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市教養院惡警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明慧通訊員遼寧報導)大連教養院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一些獄警聽命中共,想方設法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殘忍,毫無人性。現將他們曝光如下。

1、董閣奇,大連教養院二大隊(專門迫害法輪功大隊)大隊長,所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情都是董閣奇策劃、實施的。他一邊行惡,一邊又在世人面前裝好人,他對其他隊長及犯人說是何旭東(副大隊長)所為,把罪行推到別人身上。他最怕他的罪惡被世人知道,怕上網曝光後影響他的女兒董潔出國,總是換手機號碼。

董閣奇為了斂財並實施迫害,收普犯朱樹俠的錢,讓其當班長迫害法輪功學員。

從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一日開始,大連教養院隔離法輪功學員,一人一屋,每屋裏派兩名普教監控,強制穿號衣、戴號牌。法輪功學員史紅波拒絕穿號衣。六月二十二日下午一點多,董閣奇帶領七個中小隊長:李茂江、王化金、周厚明、張峰、劉征、王興路和孫濤,把史紅波叫出去,逼史紅波穿號衣、戴號牌,被史紅波嚴詞拒絕。管教們一起將史紅波摁倒在床上,強行給他穿號衣、戴號牌,並非法加刑期十五天。管教用布帶、膠帶將史紅波綁成「大」字型固定在床上,頭上戴拳擊帽,不能動彈。周厚明用電棍電史紅波的後脖子。

晚上,監控史紅波的普教,看著絲毫不能動彈的史紅波被迫害的太慘,於心不忍的給他適當鬆綁,把頭盔卸下,拿枕頭給史紅波枕上。董閣奇知道後,說他照顧法輪功,要給這個普教加刑,普教據理力爭,加刑的事才作罷。

六月二十六日,董閣奇叫人將史紅波從床上解開,將其兩手臂分別銬在兩個大間隔的床邊,呈飛機式,只有上廁所和吃飯的時候才讓解開,其餘時間都被銬著,由兩個普教監控,不讓史紅波洗漱。六、七月的大熱天,頭在拳擊帽中汗漬漬的。普教告訴董閣奇:人都要臭了。董閣奇才讓人打盆水給史紅波擦身。

二零零九年九月末,大連勞動教養院,開始進一步迫害法輪功學員,為達到所謂的「轉化」目的,將非法關押在大連教養院的法輪功學員龔旭東、史紅波等三名法輪功學員,秘密轉移到本溪教養院繼續迫害、強制洗腦

2、何旭東,大連教養院二大隊管教副大隊長,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此人自二零零零年大連教養院成立迫害法輪功大隊後(當時為八大隊),曾當過「「轉化」班」中隊長,二零零三年就已經是生產副大隊長了。

何旭東當生產大隊長有七年的時間,強迫法輪功學員幹活,加班、加點、加量是教養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常用手段。當時法輪功學員被強迫搓二極管、撿牙籤和牙籤原始料「大棒」,教養院為了最大限度的榨取法輪功學員,他們經常讓法輪功學員加班加量幹苦役,有時屋裏堆滿了料,他就挑撥非法看押法輪功學員的普教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的活幹不完,他就叫全大隊的普教都加班,延長工作時間,用以煽動普教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

法輪功學員在大連教養院非法關押期間,幾乎沒有節假日。大連教養院管教大隊長,有法輪功學員衣櫃的鑰匙,隨時隨地私自亂翻法輪功學員衣物,賀旭東及彭達華、李茂江私自亂翻張連文、李廣和、楊吉成等法輪功學員個人的櫃子,撕破枕頭尋找大法書籍。賀旭東本人非常的陰險,他經常扒門縫偷聽法輪功學員和普教的談話,普教既怕他,又恨他。他強迫晚班監控法輪功學員的普教幹活,幹活的噪音干擾法輪功學員休息。

3、姜通久,大連教養院八大隊(即現在的二大隊)原教導員。是大連教養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策劃者和元凶,明慧網上曾多次曝光他的惡行。大連教養院二零零零年成立迫害法輪功大隊,據說就是由姜通久、李茂江、周厚明三人弄的。

姜通久為人心狠手辣,人稱其「紅白兩道都跨」,普教都怕他。姜任教導員期間,被非法關押在八大隊的法輪功學員遭到的迫害最厲害,幾乎沒有節假日。只要姜通久值班,他從別的大隊調料,也不讓法輪功學員休息,心腸非常的狠毒。

