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緊救度眾生 不負重大使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師父講:「救度眾生這件事情不做,你就沒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責任,你的修煉就等於零,因為叫你當大法弟子不是為了你個人圓滿,是身負重大使命的。」(《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師父講的這段法明確了,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救度眾生」是必須完成的責任、肩負的使命。它不僅是師父對我們正法時期每個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嚴格要求;也是對我們正法時期每個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時,能否緊緊把握住這重中之重的頭等大事,在提醒、在著急;同時更是對我們正法時期每個大法弟子實修的檢驗。說到底「救度眾生」這件事情要是做不好,對於我們大法弟子來說,那不僅不是修煉,而且就是在拖師父的正法的進程。

最近,我發現,我地區有很多同修,對師父講的這段法卻沒能引起足夠的重視,甚至是忽略了。其表現是:明明學了、也知道了師父這段法卻不照著去做、貓在家裏不出來,只學法、煉功,不講真相抓緊救人。與其交流,有的竟說:「我講不好,不會講,一遇見常人就張不開嘴。」等等,都到啥時候了,還這麼說。有的嘴上說的還挺好,可是一出門就不是他了。有的雖然走出來講真相救人了,但總是按部就班的、不緊不慢的沒有緊迫感,一句話,就是不知道精進。我也屬於這一類型的。

頭兩天我看到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六日刊登一篇題目是《冰天雪地救人忙》的修煉體會文章,用紀事的形式寫出了河北地區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同修,天天騎自行車出去講真相救人。其中一月初,該地區下了四十多年一遇的大雪。但從沒停止過講真相救人,每天都三退在十人以上。一月十六日這一天,正是三九天,早上一起來,七八級的西北風呼嘯著,零下十五度,這時他老伴提醒他,這大風天,冰天雪地的,就改日再講吧,別出去了。他說不行,救人急呀,就照樣穿戴好衣服,搬著自行車下樓出去救度十位有緣人。幾年中,他騎自行車走出去講真相,三退人數非常多。

看後我感觸頗深,我也是六十多歲的老大法弟子,每天雖然三件事也在做,尤其是講真相救人,無論是在救人狀態上、在救人數量上、在救人質量上、在救人的效果上,與上述河北老同修比起來卻是天壤之別。看看我每天三件事都在做,可滿足於能做多少做多少,救人能退幾個算幾個。如遇到惡劣的天氣和環境還得歇歇、停停;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還能讓神適合環境嗎?還講甚麼節假日、休息日嗎?

人家老同修說的好「救人急呀」, 救人嘛,那就得急,否則還叫救人嘛。雖然是簡短的一句話,它體現人家老同修實修中昇華,在「救度眾生」上,有責任感、使命感,有為救度眾生而付出一切的心境,所以幾年來,在救人狀態上,始終處於神的狀態救人、並達到了神在做的效果;而我呢?在「救度眾生」上,就缺乏河北老同修那樣強烈的責任感、使命感、緊迫感,所以,老是處於人的狀態在做事,人的狀態做事,那當然就得講條件,講環境了,自然也就不知道精進了,更不知修煉達到神的狀態的境界了。

「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走出來而不精進那算修煉嗎?若不走出來不講真相救度眾生,那修煉當然就是零了,更談不上是精進了。

回顧過去了的一年,我總覺的師父一而再、再而三的連續發表許多經文,那都真的是替我們著急呀,從整體上叫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走出來,越最後越精進,抓緊救度眾生。使我們從中好修煉出來、成熟起來,這是師父慈悲弟子才給與的為救度眾生能得救而安排的萬古機緣。而我們又是眾生能得救的唯一希望,這機緣只有一次。可我和有的同修就是不知道珍惜?反而越最後越不知道精進,竟停滯不前。我們隨師修煉已十多年了,那為甚麼越最後越不知道精進,不知道兌現來時的誓約,不知道履行救度眾生的責任、使命呢?

「悠悠萬世緣 大法一線牽 難中煉金體 何故步姍姍」(《洪吟二》〈神路難〉)。我們真該好好的想一想,好好的向內找一找,有甚麼根本的執著沒有去而障礙著?說到底,就是沒有「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 常人心(如:親情心、安逸心、名利心、怕心等等)沒去所致。如果我們整體中每個大法弟子、每個粒子都能真正按照師父的法去做,把自己內心裏的執著都找出來、去掉它,到那時我們就真的跟上師尊的正法進程了,就真的不負救度眾生的重大使命了。

以上是個人認識,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