或者外來信息主宰著身體,做出一些特殊的舉動來。告訴他跳樓他就跳樓,告訴他跳水他就跳水。他自己都不想活了,把身體都交給別人了。這不屬於走火入魔,但是這屬於練功誤入歧途,開始是有意這樣做而形成的。有很多人以為晃晃悠悠的就是煉功了,其實這種狀態要是真正去煉功的話,會造成嚴重的後果。這不是煉功,是常人的執著和追求造成的。」(《轉法輪》

我老伴就是屬於師父講的那一類情況。大約是九七年五月左右,她在煉功時出現自發動作。在兩側抱輪時,身體向兩側轉動,因學法不深,悟性不高,開始還以為可能是法煉人的正常現象。後來越來越嚴重。接著魔幻化成師父形像,告訴她如何如何。後來又出現精神病狀態,有時清醒,有時糊塗,有時還胡言亂語,最後甚至招來附體,給大法帶來很大負面影響。當時附近煉功點很多同修得知此事後,抱著對法負責,為同修負責的態度,曾幾次組織多名同修到我家,集體圍著她讀法,當時她較抵觸,抱怨我不該叫那麼多人到家裏來。後來同修就不好再來了。只有個別和她關係較好的同修還經常來家看。那段時間給我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壓力。面對這種處境,到底該怎麼辦?通過靜心學法,冷靜思考,我悟到:修煉人遇到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這件事發生在她身上那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否則就絕不會發生。肯定是魔不想讓我們得法,想把我們拉下去。這不只是對我老伴的干擾和迫害,也是對我修煉的嚴重干擾。這是她的一大關和難,也是我的一大關和難。也是看我對師父對法是否堅定的重大考驗。出現這樣的問題,不是因為學大法造成的。師父早在法中就對這方面可能出現的問題告誡過弟子,是我們自己沒有重視學,沒有做好,被魔鑽了空子所造成的。這反面的教訓,不正好證明了師父大法中,每個字每句話都是千真萬確的真理嗎?我想能把她從這樣大的魔難中解救出來,唯一的辦法就是要堅信師、堅信法,抓緊時間多學法。那段時間我每天堅持給老伴看師父講法錄像,聽師父講法錄音,給她讀《轉法輪》。我女兒也從外地趕回來,幫助她學法。有一天晚上我連續給她讀了幾個小時《轉法輪》直到深夜,終於喚醒了她的主意識,她哭著對我說:「謝謝,多虧你救了我!」我對她說:「不是我救了你,是師父和大法救了你,你應該感謝師父和大法。」後來她跪在師父法像前表示還要繼續修煉。師父看她主意識清楚了,還修煉,就把她身上的附體和一些不好的物質清理掉了。不久她逐漸恢復了正常,一直堅持在大法中修煉至今。如果是一個常人早就毀掉了。這件事也使我的家人受到極大震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通過這次教訓,也使我深刻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和參加集體學法的重要性。不久我自覺參加了煉功點集體學法、煉功。這給我以後修煉打下了較為堅實的基礎。

(三)怎樣對待家裏同修過好病業關,放下對親情的執著,也是大法弟子必須面對的一大考驗。

二零零五年我老伴過病業關,當時病業表現非常嚴重,腹部劇烈疼痛,嘔吐。二十多天不能進食,就是喝一口水都要吐出來。真是翻腸倒肚,同時伴有劇烈腹痛。全身五臟六腑都像刀割刀剮似的。人瘦得皮包骨,身體極度虛弱,整個人完全脫了形。感到隨時都可能出現生命危險。我兒子非常著急,想送她去醫院,被她拒絕。當時她本人正念較強。她說:「沒有事,我知道這是我的難,是我要過的關。」我當時看到她這種情況,心情沉重,又難過,又著急,也十分擔心,怕她生命出現危險。當時也做了最壞的思想準備,女兒也從外地趕回家中。當時也分不清是消業還是舊勢力迫害。我想到師父曾多次講過,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把它當成好事。我想不管是消業或舊勢力迫害,作為修煉人都要正念對待。如果是舊勢力迫害,就全盤否定,正念清除;如果是消業,就正念闖關。

我想到師父在《轉法輪》中的一段講法:「難就難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當中吃虧,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動不動心;在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中,你動不動心;在親朋好友遭受痛苦時,你動不動心,你怎麼樣去衡量,作為一個煉功人就這麼難!」我想這個難雖然發生在她身上,讓我遇到,不也是看我怎麼動心嗎?我和老伴是常人中的夫妻,但又是修煉中的同修。都是修煉人,遇到矛盾一定要內找。她自己能否正念對待,正念闖關至關重要;我怎麼對待,也是對我的考驗。在她遭受痛苦時,我為甚麼要痛苦、著急和擔心呢?這不是放不下常人夫妻之情嗎?著急、擔心不是常人的怕心在作怪嗎?沒有把這件事當成是好事,而是當成常人的痛苦和不舒服了。完全是用常人的一顆心在對待這件事。如果真是舊勢力迫害,那不正好被舊勢力抓住把柄加大迫害嗎?只要做到心不動,舊勢力它就沒招。作為同修能幫就幫,不能幫也要正念對待。法照學、功照煉,講真相發正念,該做甚麼照常做。老伴也說:「你該做甚麼你去做,不要擔心我,我沒有事。」那段時間我通知了一些同修幫助發正念,我在家也堅持近距離發正念:徹底清除對她身體進行迫害的一切邪靈爛鬼。她本人也堅持背法,聽師父講法錄音,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我女兒也每天輪流給她讀《轉法輪》。有時我們給她讀法時,她就會感到身體內有一股一股的冷氣往出排。我們知道是大好事,悟到是師父在幫她在清除業力和不好的物質。也更增強了我們戰勝病魔的信心。通過堅持學法和發正念,老伴身體逐漸好轉,開始可以吃點米湯和稀粥。二十多天後恢復正常。全家人再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全家人對我們修煉更加支持。女兒從此真正走入大法修煉。

