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由「忘昏士」變得頭腦清醒、理智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10日】剛得法時,很長一段時間我被妻子稱為「忘昏士」(東北方言,貶意為丟三落四,頭腦糊塗),總是健忘,別人說的話耳朵聽到了,彷彿覺得很遠很遠,嘴裏往往還重複幾遍,才知道是啥意思。假如一次需要同時辦幾樣事,總會落下一樣或兩樣,還得重新返回去辦,吃不少苦頭。由於身體疲憊,乾脆就撂下不幹了。無形中造成許多家庭矛盾,嚴重影響修煉和正常生活。

後來在師父的點化下,我找到了許多執著心和後天觀念,頭腦開始清醒了,思維敏捷起來,不好的狀態逐漸歸正。特別進入正法時期「主意識強」尤為重要。特別是和我一樣走過彎路的同修,我們要儘快改變現狀,不要繼續迷糊、消沉下去了。我想,我們要儘快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用在「刀刃」上。為此我想把自己的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共同切磋,相互借鑑、相互促進,共同在法上提高認識。

首先,是在主觀上不願積極動腦思考問題,做事浮皮潦草,無意中放鬆了主意識。思想深處有禪宗的「空、無」理論干擾,不自覺犯了「不二法門」的大錯。舉個例子,就拿吃東西來說吧。那是得法第二年,看到書上一句「沒有執著心吃甚麼填飽肚子都是可以的」(《轉法輪》),就偏激去理解,認為不用想吃的是啥,吃飽就行唄,不挑三揀四的。於是真的去做了。「哇!」發現自己沒執著心了,心裏還很高興,還以為提高了。可是同修問:「你上頓吃啥了?我想了半天也回答不出來,最後只有硬著頭找藉口說:「執著那幹啥!」弄得人家不理解,同修開始認為我不正常,都說我走偏了讓我好好悟一悟。經過一段靜心學法,我才明白過來,大法是圓容的,可沒讓你連吃啥都不知道了。這是由於自己的思想走極端造成對法曲解。

我們要用主意識去想、去支配自己的感官、四肢、思維、說話。以前自認為自己的狀態是提高,那是假的,不是執著心沒了,是無意中放棄了四肢的感覺、放棄了舌頭的味覺,抑制了後天觀念往出返,而主意識沒修。後來我的狀態才逐漸歸正,能明明白白的修煉了。這時我才注意這句話「我們這一法門是主意識得功」 (《轉法輪》)。雖然自己沒修那個禪宗,沒修那個副意識,但思想狀態卻符合了它,太危險了,犯了「不二法門」的嚴重錯誤卻不知道,是恩師的慈悲點化歸正了我。

其實,我在主觀上不願動腦、做事浮皮潦草,還有一個「不負責」的問題。說白了就是對自己名利「負責」,而對別人不負責,固守自己的執著不放。挖其根源就是「私」,同時培養和滋生這些執著心也有惡黨文化的毒害。由於對人不負責,許多問題做不好,沒有圓容好「常人社會」這一層法。

舉個例子,如逢年過節給親屬買禮物,很少考慮對方的喜好、尺碼、習慣等,匆匆買了東西,怕麻煩甚至推托沒時間,就讓別人捎去。結果人家用了不合適,造成閒置或退貨,給人不夠誠心的感覺,哪有為他人負責的真心誠意呀!再如教育兒子的問題,總覺得浪費自己的時間和精力。舊勢力就鑽空子,讓兒子學習成績下降,讓人指責。這時自己心裏就不平了,其實,是衝擊了自己的顯示心、榮譽心,執著自我的私心。挖其根源也有惡黨文化的毒害。我父母也受其影響毒害很深,經常用黨文化教育我。甚麼「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人爭一口氣」「和天鬥、和地鬥、和人鬥」等,正是這些黨文化教育,使我從小就爭名奪利,表面和氣內心冷漠,實質不關心他人,無視他人痛苦,對人不負責任。對很少幾個親人關心也是出於私心,覺得能得到回報;一旦回報失衡,就自謂不公,產生妒嫉心、嫉恨心。而且對自己的名利格外看重。由於我吃苦耐勞、愛鑽研,在上學時取得一些成績,就不斷得到母親的「誇獎」、「讚美」,還有目地的讓我「戒驕戒躁」,目地是得到更大的榮譽。我在享受榮譽中,執著心越發膨脹最後惡化到容不得不同意見,別人誇就高興,批評就反感或不舒服。

