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校友關注柳志梅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四日】(明慧記者華清採訪報導)柳志梅,一個天資聰穎的才女,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而遭受中共殘酷迫害致瘋。同是清華校友的馬豔表示:「前一段時間看到明慧網上報導柳志梅已回家的消息,看到照片上她已被迫害成那個樣子了,心裏特別難受。」

馬豔也曾在清華大學修煉法輪功。她原是建築系九四級本科生,清華人文學院傳播學第二學位。一九九八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目前在日本工作。

善良學子慘遭摧殘

二零零一年三月,柳志梅由於堅持修煉法輪功而遭學校開除;隨後在北京被惡警綁架、非法判刑十二年,轉至山東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曾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臨出獄前,遭到獄方注射毒針;回家的第三天,藥力開始發作,柳志梅突然精神失常,並且一天重似一天,開始胡言亂語,手舞足蹈,語無倫次,失去了記憶。目前柳志梅已出獄一年多,仍未好轉。

一位清華校友說,當年的柳志梅是「一個非常純真善良的姑娘」,活潑、開朗。一位在九九年七月以後與她相識的同修說,柳志梅為人謙虛,從不顯耀自己,純真卻又很有主見。

這樣一個聰穎善良的女孩子,當初以「山東省第一」的成績從山東農村被保送到北京的清華大學,曾令很多人羨慕。就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她無端被趕出校園並被惡警綁架,從北京看守所的毒打酷刑到山東女子監獄的洗腦轉化,承受了無數非人折磨。最後還遭到山東女子監獄注射毒針以封其口。

美好的回憶

在迫害之前,清華大學校內總共有十多個法輪功煉功點,無論颳風下雨,不論嚴寒酷暑,每天早上五、六點鐘時,在清華校園內總是能聽到悅耳悠揚的煉功音樂聲。對每一個早期開始修煉的大法學員來說,那一段時光都是他們最美好的回憶。

馬豔告訴記者說:「我和柳志梅接觸不是很多,但是對她一直印象很深刻。迫害前我和她一樣作為清華大學法輪功學員,在早上我們都去小樹林裏煉功,煉完功就走,誰也不認識對方是哪個系的,叫甚麼名字,這些我們都不知道。迫害後,學校把我們找去開會,不讓我們修煉大法的學生註冊。這時我們彼此才知道對方在哪個系, 叫甚麼名字。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她叫柳志梅。我對她印象很深是因為她當時年齡很小,是一個特別特別純的小女孩,而且她對大法很堅定,外表很軟弱,但內心很堅強。當時我還想她的名字起得很好啊──柳志梅,外表如柳樹一樣,實際上內心如梅一樣堅貞。」

清華學生屢遭迫害

馬豔告訴記者:「我很早就被非法關押起來,也就沒有她的消息了。當時我在珠海看守所被判兩年,被關押期間我被強迫勞動,被洗腦,不讓睡覺,他們想盡一切辦法讓學員妥協。」

「後來我被轉到監獄兩年,受盡非法折磨。等我從獄中出來後,我們也是從明慧網上了解到當時我們煉功點上那些清華法輪功學員都被陸陸續續抓進去了,有的被判了很長時間的刑,柳志梅被判了十幾年的刑。對柳志梅的情況我一直很關心,但是一直沒有她的消息。當時想她被判了十幾年的刑,很長時間才能被放出來。

「我的心裏一直特別掛念她,她的內心特別堅定。她家是農村的,能考出來特別不容易。因為要堅定自己的信仰而放棄清華學位,不寫保證書,真的特別不容易。她一定是要面對許多不修煉的家人的壓力。」

前一段時間看到明慧網上報導柳志梅已回家的消息,看到照片上她已被迫害成那個樣子了,同是清華校友的馬豔心裏特別難受。她表示:「第一篇寫她的報導出來後,我看到了她被迫害後的照片,出獄後的她如中年婦女般的照片,看了很難過。後來看到明慧網登出了她以前的照片,但是和當時她本人比啊,沒有那時清秀。還反映不出來她當時的那個樣子。看到照片上她已被迫害成那個樣子了,心裏特別難受。」

中共邪黨害怕曝光。他們怕柳志梅出來後,會把裏面的邪惡曝光。為了讓柳志梅忘記在監獄裏面遭受的迫害,使她無法說出來,所以臨出獄前給她注射毒針,使她失去記憶,而且變得精神不正常,這樣一來,他們幹的壞事就被掩蓋住了。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到了甚麼樣的程度,從柳志梅的遭遇中可見一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