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柳志梅被迫害精神失常所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三日】當從網上看到原清華大學學生柳志梅被迫害的精神失常這一報導時,我傷心的哭了。我想:柳志梅是在長期的被迫害摧殘下,在變異扭曲的環境中,因長期沒有系統學法,人心與各類執著以及毒針的藥力作用下,她承受不住而精神失常了。一個生命,如果不能主宰自己而瘋瘋癲癲,那該是多可憐?

在邪黨十多年的迫害下,我們有多少同修被注射毒藥以及在極其殘忍的精神肉體的摧殘下而精神失常了。目前,邪黨的迫害依然在進行,魔窟裏的同修每時每刻都在煎熬著,外邊的同修也有各類關難,為此,我想寫出個人的一些經歷,與同修切磋交流。

以下是個人的感悟和認識,不一定完全正確。把做的好的方面寫出來,不是顯示,而是認識到了能夠闖過關難,是因為心中有師有法,從而能夠正念正行;做的不好時,是在人心過重下,承受不住而主意識完全放鬆,那一刻是人念代替了神念。如果一個修煉人時刻在法上,邪惡是不敢靠近的,更不敢肆無忌憚的迫害。無論多大的關難,哪怕是生死攸關,只要心中有法有師,甚麼魔甚麼關在修煉人面前都是不堪一擊的。更多的時候,嚴重的迫害是某些人心或長期不放的執著招來的。

我原是一名高中教師,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後,邪黨公安多次去看守所誘騙,問我想上班嗎?我說:「想」。邪黨人員說:「那麼你現在說不煉了,法院判決立馬失效,馬上送你回家,該上班上班,想幹啥就幹啥。」面對邪惡的迫害和詭詐誘騙,我的心態一直很穩很正,在那嚴酷的紅色恐怖高壓下,真的是放下了生死,整日的為講清真相而奔波,同時很注重個人修煉,不斷的學法充實著自己。名利情中在當時能夠淡泊從容,別無所求,只為師父為大法討回公道。我真實的感悟到了,世間的誘惑、享樂不能使一個真正的修煉人迷失心智。我很平靜但又非常堅定的告訴他們:「我很想有著美好的工作,完整的家,是你們把我非法開除了,我的信仰不能與恢復工作作為交換。」現在回頭想,如果答應邪黨的交換條件,下一步面臨的是更加悲慘的結局。就應該是無條件的釋放我們和恢復一切所擁有的。細想邪惡的真正目地是甚麼?不就是逼你放棄大法嗎?第一步沒走好,第二步邪惡會變本加厲的拿出各類條件向你加壓,直到你妥協,管你是違心轉化還是真心轉化,直到把你置於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步,由於你沒有任何抵抗能力,沒有任何尊嚴的把自己所堅持的批的體無完膚。到了這一步邪惡更加卑鄙無恥,他想幹甚麼就幹甚麼,表現在另外空間的就是到了邪惡一下子把你打入地獄的地步了,達到其邪惡的目地。

被非法劫持到監獄後,邪惡對我進行了更是慘無人道的迫害,侮辱、謾罵、毆打,長期剝奪睡眠,長期被迫站立,炎熱的夏季,不讓用水,不讓刷牙洗手洗臉換洗衣服,長期被關在禁閉室,一連半個多月中一點也不讓睡覺。我心中背著法,每時每刻發著正念,日夜與邪惡較量。無論邪惡耍甚麼花招,心不為其所動。監獄長親自來了,偽善的跟我說:「我們出面與你當地的有關單位、學校都打好招呼了,你只要轉化,回去讓你從新走上講台。」她問我:「你願意教學嗎?」我說:「非常願意。」她說:「你得答應我的條件,你得轉化。」我告訴她:「我的工作、我的生存條件等等,都不能以放棄我的信仰作為交換條件。」歷經了苦難,我走出了魔窟。

從魔窟出來後,邪惡在洗腦班繼續非法關押我,在猶大的邪理灌輸下,在人情的帶動下,我問自己,難道我真走錯了?這一不正的念頭一打出來,馬上污染了我的空間,對自己的所行所為有些疑問,有那麼一天,承受不住親情的折磨,答應轉化了。過了幾天,我冷靜下來了,我意識到一定是做錯了,加之師父慈悲點化:夢中慈祥端莊的觀音菩薩,手拿拂塵輕輕的拍打著我,洪大的聲音緩緩的從穹宇中穿越而來,慈悲而威嚴,一句句的問著我:「你吃的苦還不夠嗎?你還想吃苦嗎?」驚諤之餘我從夢中醒來。此時我感覺活著沒有任何意義,生命留下了污點,還沒有為師父討回公道自己卻倒下了,那種複雜的心情非語言所能表述。

