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世佛教徒 今為大法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四日】看到一部份學員由於被迫害後,就走到佛教中去了。想寫出自己這篇體會,希望這些學員珍惜現在大法洪傳的機會,千萬不要錯失良機。由於層次所限,不足之處,請各位同修不吝賜教。

由於自己生長在一個中共幹部家庭,所以從小受的無神論教育,而且自己大學所學的專業也是馬列那套的政治學,因此得法前是所謂的「唯物主義者」,對宗教的事情毫無了解。

然而在我的家庭中卻有幾件奇事:聽說自己的父親從小的花名竟然被稱作「佛」,自己的兄弟小時候更被同學的稱為「大佛」,而自己天生能雙盤,而且盤的時間挺長的。

其實這些都是過去世奠定得法的基礎,不管現世中被灌輸了多少無神論,它預示著,或揭示某些修煉的因緣。所以後來我們家人都陸續修煉法輪大法了。

下面我談一下自己得大法初期的奇遇,以及修煉後的幾件奇事,揭開了自己前世中的在佛教中的修煉經歷。

由於愛好氣功,所以接觸到大法,得法初期處於信與不信之間。九七年初的一天早晨,處於似醒非醒之間,來到了一個非常漂亮的空間。這時天上飄來了幾朵祥雲,上面站著幾尊莊嚴的羅漢。為首的那位慈祥的向我招手,示意我上去,並鼓勵我。我閉著眼,懸空踏步一躍而上了祥雲,這時一股熱流從頭灌到腳,全身通透舒服極了,人間任何的享受都比不了。(得法後隨著加強學法知道這就是灌頂。)當時為首的羅漢手向後捻著佛珠,與我說了很多,當時明白,但回來記不住,當時他們引我向一個非常宏偉的大殿走去,好像那個大殿是我的,但我心中驚嘆這一切的真實,一心想回來告訴我人間的朋友們,所以沒去大殿。

當我回來後,我回想這段經歷,卻覺的在現實中是不可能的,然而灌頂的感覺是真實的並記憶猶新,而且我還記的為首羅漢提到「往生咒」三個字,但這三個字在我人生所學中是沒接觸到的,由於身邊親朋都沒有宗教中人,所以也就不知道是甚麼,但這段真實的經歷卻堅定了我修煉的信心。一年後我看到了一個前佛教居士的修煉大法的心得,其中提到得法前在佛教中有念「往生咒」,當時我看到這詞也是震撼很大啊,真有這詞,那我的那段經歷是真實的。所以後來我更精進了。

其實後來近十年我也沒有把自己與佛教徒有何關係聯繫起來,因為這世我受唯物主義無神論影響較深,所以著重在這方面破除觀念,而師尊所說的物質與精神是同一性,徹底的破除了我學法的障礙。

經過十年的修煉,有一天也是似醒非醒時來到了小時候生活的那個地方附近,卻走進了一座廟,禪床上一幫和尚,看到我來了,紛紛起來,圍著我,有拉著我的手,有拉著我的袖袍,有跪哭在我面前的,他們哭喊著:「師父,我們終於盼到你回來了!」當時我們抱頭哭成一團……,醒來後淚水還漣漣的。此後幾個月我被綁架到看守所,當天夜裏我被非法關進到號子裏時,鐵門「銧當」一響,所有人都驚醒了。我報是法輪功的,他們剃著光頭、紛紛起來的情景,與我那晚看到的景象是一樣的,當時我的震撼也是很大的。他們給我安排好地方睡覺,第二天管倉的把我調到他旁邊睡,我沒有一分錢,他卻把自己的加菜給我,晚上還給快食麵當夜宵吃。所有人對我很好,其中有個過失殺人的,別人都怕他,他卻整天粘著我,有次我無意間說了「你這調皮的小和尚」。期間他們十幾人都聽我講述了大法的真相,全都退了邪黨組織,其中三人跟我煉功學法,我把能背下的《洪吟》和部份《精進要旨》留給他們,我煉功他們沒阻攔,還幫我與獄警說好話,其中有個新學員還不畏懼獄警的阻攔煉功,而別的大法弟子在別的倉卻因煉功被釘鐐銬。

脫離魔窟後,我一次與本地的老同學聊起這事,告訴我小時居住的那個地方在共黨建政前是有座廟的,後來我查了資料,竟然發現那座古廟的地址竟然是我小時上學的校址,而且這廟在歷史上還是有一段皇家故事的。歷史的緣份原來是這樣的。當初共同在佛教門中修煉的眾弟子盼望著我把大法帶給他們,由於在輪迴中造業甚多今生淪為監犯,然過去修煉的基礎終使他們在看守所得法。善哉!寫到這我不由熱淚盈眶。