二、不走極端,理智智慧的在不同的社會環境中講真相

師父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講真相是揭露邪惡,制止迫害、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的最好方式,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歷史使命,每個大法弟子必須用心做好。這些年我主要採取發放大法真相資料和面對面講真相兩種方式進行。

(一)不拘形式、不走極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形式,利用一切機會,理智智慧的講真相。大法弟子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講真相要立足於常人社會,不要把自己封閉起來。常人社會的各種活動,只要是健康的,能參加的儘量參加。如:同學聚會、探親訪友、婚喪嫁娶、參觀遊覽、各種會議等,尋找適當機會向親朋好友、同學同事、老鄉鄰居、或社會上接觸的有緣人講真相。

講真相要理智、智慧。不要講高,不走極端,切忌神神叨叨,表現失常。根據不同職業、不同社會階層、不同年齡、不同性別的人,採取不同的方式。(我以前也做的不好,有時就不自覺的講高了,實際上也是顯示心和急於求成的心造成的)一般對同學、同事、親朋好友、熟人、鄰居,我都直接以大法弟子的身份講真相,並根據對方態度和反應,同時送給真相資料、真相光盤等,一般效果都比較好。對不太了解底細的陌生人講真相,可以大法弟子身份講真相,也可以第三者身份講真相,視情況而定,對陌生人講真相時,先通過交談,拉近距離,增加雙方信任感,根據對方的口味,順著對方的執著理智智慧的講。講真相儘量站在對方的角度,為對方著想,不將自己意志強加於人。在講真相時要有一個慈悲祥和的心態,善意的告訴對方:我只是告訴你真相,希望你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信仰自由,信不信由你,路怎麼走,怎麼做,還是你自己決定。

對有些受邪黨毒害較深,有抵觸情緒不想聽真相的人,不要勉強,更不要與其爭論,可用其他話題岔開,下次有機會再講。

(二)講真相要在「講清」上下功夫。基本真相一定要講清。如「大法是甚麼,邪黨為甚麼要迫害大法」,「四二五」真相,「天安門自焚」偽案,「法輪大法弘傳世界」,「九評」,「三退保命」,為甚麼要退黨和怎樣退黨等等。在時間短、無法細講時,也要讓對方知「法輪大法好」,「退黨保命」為其以後了解真相打下基礎。

(三)大法弟子要在日常生活中注意自己的正面形像。要慈悲祥和、寬容大度。平時言談舉止、待人接物,穿衣著裝等方面也要體現大法弟子素質和修養,讓世人感受到大法弟子都是有教養、素質高,值得信任,心地善良的好人。這點也至關重要,因為常人往往是通過大法弟子的表現來看待大法的。

(四)真相資料是救人的利器,是大法弟子省吃儉用,用自己節省的微薄收入做出來的,一定要十分珍惜每一份真相資料。我在每次發放前,自己先看一遍內容,然後進行合理搭配,精心包裝。一般用自封塑料袋裝好,然後發放。發放時要根據不同環境和對像,採用不同的發放方式。親朋好友、同學同事一般我採取面對面直接發放。由於中共邪黨幾十年宣傳欺騙、暴政統治,不少中國人都不同成度的存在怕心,你直接給他真相資料,即使想看也不敢接受。針對這種情況,可採取其它方式。如:可將真相資料放在公交車座位、公園長椅、小區樓道窗台,樓梯扶手,住戶信箱,門把手上等處。也可放在人流量大的道路邊石坎上等。有緣人就會拿去。只要能使世人得到,他就有得救的希望。我每次發放前都要發一念:讓有緣人得到資料,希望他們得到救度。

發「神韻」光盤前先了解對方是否有DVD或VCD播放機。如有可直接發給對方。一般我都是當面發放。儘量不和其它真相資料一起發。從我幾年發放真相資料的實踐,效果還是較好的,大多數都能接受。真相錢幣流通快、面廣,也是重要救人法器。開始都是自己手寫,現基本使用打印錢幣。發放時要智慧、注意安全。可在農貿市場、個體商鋪、攤位等使用為好。一般最好不在大型超市或百貨商場使用。每次使用前先發正念:徹底清除和解體干擾真相錢幣流通,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在使用時堂堂正正,不要有怕心。一般都能接受。

前幾年,有段時間由於對發正念這件事重視不夠,被邪惡鑽了空子,在外出發真相資料時,被惡警綁架到拘留所迫害。雖未配合邪惡,畢竟也給講真相、救度眾生帶來損失。通過那次教訓,我才對發正念重視起來。近幾年隨著學法的深入,對發正念的重要性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基本上全球大法弟子每天四個整點發正念我都能堅持,每天都是發完晚上十二點正念以後才睡覺。現在已經形成了一種習慣,不論走到哪裏,辦甚麼事情,事先都發出一念:徹底清除和解體我所到之處空間場內一切干擾正法、迫害大法弟子、干擾眾生得救,了解真相的亂神、黑手爛鬼、中共邪靈和它們的一切邪惡因素。近三年來,我基本上做到了每週兩次到遠郊監獄、勞教所近距離發正念,每次還可以附帶發放真相資料和有緣人講真相。在這過程中,也使我去掉了一些怕心和求安逸心。

在做好三件事、特別是在講真相方面,和同修比,我還有很大的差距。如:還存在分別心、怕心、懶惰心、還缺乏善心。不過我想只要堅持認真學法、學好法,我一定能迎頭趕上,做到真正精進實修,走好以後的路。

個人層次所悟,如有不對,請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