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副教授:中共對國家棟樑的迫害是在毀中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八日】(明慧記者德祥採訪報導)「我怎麼也想像不出來柳志梅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這場迫害太殘酷了。」前清華大學副教授須寅就清華學生柳志梅因修煉法輪功遭受非人折磨、並被注射毒針導致精神失常一事,接受明慧記者採訪。

須寅教授談到中共對國家棟樑、最寶貴的人才都能下這種毒手,可見中共是在毀中國、毀中華民族。他以自己在國內被非法關押的親身經歷,來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令人髮指的迫害。他並呼籲中國老百姓要認清中共,了解到底甚麼是法輪功,即時擺脫中共,給自己創造一個美好的未來。

須寅教授是一九九五年清華土木結構工程博士畢業。後任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曾在清華執教十三年,獲得師生好評。每學期教學評估中,多次名列全校教師前茅,深受學生尊敬和歡迎。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六年因家中有《轉法輪》而被非法勞教兩年,在臭名昭著的北京團河勞教所經歷了非人的精神和肉體折磨,釋放後攜全家輾轉來到了美國。

柳志梅事件背景:

二零零一年三月,柳志梅由於堅持修煉法輪功而遭學校開除;隨後在北京被惡警綁架、非法判刑十二年,轉至山東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曾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臨出獄前,遭到獄方注射毒針;回家的第三天,藥力開始發作,柳志梅突然精神失常,並且一天重似一天,開始胡言亂語,手舞足蹈,語無倫次,失去了記憶。目前柳志梅已出獄一年多,仍未好轉。

一位清華校友說,當年的柳志梅是「一個非常純真善良的小姑娘」,活潑、開朗。一位在九九年七月以後與她相識的功友說,柳志梅為人謙虛,從不顯耀自己,純真卻又很有主見。

這樣一個聰穎、善良的女孩子,當初以「山東省第一」的成績從山東農村被保送到清華大學,曾令很多人羨慕。就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被趕出校園和被惡警綁架,從北京看守所的毒打酷刑到山東女子監獄的洗腦轉化,承受了無數非人折磨。最後還遭到山東女子監獄注射毒針以封其口。

以下是記者採訪:

「她是一個非常善良、有禮貌的女孩子」

記者:您是怎麼認識柳志梅的?

須寅:清華有九個煉功點,學生有一個單獨的煉功點,我當時經常去學生煉功點小樹林。在那裏我認識了柳志梅。記憶中的柳志梅很清瘦、苗條,給人感覺很伶俐、也很善良。

記者:您看見明慧網裏柳志梅現在的照片,您有甚麼感覺?

須寅:我認不出來她了,我是怎麼也想像不出來怎麼會變成了這個樣子。現在她變得非常臃腫,眼神好像跟原來儼然兩個人,這十年的迫害,變成這個樣子,加上我在網上看到她被注射毒針,心裏非常難受。

柳志梅是一個非常善良的女孩子,非常有禮貌、非常懂規矩,修煉狀態非常好,她是我見過的修煉狀態比較好的學生,當時在煉功點上的煉功學生非常多,她給我的印象還是比較深刻的。

記者:您看到她後來的照片,有甚麼想法?

須寅:我的感受是這場迫害太殘酷了。一個小姑娘,就因為信仰真、善、忍,被判了十二年刑。這種折磨已經是非人的、不可思議的了,在釋放之前還被打毒針,簡直令人髮指,我想德國法西斯也不過如此。

柳志梅只是一個文弱的書生,當年作為山東省第一名被保送到清華大學,就因為她想做一個好人,就遭到這樣的迫害,實在是令人難以接受。

中共滅絕人性,清華學子慘遭迫害

記者:你熟悉的清華法輪功學員中,還有沒有遭受迫害的。

須寅:我有個學生叫張連君,被判了八年,是土木系的學生。他是通過我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前他不太喜歡學習,和班裏同學關係也不是很好。修煉法輪功後,他的變化非常大,學習非常用功,和同學的關係變好了,人變得非常好,在修煉上非常精進,修煉狀態非常好。

九九年之後,他堅持持續上訪,被關押過好多次,後來再次被抓,被非法判刑八年,在北京公安局被迫害成植物人。

記者:關於柳志梅被注射毒針一事,您還想說甚麼嗎?

