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請上海地區大法弟子當心趙靜》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我曾經被北方某大城市綁架過,當時該市「六一零」和「國保」想脅迫我當特務,因為受迫害我的惡警的偽善所迷及沒有完全承受住,我曾經假意同意與之進行過較詳細的溝通(註﹕請同修千萬不要模仿,我後來拒絕了他們的要求並被迫害了幾年),從而對邪黨迫害大法的特務方法有些了解。下面我想就怎樣防範特務談談我的看法。

一般來講,一個城市的核心特務的管理者是當地的「六一零」和國保(或者國安)共同管理。邪黨最近幾年在國內找迫害大法的特務的主要目地有幾個:一、破壞大法的資料點;二、了解國內外同修大型證實法活動的線索,例如電視插播等,並進行破壞;三、騙取國內外大法弟子講真相用的寶貴的資金;四、對於一些特殊背景的大法學員,他們則希望能夠騙取海外學員的信任,以了解更多外地修煉者的情況。而對於一般的在家學法和家庭聚會等,這些擔負重要任務的特務不同於被派出所等利用的低級別惡人,一般不做干涉,但是也會要求主動定期彙報,說不定甚麼時候就會進行迫害。從二月十二日文章《請上海地區大法弟子當心趙靜》看,趙靜應該是特務無疑。

對於特務初期的活動基金,邪惡「六一零」組織一般都會提供,但是很快就會要求其「自力更生」,積極主動去騙取大法弟子的資金,以此來滿足對邪黨迫害活動的輸血以及直接參與的流氓匪徒的個人慾望。我記的當時「六一零」和國保的惡警還告訴我,要儘量到各地去轉轉,他們也好跟著去玩。

特務們要幹成破壞大法的事,主要利用學員的善心和不修口等問題下手。他們會以修煉或者證實法需求等為名,去了解關於資料點和證實法的項目的信息,所以對於大法弟子來講,一定要對大法高度負責,不隨便給任何不相關人員講資料來源和證實法項目的情況,哪怕是很親近的同修,不該了解的任何信息也不要讓其了解。在目前的邪惡還在迫害的環境下,也不能隨便帶人四處去見自己認識的同修。

對於讓特務騙取海外學員的信任,邪惡利用的人主要是便利接近海外大法弟子的學員,如有家人或者同學朋友是海外同修的學員。獲得信任的具體方法可能有幾種:一種是讓其參與做一些大的證實法的事情,或者乾脆無中生有的編造,以此傳出去幫助特務在同修中揚名;第二種是為明慧供稿,寫些證實法的體會和事情,以此不斷獲得海外學員的認同。騙取海外認可的目地,主要有三個:第一是騙取海外的同修的證實法的資金,第二是了解海外的證實法的事情,第三是了解外地的大法弟子證實法的項目以及外地資料點,好進行破壞。

從被綁架做特務的學員來講,邪惡選中的都是內心有漏的修煉人,除了人間的名利情未放下以及有怕心之外,我個人理解,還可能因為對於特務的本質認識不清導致。比如,對我來講,被綁架前,我就一度認為特務是個有挑戰性的高智商工作。最近幾年學法中,師父反覆講過特務是最下賤的職業,所謂特務的了不起只是人間的政權為了利益的宣傳而已。因此我們一定要堂堂正正做人做事,不能認可特務式的晦暗的做人做事的方式。要從根本上除盡邪惡,我理解關鍵是我們全體大法弟子的心正,正念正行,那麼邪惡也就沒有了存在的環境和基礎。清除特務亦然,僅僅是防範而不除盡自己那些招魔的心肯定不行。

一點認識,肯定存在許多不足,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