4、孫國仁,二零零四年春接任姜通久,任大連教養院八大隊(即現在的二大隊)教導員。現以調離到警戒大隊。此人打人非常的兇狠,經常打普教耳光,訓話的聲音非常的大,幾乎就是喊話,滿樓層都能聽到。只要在八大隊聽到打人耳光的聲音,八成是孫國仁幹的,八大隊挨他打的人非常多,沒有一個普教敢還口的,他一邊打人,還得叫普教立正站好。他打普教的目地很簡單,一個是撒氣,一個是製造恐怖氣氛,叫普教迫害法輪功學員。八大隊一個姓李的普教背地裏講:「孫教真黑,叫我們在社會上給他找黑社會的人幫忙。」只要孫國仁值班,普教都不敢大聲喘氣,表面上,看不到孫國仁打罵法輪功學員,但他查崗非常嚴,他指使著惡警、惡普教迫害法輪功學員。

5、王世偉,大連教養院二大隊原管教副大隊長。二零零四年上任前,曾到臭名昭著的瀋陽市馬三家教養院培訓。回來後,他像中了邪一樣,平時看他眼睛發直,面無表情,把他在馬三家教養院學到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手段全用上了。

他上任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有計劃的強制性的「轉化」法輪功學員。一時間,大連教養院內處於紅色恐怖中。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的法輪功學員,被一個個的拉出來,單獨隔離關押在一個房間裏,進行酷刑迫害。最常用的手段是:長期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一天、兩天、三天、六天、九天,甚至更長的時間內不讓人睡覺,只要你一閉眼睛,普教就打醒你。平時坐在馬札凳上,兩手被拉成直線,銬在兩邊的鐵床上,有的被吊在鐵床上,電棍電擊,打罵、恐嚇、不讓洗臉、不讓刷牙、不讓洗澡、一天二十四小時戴拳擊帽、每頓飯半個饅頭、半碗湯(湯裏幾乎沒有幾根菜)、四天一次大便。平時,一般都是早五點起床,晚十一、二點睡覺,銬在鐵床上十八個小時以上。

王世偉在任管教副大隊長的五年內,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強制「轉化」一直沒斷。小號內一直非法關押著堅定「真、善、忍」信仰,堅持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

6、李茂江,大連教養院二大隊中隊長。李茂江非常善於偽裝自己,表面上看李茂江曾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動手打法輪功學員,但他經常當著法輪功學員的面撒謊,他中隊被非法關押的每一位被強制隔離「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在他的預謀策劃下,被他以「大隊長找談話」「教導員找談話」等謊言騙出來,直接被他領到嚴管室,叫普教強行把法輪功學員兩手拉直,分別銬在兩邊的鐵床上,戴上拳擊帽,一銬就是一個多月,甚至幾個月,進行酷刑「轉化」。有的六天、九天不讓睡覺,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精神都出現了幻覺。老年法輪功學員劉喜勇(音),當時六十四歲了,多次被他隔離,強制「轉化」,從禁閉室嚴管出來後,身體遭到嚴重的迫害,視力降低,連字都看不見了。

二零零五年春,李茂江撕下了偽善的面紗,對一名劉姓法輪功學員和兩名普教,打了十幾個耳光,表現的歇斯底里,俗話說「打人不打臉」,他專門往臉上打,非常兇狠。

二零零四年,李茂江在當中隊長的同時,還負責對被關在嚴管室的法輪功學員的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孔發久(音)被關押在嚴管室時,已經六十多歲了,他堅持絕食反迫害,不配合惡黨的強制「轉化」。李茂江每天上午八點多領著一幫普教,強行給孔發久灌食,因強行灌食孔發久不知挨了多少打,給他強行灌食的都是二十多歲的普教,下手非常的狠毒。嚴管室的普教平時打法輪功學員,常用的是木方,用木方的四個楞角砍法輪功學員。他負責嚴管室後,法輪功學員由原來的一天一次大便,延至四天一次大便。這樣一來,每頓飯半碗湯、半個饅頭,法輪功學員也不敢都吃了。吃了不讓排便,讓你活受罪,到了第四天大便時,天不亮時,普教就把法輪功學員喊起來,讓你在最短的時間排完便,本來間隔的時間就長,一緊張大便乾燥排不出來,排不出來,就延長至八天一次大便,有時便的是血,孔發久就是這樣被迫害的便在衣褲內。李茂江就到中隊管法輪功學員要衣服,並污衊孔發久拉在褲子裏了。

法輪功學員被在嚴管期間,惡警不讓洗臉、不讓刮臉、不讓理髮、不讓洗澡、不讓與家人通信、不讓換洗衣服,一天二十四小時戴著拳擊帽(拳擊帽不透風,夏天不戴帽子都出汗,戴上拳擊帽,汗漬形成了厚厚的汗漬膏,黏黏的,能有半公分厚。),身上都臭了,屋裏空氣污濁,普教就把門關上,把窗戶打開凍法輪功學員。