須寅:我實在是不忍心看到她的這種狀態,這樣一個很好的孩子、很有才華的孩子被迫害成這樣。迫害柳志梅的人,他們也有子女,如果他們的孩子受到這種對待,他們會有甚麼樣的感想?這種滅絕人性的行為,應該儘快、儘早地制止。

若非親身經歷 無法想像迫害的慘烈程度

記者:聽說您在國內時也曾被非法關押過,能談談您的情況嗎?

須寅: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幾個中共警察突然闖入我家進行搜查。他們沒有出示任何法律證件就翻箱倒櫃,並將我和妻子拘捕。因為家中有法輪功書籍就被視為非法,沒有經過任何法律程序,直接就判我兩年勞教,我被關押兩年,其中十六個月在北京大興團河勞教所囚禁,有八個月單獨關押在小號,每天被迫用固定姿勢坐小板凳面壁長達十八、九個小時。

記者:在勞教所裏,他們是怎麼對待您的呢?

須寅:剛開始警察把我和盜竊、搶劫、毒販、殺人等犯人關在一起,在不到十八平米的房間裏,關了三十六到三十八個人。人挨著人、肉貼著肉側著睡,頭對腳、腳對頭,一點空間都沒有,如果夜裏上廁所,回來後就沒有睡覺的地方。很多人共用一個牙刷刷牙,一個毛巾洗臉,冬天洗澡就用刺骨的涼水,每天上廁所都受到限制。兩個人共用一個碗一個勺吃飯,就是你吃一口,我吃一口。這可能是當今世上絕無僅有的。

到了夏天,室內溫度快接近四十度,三十多個人在一個房間裏,潮濕悶熱,被子都有蝨子,一進牢房裏就是一股霉臭味。中共說現在是中國人權最好的時期,我的親身經歷告訴人們,這是謊言。如果不是我親眼所見、親身經歷過這些事,真是無法想像中國的監獄時這樣的。

我被囚禁在北京團河勞教所期間,單獨關押在小號被迫用固定姿勢坐小板凳面壁,有兩個包夾專門看管,不讓動也不能閉眼。這種體罰一般持續一個小時左右就很難忍受了。警察強迫我每天這樣坐著長達十八、九個小時,歷時八個月之久。每天只讓睡很少時間,致使我的肉體和精神長期處於痛苦、疲憊和緊張的狀態。在這種情況下,多個警察還車輪式的用污衊法輪功的謊言輪番給我洗腦,企圖迫使我放棄信仰。在那裏每天都感覺是度日如年,那種痛苦程度是難以用語言形容的。當提出抗議,他們竟然說:「我們沒有打你呀。」

警察還強迫我做奴工。中共送給出席奧運會的世界各國名流、政要的禮品的包裝盒,就是我在團河勞教所被關押期間,警察強迫我們製作的奴工產品。

認清中共本質,給自己一個美好未來

記者:現在是中國的新年期間,馬上要過元宵節了,是家人團圓的日子。您有甚麼想跟國內民眾說的嗎?

須寅:現在中國表面上繁華,實際上已經是腐敗透頂了,國內受新聞、網絡的封鎖,老百姓看不到真相。到了國外之後才發現,中共一直在對老百姓撒謊,他們標榜中國是人權最好的時期,但我在美國感受到的是天壤之別。我覺得中國老百姓千萬不要再上中共的當了,儘快地認清中共的邪惡本性,及早地脫離它的魔爪。

清華是中國最高的學府,是國家棟樑的搖籃,知識份子應該是國家的寶貴財富,可是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為了阻止人們修煉真、善、忍,連這種最寶貴的財富都肆無忌憚地迫害,幹出令人髮指的事,實際上它是在毀中國、毀中華民族,中共不代表中華民族,我們愛國不是愛共產黨,是愛我們的國家,中共永遠是老百姓得到幸福和光明的障礙。

我想說的是,中國的老百姓趕快清醒過來,認清中共的本性,去看看、去了解一下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提供的真相資料,看看法輪功是甚麼,迫害到底是怎麼回事,能給自己創造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