得法後才在摔跟頭中悟到恭維你、捧你會滋養你的顯示心,使你掉下去;相反,給你提意見,甚至刻薄的語言,衝擊你的氣管,可能是好事,起到對你負責的作用。但是,目前惡黨利用惡人對大法弟子無度的語言、精神和身體迫害絕不能消極承受,要正念清除。而惡黨文化也是培養和滋生我們各種執著的重要根源,要在思想和行為中徹底肅清。

在這過程中,還有一個去思想業的問題。由於自己長期的執著,總是顯示、爭鬥,在這些方面形成了強大的思想業。我理解目前正法時期去思想業有更深的內涵。在以前只要從法理上認清它、分清它,堅信師父、大法,師父的法身就會幫助去掉思想業,而現在是正法時期,偉大的師父教給我們正法口訣,讓我們用正念口訣這個強大的武器主動消去思想業和外來干擾。這就需要我們更加理智、清醒,只是分清它,堅信師父幫助去除是不夠的,還要積極、主動,有針對的識別外來干擾是甚麼,用正念消除它,才是真的修自己。「平時人們想甚麼問題,做甚麼事情,由主元神說了算。」(《轉法輪》)「當然,主元神得功,副元神也得功,為甚麼呢?你身體的一切信息、一切靈體,你的細胞都在長功,當然他也要長功。可是到甚麼時候他都沒有你高,你是主,他是護法。」 (《轉法輪》)我理解,這裏有個「主宰自己」的內涵,我們自己必須清醒的把握主宰自己,由自己的主意識支配身體,說了算、當家。目前處在正法時期,我們頭腦中不時會冒出這樣的或那樣的想法,它會支配你幹這幹那,對照大法,我過濾著這些思維、念頭,這「一切信息、一切靈體」都是我自己嗎?我驚醒的發現,自己先天的本性觀念並不多,大多數都是思想業、後天觀念,在它們背後都是舊勢力的因素,黑手、爛鬼、共產邪靈等外來干擾,它們不斷的給思想業、後天觀念輸送能量,實實在在的幹著壞事,迫害我們身體、破壞大法。我們是自己身體一切信息之主,我們就堅信師父,堅信有師父加持,一定能鏟除一切干擾,這是我悟到正法時期「主意識要強」的一點內涵。可是在我們發正念中,有時不能一次甚至多次才能清理掉思想業,而後發現還有,這時我們一定要堅信大法、堅信師父,不是發正念不起作用,不是它沒去掉,是不斷的去掉各層的思想業、後天觀念等外來干擾,還有更深一層的思想業、後天觀念及外來干擾,是它們的間隔呀,直至除盡。舊勢力在正法前從三界外安排進黑手、爛鬼幾千萬的空間間隔,還加上三界無數的空間,目前所剩下被間隔的空間很少了,但表面間隔卻加大了,所以我們感覺怎麼還有這麼多不好的思想業,後天觀念啊?其實不一樣了,背後的因素在變,要清除邪惡對應的空間範圍更大了,要求我們的心性標準更高了。

逐漸的我學會了用強大的主觀思想(主意識)去審視自己的一思一念,我驚醒的發現自己那個本質上為私為我的心,就連講真象時都在有意無意的「指導別人」、「證實自己」的能力、顯示自己,沒有把大法擺在第一位,沒有絕對的敬師敬法,慚愧呀!「其實一切表現形式都是我用洪大法力在正法與度人的具體體現。」(《精進要旨》「正性」),哪能有「我在救度眾生」、「我去度人」的思想呀!都是師父的如意體現。做為正法中的一粒子,就是在圓容師父想要的,放下自我,圓容整體,圓容大法,寫到這裏我的淚水不斷的湧出……想起佛恩浩蕩的師父,為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及眾生和世人消減巨大的罪業,承受了全宇宙的苦,只是為了救度我們這些面臨解體的舊宇宙的眾生。而在師父的呵護下,捫心自問,為了眾生自己付出了全部身心了嗎?其實我們的生命也不屬於自己呀,無數眾生的生死存亡都繫在我們身體上呢,我們的生命應該屬於眾生的,我們要為他們負責、盡心盡力呀。現在我體會到放下生死還應體現在自己一思一念中啊!是讓一切外來干擾、黑手、爛鬼、共產邪靈等在強大主意識的一念中死;是讓無數眾生在一念中生。

現在我平時主意識有空閒時就發正念或背法,除了正常明明白白幹好工作和家務外就主動控制自己的主意識主宰大腦,保持頭腦清醒、理智,目前很少出現順著不好的思想去浮想聯翩的現象,出現不好的念頭能及時清除,自己真是不夠精進啊,現在才體會到師父說的「如果元神在泥丸宮,那麼我們確實感到是大腦在思考問題」(《轉法輪》)。

以上是自己學法所悟到的,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讓我們整體配合,相互借鑑,完成我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史前大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