7、周厚明,大連教養院二大隊中隊長,正營職轉業軍官。此人在「三•一九」(即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大連教養院開始全面對被非法關押在大連教養院內的,數百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性「轉化」,酷刑迫害。電棍等各種酷刑都用上了。當時的大連教養院內處於極度的紅色恐怖之中,空氣中瀰漫著用電棍電擊法輪功學員肉體時散發的焦糊味,經常能聽到法輪功學員被惡警酷刑下的痛苦呻吟聲。簡稱「三•一九」。)時曾動手迫害過法輪功學員。「三•一九」之後,很長時間內,表面上看周厚明,不打罵法輪功學員了,平時表現的很溫和。法輪功學員經常找他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可周厚明從未聽進去,有時甚至暴跳如雷。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出現病態反映時,他陰狠的叫法輪功學員寫:「我不吃藥的保證」,即使出現後果,他們也可推卸責任,以此達到其破壞大法,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目地。周厚明,自二零零零年成立迫害法輪功大隊以來,一直參與迫害。董閣奇當大隊長後,周厚明更是從後台跳到前台,整天手拎著電棍,緊隨董閣奇身後,充當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下午 1點多,周厚明兇相畢露,用電棍電擊法輪功學員史紅波的後脖子。

8、王化金,大連教養院二大隊分隊長。他一直在「轉化班」當中隊長,後安平接替他。據說:此人具有雙重身份,他即是教養院的管教;同時他又是大連市「六一零」(中共惡黨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凌駕與公、檢、法之上的非法組織。)成員。王化金主要負責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讓那些「猶大」像蒼蠅一樣,用自己悟的邪理死纏硬魔法輪功學員「轉化」。教養院為了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剝奪了法輪功學員的一切人身權利,強迫法輪功學員在嚴管室裏吃、睡、大小便,叫二十多歲的年輕普教為法輪功學員打飯,倒屎倒尿。王化金曾當著普教的面污衊法輪功學員說:「他們在家裏,都不給父母倒屎倒尿,在這裏給你們倒屎倒尿。」挑撥普教仇恨法輪功學員。當法輪功學員告訴他:我們完全可以自己打飯、自己到衛生間,我們在家裏就是這樣生活的,是你們教養院剝奪了我們的人身自由,是你們教養院警察在違反犯法時,他無言以對。王化金完全是為了利益,幹著違背良心違背法律的事。

9、彭大華,大連教養院二大隊警戒中隊長。副營職轉業軍官。此人值班時,經常用電腦看黃色節目,此人一眼看去,眼神不正,有一股邪氣。二大隊的崗,及非法看押法輪功學員的普教都由彭大華負責安排。特別是被非法嚴管的法輪功學員的看押人員,都是他親自安排。他參加了所有被非法關押在二大隊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此人經常拿著電棍查崗,普教都怕他,經常買煙下酒菜等物品賄賂他。用普教的話講:給他送一兩條煙,也就管一個月。還得上,要不他都不認你。

10、袁玉,大連教養院二大隊分隊長,三十多歲。此人平時練拳擊,打人兇狠。他曾多次對法輪功學員下黑手。法輪功學員徐明海在管教辦公室,就遭到袁玉和普教頭子許輝的毒打。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二日 ,在隊長袁玉的威逼迫害下,張連文昏迷暈倒在車間裏。

11、劉征,大連教養院二大隊隊部警察。三十歲左右,小個子,二大隊最年輕的警察。此人好勇鬥狠,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他曾動手將一個普教的眼睛打壞。二零零五年,他一個飛腳將中隊長李茂江的嘴踢破。惡警之間也互相行惡,正應了「惡有惡報」這句話。

12、安平,大連教養院二大隊中隊長,正連職轉業軍官。此人自己講過:他非常仇恨法輪功。他以前在大連教養院四大隊任中隊長。他所在的中隊就非法關押過法輪功學員。他來二大隊之前,曾休過一段病假,不能工作,其實就是他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報應。調入二大隊後,他在「轉化」班當中隊長。他每天指使「猶大」像蒼蠅一樣,一天十幾小時纏著法輪功學員,污衊、謾罵,甚至動手打法輪功學員,助紂為虐。

13、韓衛,大連教養院二大隊分隊長。此人自稱「第十五大隊長」,全大隊十五個警察,他是職務最低的,當官心切。他原來在教養院警戒大隊站崗,此時的他四十了,未婚,他想往上爬。二零零四年春,教養院幹部大調整,他看迫害法輪功大隊有利可圖,便調入八大隊(即現在的二大隊)。此人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當著法輪功學員的面,有說有笑,嘮東扯西的。背地裏,指使普教頻繁的翻法輪功學員的床鋪,查抄大法經文,企圖利用迫害大法,迫害法輪功學員,為自己撈取政治資本。他自己養一台「別克」轎車,他在三中隊當分隊長時,曾赤裸裸的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說:「你們多幹活,我獎金發的多,買油錢就有了。」

奉勸大連教養院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們趕快覺醒。歷史性的審判已經啟動,「追查國際」正在全面追查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相關人員的信息與迫害證據。希望你們為自己,也為自己的親人著想,趕快停止迫害,退出中共惡黨組織,為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