在洗腦班我開始考慮下一步如何走下去的問題,主意識告訴我,不能苟且偷生。「六一零」首惡去見我,見到後問我:「快說說你是怎麼變過來的?」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我當時能夠說出甚麼來,我很嚴肅的說:「你們好好想一想,我在魔窟裏受盡幾年的折磨,絲毫沒有對師父對法產生動搖,可以說死裏逃生,你們就能轉化我?可能嗎?」「六一零」頭目哭笑不得很尷尬,我一下子由被動轉入主動出擊、解體邪惡,我的主元神完全精神起來了,正念下自己把握了自己,沒有走更大的彎路,沒有造成更大的損失。我依然擁有了到處公開講述大法真相的權利,在修煉路上不遮不掩,堂堂正正,邪惡未能得逞。

然而,回到家後,過起了比監獄還苦的日子。丈夫幾乎是每日都要大打出手,深更半夜多次攆我出家門。毒打時揪住我的頭髮,在地上來回撞我的頭,我的門牙險些被打掉,現已換成假牙。眼睛被打的黑紫,腫脹的比雞蛋還要大,只剩下一條縫。讀小學的孩子也跟著受盡了驚嚇,每回孩子都跪下求饒:「爸爸,別打我媽媽了,那是我媽媽,我疼我媽媽。」孩子多次跟我出走,被經濟所困,只好回到家。有好幾次我想到了選擇死而了卻一切。我想:選擇自殺,這是大法弟子所為嗎?我是在證實大法,還是在破壞大法。我一定要走過來,痛苦中求師父加持,自己下著決心好好修。但是過重的人心促使下,我始終過不好家庭關。所受的毒打一次比一次重,孩子每晚都要囑咐我:「媽媽一定要堅強。」還說:「媽媽我非常擔心,有一天我放學回來的時候,你已經變瘋了,不認我了。」孩子使勁用手推著我,讓我做出回答,讓我給他一個承諾,我告訴他:「媽媽是學大法的,不會瘋。」每天上學走的時候,孩子都要問上一句:「媽媽,你今天沒有事吧?好好的,我放學就回來。」實際上家庭關中是我放不下對丈夫的情,對他的婚外情耿耿於懷,難中守不住心性而招來的迫害。

有那麼一天,關難中我突然想大笑,當時我極力控制自己的情緒,沒有笑卻哭出聲來。反覆出現類似現象,我盡力把握著情緒,告誡自己是大法弟子。一次小組學法時,又出現了想哭想笑的情況,來勢很兇,本來我正在念法,老想大笑,我控制住自己的那一刻,心就要窒息一般,接著就想哭,我念不下去了,同修接著念,我默念著我是大法弟子,滅盡邪靈爛鬼對我的干擾和迫害。控制不住時,用牙咬舌頭尖,使勁咬,手指緊緊的攥在一起,當時身上都冒汗了。我沒有勇氣跟同修說,我認為這行為太不正常了,同修走後,我跟媽媽(同修)說了,媽媽說:「你這還了得,一定加強學法,像個修煉人,把遇到的好事壞事都當成修煉中的好事。」第二天,學法時 ,又出現了這種情況。媽媽鼓勵我說,你一定自己說了算,今天咱們就把那些壞東西處理掉。期間我還是念不了法,一讀就想哭笑,媽媽讀,我聽,我集中精力用心聽法,有干擾我就默念正法口訣,學了一陣,那物質滅了,自那以後我再也沒有出現情緒上的異常情況。

由此我想到,作為修煉的人一定要有堅強的意志,能夠控制和把握自己。平時下功夫用心去學法,背法。願同修們在任何情況下都能夠正念正行。

同時我還想到,在慘烈的迫害中,有些同修一時承受不住而違心妥協了,其長短是非我們不要過於執著,或評論,或指責,過於糾纏是非,耗時耗力還容易造成間隔。我們應以洪大的慈悲寬容理解一時走彎路的同修,幫助同修儘快從法中樹立起正念。一切損失是邪惡造成的,同修只要能夠堅定自己,只要能夠走回來,大法無邊,法一定會破除一切執著,歸正一切不正的。

以上是個人認識,若有不妥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