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掛受迫害的同修薛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日】過年了,我不由得想起了同修薛麗。我本來想買點年貨去看看她、她的女兒、還有她的母親,但我不知道她住在哪裏。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山東沂南縣「六一零」操縱公安、國保、縣消防隊及依汶鎮派出所惡警近百人包圍了隋朝家店村王西愛的家,將正在開交流會的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強行拖上警車,製造了震驚全縣的綁架案。薛麗雖然沒有參加交流會,但由於受到牽連,年底前也不幸被國保惡警在家中劫持囚禁,此後,我只是聽到關於她的隻言片語,再也沒有見到她。

在我的記憶中,我第一次見到她是在縣城的一個學法點上,大約時間是一九九六年的一天,同修們一個接一個的讀師父的講法,輪到她讀的時候,那一口標準的東北人的口音引起了我的注意,她看上去善良、年輕、漂亮,與別人談話交流時,不笑不說話,率直而天真。那時,大家都在祥和的氣氛中,感到無比幸福。

《光明日報》事件後,全縣的同修們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我在單位逐漸受到某些人的非議和排擠,一九九八年,新上任的領導見我不會逢迎巴結他,乾脆撕毀協議將我辭退,我只好回到鄉下另謀生計。但縣城的一草一木,尤其與薛麗等同修們一起學法煉功交流時的美好畫面成了我最珍貴的記憶。

一九九九年夏末,風雲突變,法輪功遭到了江氏集團的無理鎮壓,面對巨難,薛麗和同修們沒有退縮,她和同修們利用各種正當方式為大法鳴冤訴真相,但等待她們的卻是無理截訪和囚禁摧殘。

2000年春,薛麗與法輪功學員劉清吉、杜以鳳、呂濟智、王永偉、寧良芝、黃軍敬、張志花、薛玉、王洪梅、王存梅等20多名人毅然踏上了進京上訪之路,後被沂南縣「六一零」和公安局非法刑拘,囚禁在縣看守所遭受摧殘,期間,寧良芝在政保科被惡警張世海一腳踢中下巴。張昌寶被張世海用皮鞋打得左眼青紫一片。監管大隊長惡徒秦立波,惡人中隊長李學軍等強迫女大法學員進行所謂的「軍訓」,蹲馬步、走鴨步。並且給杜以鳳、黃軍敬、寧良芝、薛玉、薛麗等人戴上手銬和腳鐐,使她們只能弓腰走路,不能躺不能站,以達到不讓她們煉功的目的。杜以鳳因背《論語》 被秦立波抓著頭髮摔到門外,並遭警察多次打罵。最後,惡警們硬逼她們寫保證,交押金才允許回家。但這些善良人從此卻成了當局定期打擊的黑名單上的對像,每逢惡黨「敏感日」和「節假日」,她們都會被惡徒們「暗訪」騷擾,稍有不慎,就會被劫持到洗腦班上受折磨。

橫遭厄運,甚是不幸。本來應該受到親人呵護的薛麗回家後卻遭到丈夫的家庭暴力。丈夫聽信中共謊言而被「六一零」惡徒利用,為了逼迫她放棄信仰,多次對她拳打腳踢,並殘忍的用刀子在她身上亂劃,把薛麗折騰的有時滿身都是血淋淋的刀口子,至今在薛麗的身上都還有一道道的刀疤。即使如此,薛麗仍然流淚向他訴說真相,但慈悲的淚換來的卻是冷酷的心,不聽勸阻的丈夫得寸進尺,又在外尋求新歡,與一女子私下生育,很長時間被蒙在鼓裏的薛麗最後不得不在二零零六年與其離婚分手。女兒由自己帶著,幾年來,母女二人相依為命,苦度時光。

說起來真是機緣。二零零八年春,我與薛麗在一個同修家裏見了面,但彼此叫不出名來,只覺的對方好面熟,經別人一提醒,我才想起來是薛麗姐。這時的她,已經40歲了,雖然經受了風吹雨打,依然年輕漂亮大方,只是眼裏透出一絲淡淡的哀傷。我不由的問起縣城裏的同修情況,她說,同修們在中共強加的一次次魔難中,大都受到了迫害,連她年齡很大的母親也都遭到惡徒們的騷擾。縣城裏先後有十幾個人被非法勞教和勞改,現在大都回來了,也都變的清醒成熟了,知道怎麼樣去做了。談起自己的情況,她說原來她上班的縣五金家電公司早就破產了,現在自己也沒有經濟收入,孩子上學只能從她爸爸給的撫養費裏出。