走入佛教的昔日同修,千萬不要錯過這大法救度的機會。這次奇事讓我多少知道我為何可以天生雙盤,修煉大法初期可以打坐煉功幾個小時,有時雙盤讀完一本《轉法輪》,這一切都是過去世曾經在釋教中修煉的基礎。然而在釋教中修煉並沒有讓我脫離輪迴,如今我與當初的釋教徒都等待著大法的救度。有人會說你過去世在釋教中修煉也不一定圓滿,所以才再入輪迴。是!當我只知道以上這些故事時我沒有想到寫這篇心得的。然而看到在看守所那些淪為犯罪的昔日釋教徒,也可讓人驚醒,輪迴中不管昔日修煉與否,多易迷失啊,幸得大法洪傳,大法無邊,在人間地獄這樣的地方讓他們得法。當時他們如獲新生那喜悅的情景讓我恍如昨日。

修煉的過程中,偶爾會感覺胸背被甚麼重擊,自己也沒在意,因為我牢記不管啥感覺都是好事。

時間進入了牛年尾了,一天打坐中,知道自己有一世修煉的法號是「了真」。自己也沒有在意。後來在得知另一同修過去世在釋教中修煉的奇事在資料中能查到記載時,在這過後的一週的一天裏,自己在網上輸入「了真」搜索,沒有結果。正想下線,看到有指引搜「了真大師」,當結果出來時,自己腦袋「嗡」,極為震撼。看到那230年前的真身和尚,看到「文化大革命」時真身背部被戳了一個洞那一劫,似乎明白了自己偶爾胸背重擊的緣由。看到源浦寺這名與自己出生地與生活居住地名之間的某種聯繫。感歎機緣的安排。這個在歷史上保存下來的第三尊真身的了真和尚。應該在那世是修成圓滿了,然而他的元神的我仍在塵俗中輪迴,如今幸得大法救度。

下面這段是師父在《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中關於釋教徒的講法:

「所以釋迦牟尼佛下來以後,一直都在看著弟子轉生修煉,根本就沒有回到他的世界裏去。在三界之內有個地方叫作大梵天,他就在這個地方。大梵天也是他起的名字。因為他是大梵世界來的,所以他把它叫作大梵天,他在這裏邊看著他的弟子。他的弟子都是授了記的,他授記的都是「卍」字符。都屬於是授記弟子。哪些是釋迦牟尼佛弟子,哪些不是,在高層次中一看就知道了。因為他們修的要高嘛,釋迦牟尼佛要把他們度到那麼高境界中去,所以一世就修不成。就這麼反來復去的修了二千五百多年,現在是面臨著最後一次該圓滿了。這一世圓滿後,他將把他弟子都帶走,都離開娑婆世界。我們大法弟子當中有許多也是釋迦的授記弟子在得法,但是大部份釋迦的授記弟子是和尚多,在常人中也有,在常人中很多都已經在得我們這個法了。其實講到這我還要告訴大家,我傳的這個法也不是說你非得去我們法輪世界,我傳的是整個宇宙的一個理。我傳這麼大的東西,他們也都要得這個法,因為新的宇宙已構成,法正乾坤,同化了宇宙的法才能返上去,這是釋迦牟尼佛系統的早給他的弟子安排好的,他知道這一天。我知道還有很多不同世界和其它正法門的弟子在大法中得法。釋迦佛的弟子大多數在漢地。在印度沒有了。但是散居世界各地也有一部份,很少。大部份在漢地,漢地就是中國大陸。」

「我經常講我說有人是來得法的,那麼可能過去都發過這樣的願,自己要來吃這個苦得這個法,也有這樣的因素在裏邊。所以我經常講,我說不要因為一時這一世的錯念影響這次得法,那你將永遠後悔都彌補不了。」

「我今天教給你的是一種全新的、真正能夠使你最快得度的這樣一個修煉形式。將來有將來的修法。」

「我告訴大家,在古老的過去,許多的神都發現了人主元神太難度,就採取了度副元神的辦法,一個這樣度了覺的挺好,他也覺的這樣度挺好,那麼他們都這樣度,就形成了這麼一種、認可的這麼一種度人形式。可是它卻對人不公,這個人修煉度的卻是別人。正因為它不公所以他不敢公諸於世,也不敢叫人知道。我把它抖摟給人了。為甚麼?因為我就是要叫人真正能夠得法。改變這種狀態,叫你自己能修。同時,如果人這樣修煉對社會有好處,你自己提高的時候你必定在社會上是一個好人,這最好不過了。所以我就是把這個東西給它扭轉回去。可是有些神他在漫長的歲月中也是這樣修上去的,就像修煉副元神修煉上去的,所以他們都在阻擋著我傳給你們這個東西。你們大家想一想這個法傳的很不容易,得到也很不容易。最後眾神、佛、道明白了我在做甚麼樣的事情,看到了後果是非常好的,現在都明白了。」

那麼,如今因被迫害而轉入佛教的昔日同修,你們現在都明白了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