此後,我們又見過幾次面,每一次見面時,她都給予我鼓勵和幫助,所以我從薛麗那裏學到了很多東西,對我走好以後的路打下了基礎,想起來這些,我真的心存感激。後來,我們就再也沒有見面。

突然有一天,我從一份傳單上看到一個不幸的消息:聚集在依汶鎮隋家店村的35名大法學員開交流會時,被沂南縣惡警們綁架,19人被勒索錢財後回家,16人被囚禁在看守所,後來,9人被轉到臨沂洗腦班,7人被非法勞教,這7人是本縣的李長芳(女,已回家)、齊義春、孟祥蘭(女)、孟祥玲(女)和沂水縣的李繼珍(女)、孫慶香(女)、閆培廣。看完後,我有一種預感,覺的有必要告訴薛麗及時注意安全,我立刻坐車到了縣城找到一位同修,要她通知薛麗收拾一下,暫時躲避,以防不測,同修說早就通知她了,她說沒必要。情急之下,我想叫同修帶我去薛麗家再通知一聲,同修說她給捎信就行了,不需要去了。我回家後的第三天就得知薛麗於十二月二十七日被縣「六一零」劫持了,表面原因是受「11-19」綁架案牽連,家裏的電腦、打印機等被搶劫了,孩子無法在家呆下去,是在同修家裏過的年。聽此訊後,我後悔不迭,如果我那天直接去她家提醒一下,此事也許不會發生,想起來後悔。

接下來聽到她的消息更讓人揪心,薛麗被惡徒們劫持到看守所,接著轉到臨沂洗腦班,然後也不知給轉到哪裏去了。最後證實她被「六一零」秘密非法判三緩五。聽說回家後,仍有特務盯著她。連續幾個月的折磨,她所承受的痛苦壓力可想而知。

看著薛麗姐及身邊同修為了維護自己的信仰而被中共不斷的摧殘迫害,悲憤之餘,我就在想:中共惡黨天天喊要「三個代表」,可它連自己寫到《憲法》裏的信仰等最基本的人權都不肯給予善良的人們,還大加迫害無辜,難怪海內外早已識透了它的真面目的數千萬正義之士勇敢的退出它的邪惡組織(黨、團、隊),不再與之同流合污。至於那些仍然跟著惡黨加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就更可悲了,他們也許不知道,「追查國際」組織一直在搜集他們每一個人的罪證,再不醒悟,不久就會被推上歷史審判台!

整整一年的時間沒有見到薛麗姐了,所以心裏非常掛念她,過年了,送上心中的祝願:薛麗姐,你還好嗎?祝堅強正念常駐你心,願平安快樂與你相伴!

沂南縣「610」及公安局人員手機、宅電,電話區號:0539 ,郵編:276300
沂南縣公安局 總機0539---3232110
沂南縣公安局辦公室0539---3221238
沂南縣公安局長辦公室0539-3221007,
沂南縣刑事警察大隊0539---3221751
沂南縣拘留所 0539---3221763
沂南縣「610」的電話:0539---3259610
縣「610」頭目:李孝峰:13854959994,
國保大隊長:馬成龍:13573945281
公安副局長兼「610」主任薛允波:13605497379,其妻於守梅:13864952296,宅電:3223296
公安局長朱茂臣,
副局長劉長傑:1335506266613505395666宅電:3228596
副局長:杜繼亮:13953961628,宅電:3224261,
110大隊長:杜以昕:13608995858
杜以昕宅電:3228098,
110副局長:王桂金:13954916800,宅電:3225339,
看守所所長:黃幫濤:13853988069,辦公室電話:3221763,宅電:3228539
副政委:李中生:13505492396,宅電:3222681,
刑警隊長:尹傳東:13605497358
尹傳東宅電:3224177,
610警察:薛克華:13563956665,13385491089,
110隊長:薛克偉:13608995788,宅電:3221859,
看守所:
王志軍:13054912936,宅電:3223557
楊立濤:13697800903,薛秀娟〈薛允波的妹妹〉:13153915661,宅電:3225806
監管大隊:朱紅:13705394498,宅電:3255958,黃海連:宅電:3272286,劉志成:13869999502,宅電:3251876,尹紀兵:13969948053,宅電:3255739
李尚亮:13082650946,宅電:3239178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